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課程指引原文說起 — 對通識科課程的反思 (一)

2017/12/4 — 14:09

Sandy Roberts @ flickr — Attribution 2.0 Generic (CC BY 2.0)

Sandy Roberts @ flickr — Attribution 2.0 Generic (CC BY 2.0)

【文:張往@教育工作關注組】

2005年,教育統籌局(教育局前身)發表報告書,公布2009年將在高中實施新課程。通識科現行的課程及評估指引,初稿在2007年編訂,到2015年完成更新,一直沿用至今。筆者在過去大半年間,有幸與一眾通識科同工,透過不同平台檢討前線經驗,討論此科的未來發展方向。下文將嘗試透過再一次細讀原文,分析通識科的理念與現實處境之間落差,從而思考改革的方向。

關於1.1背景

廣告

2000年,教育統籌委員會提出「提供一個寬闊的高中課程,讓學生有機會獲得涵蓋各個學習領域的經歷,建立一個廣博的知識基礎,及加強從不同角度分析問題的能力。」2003年,在過渡期階段,當時的課程發展議會透過開設會考程度的「綜合人文科」及「科學與科技科」,希望分別補足文科生和理科生在不熟悉的學習領域的知識。至於後來的通識科,按原文是「回應香港社會的需要⋯⋯提供跨學科的學習機會。本科(通識科)應與其他高中學科互相補足⋯⋯」。

自文憑試制度實施以來,政府一直強調為高中學生提供多元的學科選擇,是新學制的一大重點。然而,就通識科的角色而言,若要有效達致「與其他學科互相補足」,進而實踐具革新意義的「跨學科」學習探究,筆者認為具彈性和自主性的課程是必要條件。簡言之,配合不同學生的選科取向,作為核心科目的通識科,並不應該以建構本科的學術體系為目標,反而應提供真正的多元選擇予學生研習。例如,修讀歷史地理的同學,應多接觸科學知識;修讀生物化學的,應多學習文化歷史。現時通識科的教學,在制度上並未提供這一性質的選擇,以照顧學生不同學科背景和學習需要,這現象就像要求不同專項的田徑運動員,集體一起練習短跑、跨欄、跳遠和標槍⋯⋯對師生而言,無疑就是耗費時間,久而久之,便會形成一種認為通識科可有可無的雞肋印象。

廣告

改革的方法,可以是重新設計和組織課程,為不同選科組合的學生提供不同學習進路,而不同進路會有清晰的指引,創造具充分調適空間的教學比重,將日漸成形的通識教師團隊進行更有效的分工——例如在中四階段先按各單元分組教授,讓不同學生補足不同領域的基礎知識,以及掌握各主題的核心知識內容,到中五則整合不同分組,提供環境讓不同學科背景的學生組合,進行跨單元研習,強調應用已有知識和實踐探究精神。以上借助不同師生的專長作一有機的結構統整,這樣學生才可按其專業發展通識能力,實現跨越學科界限的學習模式。

關於1.3科目性質

「高中通識教育科(Liberal Studies)的性質,有別於大學的通才教育(General Education)或通識教育(Liberal Education)。⋯⋯本科不需與『人文精神』(humanism)或『古典主義』(classicism)等意識形態互相聯繫。本科採納一個大眾普遍接受的觀點:認同所有高中學生均能透過適合年齡組別各種學與教的活動,建構和增長知識。」

按以上說法,通識科的性質只強調知識上的增長,並試圖宣稱與任何意識形態(Ideology)絕緣。似乎學生只要建構出以往未有的「知識」,已符合課程宗旨。實際上,強調不與特定價值體系有所連繫,這本身已是另一種的「意識形態」,這傾向難免令人聯想到政府機構、公務員守則所高舉的「政治中立」原則——以理性分析為中心,避免應用或進行價值判斷。

矛盾的是,在同一章節中有以下一段:「培養正面的價值觀和積極的態度是通識科的重要目標⋯⋯培養學生尊重別人、從不同角度思考問題,並作出合理合理的價值判斷。」

鼓勵學生獨立學習以追求知識,必然會涉及價值觀的取捨,因此可以說,通識科的精神應是在建構知識的過程中,保持理性、客觀和持平的態度,而且在經歷完整的思考過程後,得出個人觀點,以至在生活中實踐個人認同的價值理念。若只有前半部分的邏輯分析、歸納推論,卻忽略啟發和引導學生理解何謂「意識形態」,在不同意識形態影響下的社會中,重要地作出個人抉擇而立身處世,那麼通識科則只可能淪為機械式的思維操練,而失去其應有的光彩。

從改革的方向考慮,通識科課程應修改現時所定的科目性質,肯定意識形態(或譯作當代思想體系)對當代社會存在巨大影響,繼而為高中學生提供一個合適的理論框架,例如介紹資本主義、社會主義、自由主義、民主制度等思想系統。這作為理解當代世界的棱鏡,既有助學生掌握社會變化和發展趨勢,亦能符合通識科強調多角度思考的理念。相反,若以價值中立為幌子,實際卻限制學生取得理解當下處境的工具,則通識學習與年青人日後面對真實情境,仍有明顯的差距,甚至有可能令學生以慣性正反各有的思維,窒礙培養獨立批判思考的能力,更嚴重的是導致年輕人輕視對真相、真理的追求——認為世事皆可按需要而選擇有利個人的立場,試問這樣又如何明辨是非?再者,對於價值觀的掌握和應用,正是知識轉移的重要媒介——透過不同價值取向為基礎,探究世事,才能達致會通知識,做到舉一反三的效果。相比於只獲取對大量議題的基本認知,將通識學習扭曲為記誦例子和操練題型(這正是一些補習社提供的應試訓練),何者更符合學習的理念,相信教師同工自有答案。

 

(原刊於《集師廣益》,1.12.2017)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