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工黨 X 父親節 X Hidden Agenda 中篇】HA 許仲和︰我信世界尚有公義

2017/6/17 — 6:00

【文:工黨】

自從當局出動入境處打壓Hidden Agenda後,HA暫停所有外地樂隊的演出,下月中更會「自拆招牌」,宣佈不再主辦任何活動,將場地改作多用途室,亦可外借予其他單位進行非贊助活動。

廣告

捨不捨得,從來不是阿和的選擇。這一個多月來,他取消十多場表演,包括三支外國樂隊的演出,已「撻訂」近十二萬元;加上HA的租金和職員薪金,每個月最基本開支已逾十萬元。

阿和是HA唯一老闆,除靠HA開騷賺錢,自己也要接外面的音樂活動生意,才能勉強維持生活開支,「我要供樓,連埋仔女讀書、雜費,屋企每個月支出大約兩萬幾蚊。但我收入唔穩定,有時一個月賺可能五、六萬,好似呢個月咁,零蚊。我老婆係守護屋企嘅女人,但呢個場地就係供養我屋企嘅其中一個來源。」

廣告

這個年輕老闆外表仍像個大細路,身上有多個紋身,又經常身腳踏一雙拖鞋,拿著啤酒與觀眾「吹水」,但對理想的堅持,他卻很成熟。他坦言HA不只是講獨立音樂的地方,更是不少打工仔尋找心靈朋友的地方,「香港好多典型打工仔,開騷前都依然覺得自己只係收咗工嘅奴隸……但HA入面有一班表現真性情嘅人,例如有個鼓佬係做電工,佢知道有個觀眾屋企或者band房有問題,就會直接幫佢哋整。你會睇到人性。」在HA,阿和見證過不少愛情的發生和終結,又會見到「Metal佬」與「文青妹」原來交流得到。

不過這個「心靈交易區」因著政府打壓而走投無路。事實上,阿和跟不少人一樣,本來政治冷感,從來以為音樂與政治無關,沒想過如今要「拋頭露面」,走在戰場最前線,可惜戰友似乎不多,皆因不少人怕槍打出頭烏,「但我唔係拗緊HA,我係想放寬工廈,做到就當幫吓你,反正我都衝咗出嚟X咗咁多年,俾人針對咗咁多年。如果全港用工廈嘅人,唔使一半,有三成企出嚟,件事就夠public,但係……」阿和輕嘆。「我呢啲已經係肉盾攞出嚟俾政府打,但我得個盾冇用,我後面都冇士兵。」

打仗無兵,其中一個原因是,外界對HA「犯法」都有不同意見,阿和則強調從來都是當權者用法律去打壓無權無勢的人,「我哋係想政府兌現承諾,林鄭(林鄭月娥)講過,活化工廈係佢推先架嘛,佢想將低層以下嘅單位放寬用途……你又唔兌現。你冇得話我可以搞Live House但就要我攞娛樂牌,但因為有限制我攞唔到,你就唔理我。」

「你訪問我,一陣有啲五毛又走嚟鬧你哋政黨撐犯法,我都唔想累咗你。」明明是工廈政策下的受害人,阿和卻不忘為其他人著想。堅持理想從來就是一件傻事,不過阿和未想過放棄,「唔知呀,可能我好蠢,我仲信世界有公義。」

原刊於工黨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