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對2018年通識科卷二的一點觀察:通識文憑試的進化

2018/4/13 — 19:57

通識科卷二,圖片來源:無綫電視片段截圖

通識科卷二,圖片來源:無綫電視片段截圖

筆者粗略翻閱自2012年以來的歷屆卷二試題,再對照本年剛出爐的三條題目,著實有所驚喜:這一份卷二試題,是歷屆試題中最能展示跨越六大單元,充份彰顯通識核心價值的題目。

事實上,通識科的六個單元,從地域角度出發,可分為以香港、中國和全球作切入點去學習(即現行課程的單元2、3、4),利用不同社會情境(social contexts)去研習不同通識議題(social issues)。理想的通識學習,應是體現概念互通的實踐,即是同一概念放在不同議題和情境中,均可反映人們對當代世界的認知,以至作出個人具識見的評價。

過去文憑試的卷二試題,在一定程度上均未有充分而均衡地利用六個單元擬訂題目。雖然部份試題在學理上可用不同角度演繹,但坦白說,在公開試的臨場應對上,考生大多會決定(或被引導)主要的答題方向,主次之分便更加突出。從下表可見2012-2017年間,卷二題目較為明顯忽略的單元:

廣告

從上表可見,由2012年起,連續5屆卷二題目均對某些單元 (可能多於1個)有較明顯的忽略。當然,讀者或會提出,將卷一和卷二合併審視,筆者提出的現象便不成立。然而,若細心思考,以公開考評的原則為考量,為區別幾萬名考生的學科水平,在公開試題中全面而均衡地考核課程重點,是必須達到的基本標準。卷一是必答的「資料回應題」,而卷二則是三選一的「延伸回應題」。前者評核運用和分析資料的基礎能力,後者則要求展示高階評論和闡釋個人觀點。因此,兩卷均應該對「反映課程跨單元和多角度的學習本質」(官方評核大綱用語)。

筆者大膽提出,考評局在2017年的卷二試題開始著力處理上述問題,務求在選擇答題上,為考生提供更公平的選項,以致於均衡處理考核六個單元的基礎知識。不過,仍有所不足的可能是,在題目設定上的社會情境,三題中有兩題同時以「香港」為切入點,相對沒有提供以「中國」為情境去擬題。同一情況在2013及2014年也有出現 (欠「全球」角度)。

廣告

至於2018年的卷二試題?

筆者對本年試題最深刻的是,各題分別以「香港」、「中國」和「全球」三個社會情境角度出發(即單元2、3、4),並且平衡了剩下三個單元「個人成長與人際關係」、「公共衛生」和「能源科技與可持續發展」的知識基礎 (即單元1、5、6)。從這角度上看,這屆設題可稱得上是通識文憑試史上最優秀的一次。

執筆至此,筆者想到或許從本年卷二題目為參考,去審視現行通識課程的修訂和改革,或許是一個不錯的起點。

註:若對歷屆試題作更深入分析,如進一步比較考評局的建議評改準則和考試報告,相信會對以上提出的題目演變有更清晰的理解。

卷二已是一板一眼

題一(a)談留守兒童對社會發展的影響,可說相當大路,能測試學生有沒有讀書。試問有那間學校的老師不會在現代中國的課堂談留守兒童的成因和影響呢?

題一(b)則著重考概念︰「在現代化的社會,社區應比家庭在養育孩子方面擔當更大的角色。」你是否同意這看法?解釋你的答案。若有研習上年的試卷,都知道卷二題目都要求學生緊扣題目中的重要概念作答,而不能「吹水」。這題的關鍵概念便是「現代化的社會」,現代化的社會有什麼特徵?個人主義,男女平等(因此女性也外出工作)等等都應是考生耳熟能詳的。

題二談電動車也是教師會跟學生探討的常見議題,可說考評局在卷二刻意讓師生能預備,減少因無法預備而空槍上陣。題二(a)的因素題更是老師必然會「操練」學生的題型,而題二(b)則跟題一(b)如出一轍,都是考概念,只不過這題是經濟誘因。

題三談抗微生物藥物耐藥性,在公共衞生課題都會觸及,而且題三(a)談耐藥性對生活素質的影響——有那位考生不懂生活素質的?可說,考生只要根據資料佐以個人知識書寫即可。

題三(b)的重要概念當然是全球化了。由全球化在各層面(例如國際合作、交流頻繁、全球發展不均、跨國企業牟利)來論證(不是解釋)是妨礙還是促進對大規模疾病的控制。學生不能隨意發揮,卷二可說是愈來愈一板一眼,但在考核的角度,卻是無可厚非的。

既然題目不會「玩突擊」,可進一步預先通知考生會考核什麼課題,讓答案質素可進一步提升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