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對付陶傑的方法

2017/12/5 — 8:04

對付陶傑的方法,是不要和豬在泥漿裏摔跤。

這幾天,所有性侵倖存者,及關心性侵議題的人,都為網上湧起的譴責、嚇退受害人的輿論潮,而感到精神受創。尤其是陶傑、林作之流,藉關注網絡公審之名,行涼薄嗜血之實,令有良心者,義憤難平。

面對陶傑,我們不要和豬在泥漿裏摔跤。要清醒認識到,越是被氣得血壓升高,憤然破口大罵,越是讓他們得償所願。

廣告

不,我們可以冷靜,看穿他的伎倆。

今天和朋友討論,究竟怎樣才能對付陶傑之流。結論是:他捉住了男性群體「害怕被屈」的心理。以此為據點,語意含糊,故作深沉偉大之態,一方面直擊男性內心潛藏的恐懼,一方面還將這種恐懼,包裝得人模人樣,讓他們攞得出手 —「嫌疑人的公平!」

廣告

我想,面對這種恐懼被屈心理,我們其實不必要退縮 — 因這種心理,很大程度,正來自於過去那種從未真正留意女性意願的社會文化。陶傑亦正是利用這點,勾起大批網民的追捧:什麼,這也叫作性侵?

這些大聲聲討#metoo 運動的人,過去不曾認真思考,究竟女性是否同意他們的行為。從言語挑逗,到觸碰,到性行為,他們說:如果下下都要問過對方,豈不毫無情趣?

然而,#metoo 運動,正正是要阻止甚至嚇退,這種理所當然的對人意願的忽視。他們從未想過對方是否真正願意,現在,他們要小心了 — 因為所有意願不被尊重的女性及男性,都要發出聲音:不,讓我告訴你,我沒有同意你的行為。

而陶傑之流,他們真正關心的,根本不是網絡公審,否則他們平日就不會譴責受害人、現在亦不會故作姿態實際嚇退受害人;他們關心的,也根本不會是性侵議題,什麼性侵的灰色地帶,什麼公平法治,他們根本don't give a shit。

這種漂亮的所謂的「關心」,就是他們的泥漿。

他們真正關心的,是自己 — 如果這些女性、男性紛紛站出來,揭露過去不會為人所公知、所討論的齷齪,他們開始恐懼:我過去,是否也做過這樣的事?好像,有機會對方是不同意的。甚至,他們根本知道,自己從未尊重過別人的意願。

他們所有舉例,都是搬石頭砸自己的腳:老師摸面珠、金城武摸肩 — 對,#metoo 就是要告訴你,我不想的,管你是誰,別碰我。

我們就是要對付過去的那種黑暗:食女的繼續食女,以權力獲取性好處的繼續風流繼續橫行。現在,曾經意願不被尊重的人,可以光明正大講出遭遇,而那些在力量或權力佔上風的人必須感到害怕,警醒自己,日後小心行事。

女權主義在攻擊落後的性別文化,這文化一直是這班人的強大護盾。於是他們抹黑研究性別文化的人,說都是仇男、剪短髮、著工裝牛仔褲的無趣的女人。很好笑,陶傑用的圖片,還是短髮的周冬雨。

陶傑看似聰明,看破了,不過是一個用落後性別文化,極力讓自己的醜陋無知顯得理直氣壯的男人。他種種「眾人皆醉我獨醒」的「關心」,只不過是博大霧呃like的奇特姿勢。

我想,他薄弱的邏輯頭腦,也快撐不下去了。

這麼喜歡用圖,我也給你來一張周冬雨。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