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尊重生命 為非活產胎兒多做一些

2018/7/5 — 15:20

位於柴灣歌連臣角天主教聖十字架墳場的「天使花園」(圖片來源:譚文豪議員 Facebook)

位於柴灣歌連臣角天主教聖十字架墳場的「天使花園」(圖片來源:譚文豪議員 Facebook)

【文:小 bb 安息關注組】

就現時有關少於 24 周非活產胎兒會根據《廢物處置條例》被視作醫療廢物處置,我們希望社會和政府可以為「尊重生命」行前一些,向市民承諾多一些能做到的工作……

在 2018 年 1 月 17 日和 5 月 2 日與政府部門的會議中,我們看到食物及衞生局副局長徐德義醫生所推動的跨部門工作發揮積極作用,包括食衞局、醫管局及律政司等,經過他們多次內部會議後,終於取得初步進展,我們深表感謝和殷切期望修例。我們相信安葬流產胎兒是全球關注的命題和趨勢,並希望政府能夠人性化地處理這個社會問題,以助建立香港社會和政府的正面形象。

廣告

小市民的迴響:

• 「至今政府只說研究,不肯落實具體時間表,仍未承諾為市民買一個低溫『火化爐仔』,實在令市民失望。」
• 「為何政府這樣涼薄?連個小小花圃不能承諾給市民?」
• 「大家都希望政府可以行前一些,向市民承諾多點……」
• 「我們見到每天都有不少個案(有些向我們求助),父母都因為見肚腹中的胎兒將會被醫療廢物處理到堆填區去……喊到情緒崩潰!」
• 「醫院的哀傷輔導服務(grief team)在 18 周以下的服務其實係沒有的,大家都知道流產是首三個月內發生最多。」
• 「醫院前線人員做到飯都沒得食……」

我們綜合各方聲音,給政府以下的建設性回饋:

廣告

(1) 修例訴求

對於政府願意修例,讓未滿 24 周非活產胎兒的火葬及土葬得以進行,我們作為小市民,聽到這消息是非常殷慰,也十分感謝相關官員的努力,希望政府能早日成功修例,使到沒有流產胎會因過時的政策而被視作醫療廢物處理。

(2) 安葬場地

「讓失胎父母得安慰,也讓所有失去生命的胎兒得到有尊嚴的終結」是我們一眾市民的心願。我們一致認為香港是個文明社會,不管胎兒在多少周數失去生命,也不管他們的父母有沒有能力認領,政府必需以人道方式處理安葬所有少於 24 周非活產胎兒。萬物有情,每個非活產胎兒都意味著背後有一個哀傷的家庭,縱使我們看到各種原因,例如家庭、經濟、情緒和身體負荷不來等困難,令到他們有心無力去辦理相關的手續和殮葬安排。這些父母不能領回自己的流產胎可能有他們的原因,但作為一般小市民,就算沒有宗教信仰,我們對於這些小生命死無葬身之地,感到難以接受、非常難過。

更重要的是,就我們所知的,當中有許多父母就算不能即時處理,但事後往往思念胎兒,只能從哀悼、或祈禱、或拜祭等悼念活動以釋懷。希望終有一天,我們可以看到所有未滿 24 周的流產胎都能從醫療廢物中分類出來處理,並能在現有墳場中找個小角落來以「紀念花園」方式安置他們(例如粉嶺和合石橋頭路靈灰安置所的天台綠化區裡其中一角落),讓所有父母有機會探望和釋懷。 

(3) 火化服務

對於有更多的私人墳場將可能會投入服務,以位於哥連臣角的天主教「天使花園」的形式提供土葬,我們甚感殷慰和期待。同時,我們明白土地有限,「火化」是可減輕這方面的壓力,亦迎合市民的需要。就我們所知,「動物火化」服務同樣面對過時的地政條例等限制,還得要他們處理社會上敏感的工作。事實上沒有甚麼公司老闆願意冒險提供這類服務,況且未必人人可接受這「燒人仔」的工作。故此有不少父母曾經告訴我們「已經打『爆』電話,都搵唔到火化服務」、「越打電話越傷心,情緒難以自控」、「搵殮葬過程令人發癲」、「情緒都崩潰」等等慘況。我們更曾看到有問題的網頁和公司是以未滿 24 周的失胎父母作為對象,聲稱能為他們提供與滿 24 周非活產胎兒一樣的安葬服務,企圖利用父母焦急的心情欺騙他們。我們希望政府能提供合法的火化服務給這些流產胎,以及容許有私人營辦商提供相關的火化服務予 24 周以下的流産胎。

(4) 靈灰安置

對於靈灰安置方面,我們看到父母需要的是合法的火化服務和紀念花園,而不是龕位。就算父母以「動物火化」方式處理了胎兒,又礙於社會禁忌和家人關係,許多胎兒骨灰都不能長置於家中,他們都需要有地方、有尊嚴地被安置。現時我們看到做父母的只能各施各法、或各自偷偷摸摸去找「公園」等地方安置或撒灰,相信一般市民也不願見到此情況。因此,我們看到「紀念花園」集中處理的方式會是解決方案。

(5) 優化哀傷輔導小組服務

在哀傷輔導需要方面,我們看到文獻數字中,大概有 15-20% 的懷孕最終是流產,而母親隨後會有不同的情緒反應,包括失望、內疚、失落、挫敗、否定、焦慮、情緒抑鬱、空虛、哀傷、悲痛、自責,甚至造成長期心理創傷,對懷孕感到焦慮等等問題,也同時看到許多家庭未必察覺到自身需要而主動求助。因此,我們看到前線工作起著關鍵的作用。

對於醫管局為 18 周以上的產科設有哀傷輔導小組(grief team),我們認為這是重要而有意義的團隊。因為哀傷輔導小組能夠專責照顧那些不幸流產或夭折胎兒的父母,透過情緒支援和輔導等工作,協助他們走出哀傷陰霾。醫護人員會為流產胎兒清潔及穿上特別縫製天使袍、帽子或父母預備之衣飾,然後把胎兒放在特製小籃或嬰床內與父母見面,給予時間陪伴及擁抱,傾訴道別,醫護人員也會為胎兒拍照及為胎兒的小足印蓋在紀念咭上,給父母留為紀念等等,這對於失胎父母是重要的事情;前線的小組人員還可因應個案的需要而轉介給醫務社工、臨床心理學家和病人聯絡主任等作出個別跟進。事實上,就我們所接觸過一些失胎父母,他們也讚賞醫院在這方面做得很好,使他們心裡感動和得到安慰。

基於大部分流產個案都會是在 18 周以下,我們建議政府把這哀傷輔導小組的對象能夠伸延至 18 周以下的婦科,並建議增加人力資源和訓練,使之能成為「質」和「量」兼備的服務。另外,我們看到醫管局在領回流產胎的行政程序方面的努力改進,希望當局繼續優化領取申請表(Form A)和縮短流程,以減少對流產胎父母的為難情況。

(6) 總結

綜觀各項,我們看到許多父母在失去胎兒後仍要在坊間苦尋胎兒殮葬服務的悽涼境況,最終無路可走而接受醫療廢物的處理方式,除了心如刀割的傷痛,更會是萬般感受在心頭,怨氣訴於前線人員和政府的困境會是難以改變的狀況。因此,我們看到修例,以及要讓這些父母找到合法的殮葬服務,確實是燃眉之急。

萬物本有情,一切由心生,我們希望會有更多有心的官員、醫務人員、有識之士和議員能夠明白到現況,讓政策與時並進。最後,我們希望當局能夠繼續努力,以由上而下的跨部門方式,秉承「天下父母心」的心智去解決這個社會問題。作為市民或父母看到的,實在會感激在心、恩感萬分。

 

小 bb 安息關注組

來自民間的聲音 — 小 bb 安息關注組

我們不但政治中立,宗教也中立,當中包括了不少媽媽(家庭主婦)、流產過的家庭。至今已有不少教育界人士、心理輔導和社工、醫護人員、佛教大師、天主教的神職人員、基督教牧師和傳道人等有心人協助,大家的參與都是要為這些小生命發聲。雖然大家來自不同的宗教和社會背景,但感覺一致,就是對於失去生命的胎兒被視作「醫療廢物」處置,感到難以接受、非常難過。我們一眾人的心願是讓失胎父母得安慰,也讓所有失去生命的胎兒得到有尊嚴的終結。

關注組現正進行「支持為少於 24 周非活產胎兒修例」網上聯署,繼續收集簽名向政府及立法會表達,要求為少於 24 周非活產胎兒盡快修例,別讓我們的小天使被當「醫療廢物」處理,父母感激萬分。

小 bb 安息關注組 Facebook 專頁
小 bb 安息關注組聯署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題為〈要求政府為未滿 24 周非活產胎兒盡快修例(寫給政府的信)〉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