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將預警轉化成減災行動 — 從蒙古雪災談起

2018/2/13 — 14:46

蒙古冰天雪地資料圖片 l carfull...home from Mongolia @ flickr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s 2.0 Generic (CC BY-NC-ND 2.0)

蒙古冰天雪地資料圖片 l carfull...home from Mongolia @ flickr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s 2.0 Generic (CC BY-NC-ND 2.0)

【文:林鈞浩】

2月1日香港市區氣溫低見6.8度,打破入冬以來最低溫的紀錄。對於室內沒有暖氣供應、建築物沒有保暖層的香港人來說,實在不好受。可是大家可曾想像零下50度的天氣會是如何呢?在蒙古國,2016-17冬季發生了雪災,當時最冷的時候,部分地區降至零下50度以下。至於今年入冬以來,氣溫嚴寒,降雪多,蒙古政府及國際組織都在觀察,該國會否連續三年出現雪災。

雪災在蒙古的破壞不在對人生命的直接威脅,而是主要對全國人口30%的牧民的生計威脅。蒙古人口300多萬人,其中約100萬是牧民,以飼養牲畜(牛、山羊、綿羊、馬和駱駝)為生。牲畜提供牧民需要的肉類、奶類、毛等必須品,亦是交通運輸工具。牧民也可透過販賣牲畜來獲取收入。

廣告

在蒙古的雪災其實並非單由冬季的嚴寒氣溫和積雪覆蓋造成,其成因是由夏季至冬季連續出現的極端天氣。當夏季氣溫過高、降水量過少時,草原生長受影響,牲畜囤積脂肪量亦減少,而牲畜冬季食用的乾草收成亦會受影響。如果當年的冬季氣溫過低,積雪過多的時候,牲口就會因糧草不足而餓死、或因體溫過低凍死、或春季生產季節時體弱衰竭等。牧民的牲口一旦減少,他們的收入亦然,最後生計、健康、學童教育等都受影響。

最近數年的雪災,以2009-10年冬季的災情最嚴重,當年全國21省共15省受災,共800萬隻牲畜死亡。之後2015-16年、以及2016-17年連續兩年冬季,蒙古政府都曾宣佈國家進入緊急狀態,並接受國際援助。

廣告

雪災與地震等急性災害不同之處,在於災情的形成是數個月的累積,所以只要政府、社區及個人能將極端天氣預報轉化成備災行動,雪災帶來的損失是可以減少的。當世界各國的氣候監測技術越來越發達,天氣預報越來越準確時,國際減災領域(組織如:世界銀行、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國際紅十字會等)近年亦實踐一種新籌資機制:Forecast-based Financing(簡稱FbF)。

去年開始,作為蒙古國內最大的人道組織-蒙古紅十字會開始與國際紅十字會合作,研究如何以FbF回應未來可能出現的雪災。剛剛12月,他們以政府及研究機構(本國及外國)提供的氣候數據及雪災風險預測[1],向雪災風險最高的40個社區共2,000戶牧民發放現金援助,讓他們有更充裕的資金面對未能數月可能出現更嚴竣的天氣[2]。

2015年3月第三次聯合國減災大會上,世界各國通過了《仙台減災框架2015-2030》。框架的目標是通過加強國家及社區的災難抗逆能力,大幅減低災難造成的人命、社會、經濟及環境損失。FbF的效果就是透過「災前」(而不是等災害實際發生後)的及早行動,以減低災害造成的損失,達致《仙台減災框架2015-2030》的目標。

FbF理念並其實不新鮮,但是聽起來有點像投資,在國際減災領域上近幾年才慢慢起步。要成功推動FbF的關鍵因素之一,是要讓各持份者(從受災害風險影響國家的政府、社區到個人、到捐贈方)明白這種「投資」有時候可能看似「白費」(即是提前行動後,災害事件最終沒有出現),但是這也比「完全沒有行動」更可取[3]。筆者相信,當各國的氣候監測技術越來越發達、各國在此方面的交流合作越來越多、對「接受預警後行動」(Early Warning Early Action)越發認識的時候,FbF這種減災工作的新籌資方式越來越會成為常態。

 

作者個人簡介:全球公民。戰後重建工作碩士畢業。十多年來從事國際人道救援工作,曾參與蒙古雪災救援工作。2017年暫離職場,與太太以另一種方式生活,為著將來可以給世界貢獻更多。

注:

[1] 蒙古政府11月時宣布國家正經歷嚴寒天氣。當時約有70%土地面積被積雪覆蓋,全國40%的地方發生雪災風險屬「極端高」,20%地方風險屬「高」。

[2] 參見

[3] 比如在洪災前給社區進行衛生知識培訓,即使最後洪水的威力沒有預測嚴重,社區居民仍可以因為知識增加而受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