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學術失德 — 講座後感

2018/11/4 — 10:56

位於美國印弟安納州的普渡大學(資料圖片,來源:Pixabay)

位於美國印弟安納州的普渡大學(資料圖片,來源:Pixabay)

今天在大學裡聽一個講座,內容令人光火。話說在 2013 年,美國印弟安納州公立大學 Purdue University(普渡大學)的校長 Mitch Daniels 是一名前共和黨州長,他口口聲聲說支持學術自由,但卻寫電郵表示十分流行的出自著名歷史教授 Howard Zinn 手筆的美國歷史書,不應該再用作高中和大學的課本,因為該書「每一頁」均有錯漏,建構出完全虛假美國歷史。電郵內容如下:

“This terrible anti-American academic has finally passed away. The obits and commentaries mentioned his book, ‘A People’s History of the United States,’ is the ‘textbook of choice in high schools and colleges around the country.’ It is a truly execrable, anti-factual piece of disinformation that misstates American history on every page. Can someone assure me that it is not in use anywhere in Indiana? If it is, how do we get rid of it before more young people are force-fed a totally false version of our history?”

(相關報導,請參考 Inside Higher Ed 這文章。)

廣告

Inside Higher Ed 網站截圖

Inside Higher Ed 網站截圖

廣告

電郵措詞猶如美國的醜陋政黨政治口吻,把事情說得十分極端。讀者不禁會心裡問,堂堂波士頓大學歷史教授,怎可能寫出一本每頁都有錯誤的課本呢?這太誇張了吧。原來該書從美國社會被歧視的群體(黑人、女人、窮人等)的角度看美國歷史,這在共和黨圈子並不受歡迎;另外,該書自 1980 年出版至今接近四十年,銷路一直上升(這資料是下文的 Detmer 教授提供的),不喜歡該書的人會感到受威脅。然而,原來這還未算是最嚴重的問題。

在該大學哲學系任教的教授 David Detmer 年輕時曾經在波士頓大學上過 Zinn 的歷史課,看到自己的校長攻擊昔日的老師,便想查明究竟。Detmer 教授去信校長,對方振振有詞地聲稱有廿五位歷史學者同意他的觀點,給了他一個書目,當中不乏學術著作。Detmer 教授在好奇下,逐一追查那些參考書目究竟說過甚麼。他所發現的,堪稱為學界醜聞!原來那廿五個參考書目的作者,雖然部份是著名大學的歷史教授,但他們的強烈指控卻都是嚴重失實的。

例如普林斯頓大學的歷史系 Sean Wilentz 教授指摘 Zinn 的書醜化所有美國總統,但卻抬舉所有左派人士,連林肯總統釋放黑奴也沒有提及。“He had a very simplified view that everyone who was president was always a stinker and every left-winger was always great. That can’t be true... Abraham Lincoln freed the slaves. You wouldn’t know that from Howard Zinn.” 然而, Zinn 的書全文已被人放了上網,各位只要做簡單的 Google 搜尋,便會發現 Zinn 有提及林肯總統釋放黑奴。

另有一位批評者是 Rutgers University 的 David Greenberg 教授。他指摘 Zinn 只懂罵美國,卻絕口不罵蘇聯。按 Detmer 教授所說,這是昔日右派經常批評左派的講法。然而,同樣地,各位只要做簡單的 Google 搜尋,便會發現 Zinn 在書中多處批評蘇聯如何草菅人命。

又有一位士丹福大學的 Sam Wineburg 教授指摘 Zinn 把不確定的講法當成肯定了的事實,拒絕用「可能」、「或者」、「也許」之類的字眼。然而,各位只要做簡單的 Google 搜尋,便會發現類似字眼在 Zinn 的書中出現了百多遍。更過份的是, Wineburg 曾經引述 Zinn 某席話,中間省略了一部份,而被省略的部份裡正正就有一個這樣的字眼。

為了公允,Detmer 教授花了兩年多時間細心追查那廿五份參考書目,發現那些全都不能當作為無心之失,倒似是虛構罪名,沒有核對過便無的放矢。留意,這不是說沒有其他學者曾合理地批評 Zinn 的歷史論述。學者間互有不同意見是平常事,但那廿五位批評者所作的卻不是那樣子,倒像是專業失德。結果 Detmer 教授寫了一本六百頁的書,其中有接近四百多頁記錄他這些追查的結果(由於指控嚴重,當然要把所有細節寫出來,並附引文),該書在今年九月出版了。

David Detmer 教授(圖左)和他的著作《Zinnophobia: The Battle Over History in Education, Politics, and Scholarship》(圖右)

David Detmer 教授(圖左)和他的著作《Zinnophobia: The Battle Over History in Education, Politics, and Scholarship》(圖右)

這研究結果令人光火。學術界最重視的價值之一就是誠信,我們萬萬想不到,身居著名大學的學者竟然會無的放矢,彷彿忘記了讀過甚麼,便堆砌藉口來貶低那書。背後的動機大概是配合自己右派的論述吧。Detmer 教授報告後,我發問:這是學界醜聞,請問有沒有跟期刊出版社對質?他說未有這樣做。我希望他很快就會聯絡相關學術出版社,因為即使作者不負責任,出版社為保清譽,也必須公開道歉,剔除那些論文或書籍。

這事帶給我們的憂慮是,我們固然知道「假新聞」在兩年前起成為美國政治的熱話,《經濟學人》雜誌說美國進入了「後真相世界」,尤以共和黨為主的政客故意撒謊來煽動民情,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在學術界裡,在十分強調客觀史料查考的歷史學裡,原來早就有很多人被政黨思維影響,以學術失德的手法攻擊不合自己意識形態的學者。

另一個深刻感受是,Detmer 本是一位哲學教授,研究存在主義和現象學等思想,但卻花掉兩、三年時間,做一些其他學者和學術出版社學術失德下遺漏的事。如果有再多些人無的放矢,累得其他學者花費時間精神逐字逐頁核對,學術界要完蛋了。這也令我回想起,五年前有一位香港神學教授在辯護闡述自己的觀點時,提供了三個書目,就如 Detmer 教授,我當年出自好奇心翻查對方提供的書目,雖然只查了一篇,但卻發現該論文作者 — 神父一名 — 根本沒有那個意思,死心不息下,我聯絡那神父問個清楚,對方說他並不支持那觀點。我把調查結果公開出來後,那位神學教授迄今一直沒有公開正視自己的錯誤(倒是有些人開始找碴攻擊我)。一些質素低的學者說不過對方時就會要求對方先讀這本那本書,否則拒絕談下去。但我通常都不理睬,因為很多時爭議中的問題並不需要牽涉那麼多文本,而且,沒能力把自己研究的東西講清楚,倒要質疑者先行對相關課題作出深入研究,是混淆了言責。正如我在本段起首所說,不同學者有不同領域,總不成別人要因為你的懶惰或失德,花費他的學術精神來收拾你的爛攤子。

政治、宗教和面子,人們強詞奪理背後的動機,往往離不開這三者。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