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孕育沉默的文化與制度原因,兼談企業解決方案

2017/11/14 — 13:49

Photo by Paul Bence on Unsplash

Photo by Paul Bence on Unsplash

讀畢蔡東豪的《孕育爆鑊的沉默文化》,略有所得。然而,吾等低下階層看法有落差,正常不過,姑以淺陋之見,述不同觀點。

首先,孕育爆鑊的沉默文化,是因吾等員工懂得計數,明哲保身,這點蔡先生沒有說錯,但更深層次的,是文化與制度。

古有魏徵犯顏直諫得美名,然其所以贏得生前死後名,是因為納諫的君主太少,因言而死的楊修太多,華人上司普遍不能接受批評,延伸至今天,這種過濾性病毒,害人也害企業不淺。曾有法國到台灣企業高層言及其華人下屬服從得驚人,令他不清楚前線情況,可說是另一佐證。

廣告

柏楊先生在《醜陋的中國人》曾言,中國人打一場架可以結下幾代仇怨。一心為了上司著想,但只要提一個意見,結果覺得你不顧全他顏面,換來日後針對。在職場混了超過兩年的,必定清楚一句金石良言:「出聲就唔係好人。」

有小孩的朋友經常慨嘆下一代「意見接受,態度照舊」用來形容上司,何嘗不是?實權在手,即使下屬提出意見,最終決定權在握,命令一樣。

廣告

既然講完沒有影響,甚至結怨,講來何益?

另一個層面,是大企業結構。自從引入西方式管理,每季也有考核上報,全部是上司寫的,承接上面華人心胸狹窄文化,只要結怨,九成以上會把你寫死。考核除了影響升遷,亦必累及花紅。不少成家之人,失去過年那萬多二萬元,傷及內臟。人人唯恐得罪上司,怕得要死,自然唯唯諾諾做 Yes Man 。

不少公司主張服從,而考核中有一欄,就是服從程度,「給意見」在大部分上司眼中,是「駁嘴」,也是不服從的一種。即使不計考核,發警告信的罪名其中一條,就是「不服從上司命令」。多數企業發花紅與否,就是視乎員工該年有否接信。

也許,灑脫一點,「東家唔打,打西家」,為了公司前途,以個人利益作賭注,犯顏便犯顏,警告信便警告信,大不了唔撈。但對不起,即使唔撈,上司亦有方法整死你,而且整的傷害,是永久的。別忘記現在求職,每一間大企業幾乎查三代才能進入。即使保安也起碼要有兩個咨詢人,有些企業更每一間任職過的公司都要有一個,離職證明也是求職必須,我們也發現網路不時流傳出故意寫衰當事人的離職信。即使老友介紹工作,也必要過人事部關卡, HR 不會冒失職風險。

沒錯,不少企業開會有投票及每人必須給一個意見制度,但回到上面心胸狹窄文化,投票或意見逆上司意思,等同自尋死路,往後日子,「前程似咁」,剛提及的警告信、季度考核、離職信各樣,全部可以讓上大人把你往死裡整。跟上司撐到行,一言九頂後,安然無恙的人,我見過,我真係見過,不過是看電視見過。投票與給意見制度,形同虛設,附和的意見與投票,跟沉默無異。

就是文化和制度兩種原因,令員工被迫計數,造成爆鑊的沉默。

蔡東豪在文中指出要孕育另一種開明文化,令員工暢所欲言,免公司致險地而不自知。這不是沒有可能,但蔡先生也不諱言要長時間才能做到。現有一個添加方案,能加快敢言的育成。

今天,網路上不時傳出「九十後的故事」,例如他們見工時說吾等「奴性很重」,上班兩天與老闆「撐到恆」。網路不少人對他們冷嘲熱諷。然而,正正係他們「唔識死」,乳臭未乾,才比我們老屎忽敢言,勇於指出上層錯誤,夠膽提出公司不合理之處。這些缺點,其實也是優點。不過,能否育成敢言企業,最終還是看老闆能否在他們犯顏時,把他們留下來。沒錯,我們老屎忽有經驗,但經驗也把我們變成沉默,未必是好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