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如何跟關心你的長輩保持距離

2018/11/7 — 14:20

譚詠麟近年也出新歌,不過效果大多令人窘迫。譚詠麟也有捧人的癮,但也慘成樂壇燒山,支持誰,誰就變成暗星。

近來他又有一首新歌叫《廢青》,牌面就是底牌,就是站在成功人士的階梯為年輕人打氣,散發「正能量」的歌。其實憂愁的歌永遠容易做,「正能量」的歌才難做,因為憂愁千迴百轉,積極向上很難不說教。

譚詠麟跟他的老對手張國榮,恰恰是一個相反。前者的聲線是後生強勁,年老力衰;後者卻是年輕時糟糕,後來越來越好。現在譚詠麟變成這樣,也是一個時代過去的自然結果。譚詠麟以前有很多好歌,因為那時日本樂壇還在殖民香港,很多當人其實都是用日本人的旋律。安全地帶的玉置浩二大概已經是半個香港樂壇教父,然後填詞人林敏驄也近乎停產,如果現在是林敏驄來寫一首勵志歌,也不會像今日的平庸。

廣告

一切都是時勢,歌匠型的歌手,不是 singer songwriter,要碰到一個好的班底。選歌的品味,又有差別。有些人不是樂手,卻有良好的選曲品味,例如黃耀明。譚詠麟明顯只有地位和神話(legacy),而沒有其他,因此近來的作品,效果有目共睹。

又反過來說,張國榮真的值得吹奏。因為很少人談論的是,張的後期,已經成為作曲家,包辦一張大碟中起碼一半的作曲;他走到後期,仍能選擇一些像 CY Kong 或林夕的人物,更不要說是那段舞台上的自我演變史,是一抹將其他人拋在身後的異色。

廣告

相比之下,其他人會老,會脫節。我想像究竟一個 68 歲、名成利就、受到半生吹捧的伯伯,要如何 address「青年問題」這個問題。也許廢青在他們眼中,只是街上可憐的流浪貓狗,說些話,做些事情,是做善事的。我相信譚詠麟也是當做善事,也不是說不好,我們也會去街上抓貓抓狗,然後將他們絕育放回,有能力的便領養一兩隻。恐怕香港青年的問題,還是要強制絕育才有得根本解決。

例如我有時會看網絡紅人劉馬車的片,看得多就會大致知道這個人的內心世界。其實也挺有趣的。這個人的內心似乎一點密圈也沒有,去夜場玩,給女孩子拒絕,就天塌下來,要拍片評論,然後整個世界的女人都是公廁了。然後他的背景有多糟,很多人都知道,但說到底香港很青少年的情況,也不會比他好多少。我忽發奇想,如果譚詠麟去看十條劉馬車的片,他就會知道自己做的東西距離天水圍有多遠。

善事是甚麼?就是做了之後,大家會高興,但不會真正解決問題的東西。就像麥當勞搞無飲管日,你都不會認為我們有環保了多少。這一切都只是一剎那的道德感情釋放了。

青年也有很多種,很多階梯。如果情況沒那麼差的,便自求我道了,也不用譚詠麟或誰人去激勵。需要激勵的,你也倒沒辦法。佔領運動之後很多人跳樓,有不少人在遺書裡寫得很直白,就是現實政治經濟有空前壓力,以及沒有希望。

大抵一般的勵志文本,都是叫人去衝去堅持。可是我看過很多真心,在現實面前肝腦塗地。

死了確實輕省,但活人的日子要過下去。練成鐵石心腸好、同流合污好,總之爬起來之後,他們活得下來,但代價是純真的幻滅,他們永遠不會像事前那麼魯莽和開心,因而亦不需要事後的勵志文本。畢竟他們都不是能成為社會棟榛的兒童幼苗,而是彎曲變型的樹,內心不成人型,就不需要那麼情深款款、不需要那麼陽光正向了。

現在還沒有跳樓死的,也不太需要旁人提醒他們青春很寶貴。對他們來說,青春多數是得忍受的詛咒和不適。但吃苦的人也必得廣博。一片好心的長輩這樣來,你也得忍耐著,禮貌的視而不見,不說他脫節,不說他離地三萬丈。沉默和遠離,這是廢青的自我修養。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