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回應港大法律系講師被撤換爭議的一些誤解

2017/9/26 — 15:22

資料圖片:香港大學

資料圖片:香港大學

【文:一個港大法律系學生】

就港大法律系講師Christopher To被投訴並撤換的事件,我是他任教堂上的其中一個學生。該課堂是Evidence law,和Criminal law有很大關聯。作爲學生,我們並非要否定或無視在強姦案中,辯方經常會以受害人的衣着和性經驗攻擊受害人之現象。我們並非要逃避學習強姦案的舉證策略,也並非拒絕了解上述提到的現象。但學習的前提是,我們希望講師能夠以客觀持平的方法教導強姦案舉證案例以及描述上述現象。同學投訴講師Christopher To的原因,據我了解,很大一部分是由於講師授課時的態度。

第一, 講師在講述以強姦案受害人的性經驗和衣着作呈堂證供時,態度對女性有侮辱成分。他提到:如果女性受害人曾在社交平臺上公開表示她有很多性伴侶,性觀念開放,而且衣着性感,作爲男性被告,我其實只是受她的incitement去強姦她,送到埋黎唔通我唔食?(not a word by word quote) 在說這些話之前,他並沒有提到他乃是在指出爲強姦案被告辯護的現象,也沒有提到,這類型的arguments對女性是非常具侮辱性的。因此,學生的印象是:講師自己也覺得,在強姦案中如此辯護是可行的,而且講師也沒有注意到裏面對女性侮辱的成分,顯示該講師,作爲執業大律師,很有可能會在強姦案中如此替被告辯護。同學由於對女權非常關注,因此才向Faculty of Law報告事件。

廣告

第二,講師在收到同學的投訴之後,回應的態度非常不友善。講師有提到:1) 自己「浪費」了一個小時向department head解釋自己的comments;2) 由於他認爲提到強姦案會讓學生覺得冒犯,因此在之後的課程內不會再教任何sexual offences的舉證案例;3) 他作爲有IT背景的人,取得了堂上所有同學的上網記錄,發現有十餘名同學在前一堂的授課期間上社交網站,並知道他們的Facebook account和身份,並表示他會繼續監控同學們的上網記錄,如發現有人上社交網站,將會記住該同學。講師的回應態度讓我們覺得他並沒有真心了解同學投訴他的原因,而且沒有檢討錯誤,他提到他會監控同學的電腦,亦令我們覺得他實際上是在報復班上同學早前對他的投訴。作爲其中一個同學,我亦覺得講師不再教導sexual offences的舉證案例是不負責任的行爲,因爲sexual offences的受害人很多都是vulnerable victims,容易遭受到辯方強勢的盤問(如使用他/她的性經驗和衣着,去提出其實他/她有同意被告的侵犯)。這類型的案例非常重要,作爲法律系學生,有權知道如何應對sexual offence charges中辯方不懷好意的舉證,同時作爲刑期長的刑事罪行之一,學生也有權學習sexual offences的舉證案例。

我要強調,班上的同學並非想要逃避學習強姦案舉證,我們關注的只是,講師對這類型案例中侮辱女性的辯護行爲非常不敏感,不但沒有注意到當中侮辱女性的成分,而且讓學生有理由懷疑,作爲大律師,該講師在爲強姦案被告辯護時,很有可能也會提出類似的侮辱女性的arguments。

廣告

我注意到你們的報道Free Press來得精簡,因此在報道下有很多網民對事件沒有足夠了解,繼而誤解了同學投訴講師的原因,甚至認爲同學想要逃避學習sexual offences的舉證案例。希望我以上的評論能協助你們提供更詳盡的報道。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