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唔好借年輕人過橋

2017/5/29 — 18:37

由梁振英的施政報告開始,不少官商都附和開發郊野公園。

政府從不肯直截了當說:「我要改《郊野公園條例》,我要喺郊野公園起樓。」總是兜兜轉轉說要「思考」;要找別人(當替死鬼)作「研究」。

另一技巧則以施永青、陳智思居首。為幫年輕人置業,寧受批評也要助他們上樓。

廣告

每看新聞,總覺梁振英不甘之情,見於顏色,筆者建議他參加新東補選。一來是他 DQ 議員致有出缺;二來新東涵蓋眾多郊野公園;三來他參選後,就能繼續天天見記者,爭論 UGL 和一地兩檢,令補選成為其施政的公投。

若他相信自己,應接受選舉洗禮,看幾多人真心同意,可惜他十九拒絕。筆者訪問熟悉郊野公園的年輕一代,請看他們的真正意願。

廣告

* * *

圖二:Watson,《風火山林》月刊主編

問:你有沒有物業?打不打算上樓?

Watson:沒有。我和女友都住在港島,想在原區買樓,但因樓價暫時買不到。

* * *

問:為什麼喜歡行山,並創立《風火山林》月刊?

Watson:三年前我和朋友組織了一個定期的行山隊,隊伍人數愈來愈多,想接觸其他山友推廣理念。之後定期推出屬於行山界的月刊,把心機放在專題報道上。

小時候的行山,就是郊遊徑、燒烤等等。但認識到愈多山友,帶我試行偏僻的山徑,令我大開眼界,原來香港還有好多漂亮的地方可以發掘;也喜歡寧靜和揮灑汗水的感覺。

雖然現在已不再寧靜。別說熱門的行山徑,山旮旯的地方都人滿為患,連狗牙嶺這種傳統險線也旺過旺角,過「一線生機」居然要排隊。

城市有太多人,街上有太多自由行,每逢周末大家都蜂擁上山。我和山友討論,都想不到有什麼郊野公園使用率低而可放棄。現在的問題是郊野公園不夠用,應該擴展而非滅少。

* * *

問:會否覺得自己是不開發郊野公園的受害者?

Watson:我做過一點功課,是宏觀的經濟問題。

翻查資料,人口增長與樓價的關係不大。根據中原領先指數,樓價在十年間上升了 180%。

同期樓宇單位增加了 10%,人口只是增長了 7%。單位的升幅其實覆蓋到人口增長。樓價高企其實是經濟和政治問題,有些人擁有和炒賣多間物業,有些人捱貴租或住劏房。

另一方面,地產商不時說樓價高踞下不,是因為建築成本太高。根據公屋資料,十年間建築成本上升一倍,的確有份推高樓價。

但建築成本為何升得那麼快?是政府的工程帶動建築成本上漲。2008 年政府工程只佔整體工程三成;2015 年政府工程已佔整體工程過半。

十年間整體工程量升逾 50%,不是平穩上升,而是從 2010 年起突然飆升。曾蔭權提出十大基建後,政府工程愈來愈多,搶原材料和工人,建築成本便隨之上揚。

政府推出大白象,都會說促進就業,沒錯那圈子裡的人豐衣足食,並導致工人不足,但其他市民要付出代價。由 2005 年到 2010 年,樓價上升 40 %;由 2010 年至今,升幅超過 100%,後五年是前五年的一倍。

07,08 年經濟很差,但物業比較物有所值。現在經濟雖好,但更多的錢是否買到更好的樓?答案是相反,更多的錢只能買到更小單位。

聲稱開發郊野公園,大家有更多屋住。但是否給香港人住?我們又買不買得起?現時樓價不能用經濟好來解釋,經濟政策傾斜,財富分配不均好嚴重。

* * *

圖三:香港山女 Mountain Girl HK*

(註: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問:你有沒有物業?打不打算上樓?

香港山女:沒有。我和家人同住,但有份交租和給家用!

* * *

問:為什麼喜歡行山,並創立「香港山女 Mountain Girl HK」?

香港山女:我本來只是一個朝九晚六的打工仔。後來香港愈來愈多自由行,失去了「行街睇戲食飯唱 K」的興致。長坐辦公室亦愈來愈肥。有一年終於下定決心,要活得更健康,第一次行山便立即愛上。

行山既可減肥,而且呼吸到清新空氣,鼻敏感也得到歇息。滿頭大汗到山頂,香港原來還有咁靚的地方!最吸引我當然是香港的靚景。

* * *

問:會否覺得自己是不開發郊野公園的受害者?

香港山女:有份生存在地球上,就有責任為下一代著想,不可只顧自己眼前利益。砍一棵樹要幾多年復原,小學生都知,郊野公園消失了就沒法再見。

樓價高企有好多原因,搵地亦有好多選擇。我一直不懂,為什麼政府總有地拍賣給地產商,但說到公屋和居屋,就永遠推搪說地不夠?地產商的豪宅太貴,小市民當然負擔不起。庫房經常因賣地收入水浸,點解不撥地給基層市民?

而且郊野公園的價值不止於休閒,政府近年積極開拓綠色旅遊,旅發局的宣傳片可見一班,正正是應該推廣的方向。

香港還有好多荒地和棕地可以發展,比如舊街市、舊校舍等等;新界亦一直有地產商和原居民在囤地,點解政府不去處理、收購那些土地?點解要打郊野公園主意?因為沒人住,預期反對聲音比較少,說到底不就是欺善怕惡!

* * *

圖四:綠洲 Oasistrek

問:你有沒有物業?打不打算上樓?

綠洲:沒有。

* * *

問:為什麼喜歡行山,並創立專頁「綠洲 Oasistrek」?

綠洲:最初去行山只是玩,後來漸行漸覺香港景色之靚,而且每逢周末都可以去。行了十幾年,還有好多路線未去過,仍待發掘。昨天我才行了一條新路線。

我最喜歡用大帽山作例子,多是循麥理浩徑,大家都好熟悉。但地圖上還有很多虛線,這些小路都可以上去,每條小路都各有特色,不同季節都各有風景。還有幾百個離島,要逐一探索的話,真的一生都行不完。

這是香港先天而獨特的資源,現在遭受好大危機。我不介意對方給我們什麼標籤,即管形容我是什麼「環保人士」。

其實我們和政府一樣重視民生,只不過政府太懂轉移視線,將郊野公園和住屋變成兩難的圈套。香港還有好多土地可用,只不過政府不願去碰牽涉利益的棕地,只敢去搞容易入手的地方。

* * *

問:會否覺得自己是不開發郊野公園的受害者?

綠洲:其實我平時有看施永青的文章,覺得他學識不錯。大家一直爭論郊野公園是否蠶食了起樓的土地,但我覺得郊野公園和住屋的需求不應對立。

每當施政失當,遭受批評,政府就會製造對立,將批評者標籤為阻礙施政的反對者,藉此迴避失當。我很反感這種對立的陷阱。我們從沒有提倡環保可以代替食飯,但要看清楚事實是什麼。

* * *

圖五:荒凝止息 † Rufixation

問:你有沒有物業?打不打算上樓?

荒凝止息:有,是元朗的村屋,現在仍在供樓。

* * *

問:為什麼你喜歡行山,並創立「荒凝止息 † Rufixation」?

荒凝止息:其實最初只是行山,途經荒廢的村落,裡頭沒受太大破壞,依然保留五六十年代的風貌。過去只曾在電視等見過的場面,親臨其中覺得好得意。

由偶爾經過,到拍照留念,到研究探索,是一個漸進的過程。現在我也參與舊建築的保育,不想古蹟都變成 1881 的商業項目。

* * *

問:進入廢墟要面對什麼風險?

荒凝止息:所有政府建築和土地,一旦擅闖就是違法。不過私人建築有灰色地帶,理論上要有犯罪動機才可以入罪。所以進入政府建築要比較小心。

以中環街市為例,政府正就保育諮詢,但街市封閉多年,市民的印象早已模糊,八九十後更可能從未去過。應該重開讓市民參觀,交流記憶,才談得上提出意見。須要入去的原因正正在此。

* * *

問:不時有隱世廢墟被「爆」,衍生跟風、破壞的問題,你怎樣看?

荒凝止息:我認為是公民教育的問題。就像太多人去二東山,沒公德心留下大量垃圾。

我見證過一個廢墟,第一次保持原貌,第二次就被燒過,應該是為攝影而製造效果。我們不應留手尾在現場,破壞了便無法回頭。

我知一些同好不喜大肆宣揚,因為會衍生破壞。但終究無法「收埋」這些地方,亦無法阻止後來者。

我選擇寓教育於宣傳,讓大家清楚去廢墟的守則,大家都能拍到同樣的風景,享受到同樣的風光,才能永續地保存。

* * *

問:會否覺得正在供樓的自己,是不開發郊野公園的受害者?

荒凝止息:我覺得是兩件事。郊野公園是香港的重要遺產,若認識朋友住在倫敦等地,都知要駕車一兩小時,才能到達郊區。

但香港眾多山徑就在屋企旁邊。香港沒有什麼好高的山峰,但好多外國遊客都愛來行山,優勢就是方便。

尋找廢墟的過程中,我發覺還有好多丢空的荒地和建築,只要循環再用這些土地,已經容納到好多人。

我作為普通人,只靠自己親歷親為,都找到這麼多地方,點解政府看不到?政府或者會說,那些土地由私人所有,但政府所有亦不在少數。先好好運用這些荒地,再講郊野公園。

問題是那些荒地比較棘手,政府才會找郊野公園下手。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