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唐琳玲受審 司法深度遊 駱應淦盤問技巧恍如電影

2018/5/30 — 14:51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29/5—30/5 高等法院

高院 28 庭原審理傘運旺角清場的藐視法庭,卻因奇葩插科打渾,視法庭為兒戲,由公眾席到犯人欄,多添一名被告,落得同樣罪名。

唐女士橫生波折,陳慶偉法官優先審理。

廣告

入獄一夜的唐再無當日與陳官叫板的氣勢,一臉倦容。最初她還用英文發言,但陳官多番要求她說話要大聲點,重提她當日對質,曾說公眾和記者都應知曉。唐很快氣餒,用回普通話自辯。

她重申庭內多人使用手機和平板電腦,令她以為拍照亦無不同。而且事關公眾利益,此案為眾所注目。(其實公眾不關心此案。全因她才令法庭爆滿,濟濟一堂。)她更言及信仰,謂耶穌也不覺得她有錯。

廣告

陳官問唐需否法律援助,她卻一度揚言不想對方是外籍人。陳問何干?她說外人可能對她有偏見。

陳官說她既有意見,最好自己安排律師。但她稱現金和信用卡均被盜,又問法官能否取回電話,致電法律界朋友詢問意見。

陳官不許,要求她當眾交代朋友名字,由職員開電話查證,再告訴她電話號碼。陳官忍不住補上一句,希望真有其人。

陳官問她為何謊報地址,唐說不知香港法律監管到此細節。陳官繼而問到精神情況,她否認有任何不妥。

陳官終決定知會法援,評估她的狀況需否協助。唐說不介意,重申旁聽原想學習香港法律。

陳官答她學習的代價未免太大。眾笑。

陳官繼續動用《簡易治罪條例》,扣柙唐琳玲於高等法院,等候法援署答覆,下午再訊。

休庭時眾人熱烈討論耶穌也是外國人,為何厚此薄彼。

* * *

駱應淦:我問完喇

法庭連續兩天先處理唐琳玲的煩擾,乃後繼續原案審訊。

袁姓執達主任出庭作供,輪到辯方資深大律師駱應淦盤問,確認申請禁制令的潮聯小巴,派出陳曼琪律師暨 15 名從員,獲得授權參與清場。

然而駱從影片點出,現場起碼尚有四名白衣人,與潮聯一行人過從甚密,卻未明身份。

袁先生說他們都是合法代表。但駱應淦隨即播放另一片段,捕捉到他向同事說「有幾個人冇証……」袁甚為疑惑,駱要求加大音量,重播多次,袁終於同意他們未獲授權。

駱進而指正他忽略禁制令全文,除了清場,也有明令要協助合法代表。

駱醞釀就緒,話鋒一轉:「現場嘅人追問執法者身份係唔係合理呢?」

袁先生不假思索答「係」。

控方大律師火速站起,但終究快不過說話。駱應淦已搶先說:「我問完喇。」

控方說當日公眾言行是否合理,應交由法官判決,不能由執達主任代言,陳慶偉法官然其說。

駱應淦不以為忤,僅說其看法可供法官「參考」。陳官答:「我可以參考,但結論可以唔同嘅啫。」駱同意。

控方不甘示弱,傳召說話精明的高級督察,於當日下達拘捕令。控方播放當日的鳥瞰影片,問到當日由始至終,有沒有人想走但無法做到,督察立即答:「冇!」

但其後另一詹姓執達主任作供,在駱應淦的諄諄善誘下,她說:「前面仲有好多記者,所以前面嘅人走唔到。」

陳官要求詹再說一遍,但其說法不變。控方立即追問補充,強調她僅說當下一刻而已。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