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哪有這麼野蠻的事?

2019/2/5 — 15:03

瑪麗醫院急症室(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瑪麗醫院急症室(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香港人不應該歧視新移民,醫生和護士也從來都一視同仁;但另一方面,在公共管理的層面,當權者則應該因應有限的資源,來限制外來的人口(最最最碼,也應該取回審批權)。兩者的分別,有那麼難理解嗎?

從來沒人說,150個單程證是所有問題的唯一原因。

但是「處理了A因素,不能夠一下子完全解決B困局」,不應該成為對A因素置之不理的理由。何況明顯地,A因素即使不是導致B困局的唯一原因,也是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因素。

廣告

實際上,每年究竟有幾多醫療資源花在新移民身上?確實數字我們無從得知,因為醫管局不肯提供數據(究竟為何不肯,我不想猜度了)。於是我們這些做前線的唯有說說自己的觀感,他們又不信,實在好難討論下去。

幸好有朋友提醒我,從人口增長之中可見端倪。以2017-18年度的數字為例,整體人口增長為57200人,單程證移民為41000人 —— 即單程證移民佔人口增長七成以上。

廣告

因為,無論他們怎樣說,人都是會病的。即使你不相信醫生說的,當七成的人口增長都來自新移民,假設每年增長的醫療需求主要來自新移民,不是很合理的推論嗎?

最近,前線科技人員做了個很好的比喻:升降機超載,在響警號了。當然要阻止外面的人再走進來加重升降機的負荷,否則「一鑊熟」。

這是很簡單的邏緝,不是甚麼歧視。

然後他們說:「你又搭𨋢,佢又搭𨋢,你點解歧視佢呀!」

哪有這樣野蠻的事?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