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哪一邊的道理在今天的香港更值得注意?

2017/12/5 — 12:01

頂唔順,講兩句。到現在,絕大多數的討論都是一刀切的,但我實在不覺得可以這麼一刀切。

1. 假設揭發者和被控者都不是公眾人物,都不涉公眾利益,那麼揭發者選擇在不點明被控者的前題下公開事件,這樣我們絕對可以從教育和倡議的層面去理解。這也不應涉及任何公審,因為有新聞倫理的傳媒都應該集中在教育和倡議的層面去報道,而不是去設法找那個被控者出來,使他曝光,進而面對公審。假如這樣的事情發生,我懷疑傳媒要負的責任比揭發者要大,而我想我對被控者說不定也會有點同情。

2. 上述情況對呂麗瑤的事件並不完全適用,因為事件涉及未成年人,而且和被控者有明確和持續的權力關係。由於被控者當時仍然在教育機構任職,仍然和大量未成年人保持明確和持續的權力關係,這就必然是一次公眾利益相關的事件,和揭發者的個人主觀願望無關。例如教育機構要立即暫停被控者的職務,就是一個必然的措施。傳媒要追查被控者的背景也不無道理,考慮到可能有更多未敢站出來的未成年人受害者。當然,要追查到什麼程度,是為了保護未成年人還是為了扒糞,就是另一個問題。

廣告

3. 這兒我想到對 Roy Moore 的指控。Roy Moore 要選參議員,臨投票前一個月被指控數十年前對未成年人性侵,只有人證,他自己堅決否認,但政界中人紛紛和他劃清界線。他是被「未審先判」了嗎?事情又沒有這麼簡單。首先,Roy Moore要選參議員,而且以保守宗教信仰為政綱,事件涉公眾利益。報道性侵案的記者有做足功課,揭發者的時間地點人物全部敏合;記者還訪問了當地商場的員工,大家都說他是個「怪叔叔」,常常騷擾商場內的女中學生;記者還從他自己過去的訪問中證實,他和他的妻子也正是結識於她未成年時 ⋯ 種種證據顯示,指控並非空穴來風。後來又有保守派假扮受害者來欺騙傳媒,想攻擊傳媒的公信力,卻很快便被記者揭發。這個,我叫做新聞專業。

4. 這兩天看網上對罵,坦白說,很納悶。兩邊都說自己有理,卻沒有說明為什麼那一邊的道理在今天當下的香港更值得注意,而另一邊的道理又可如何在這一邊的脈絡中得以理解(例:男性也是父權社會的受害者)。如者是,就變成隔空對罵或圍爐取暖,不見得有很大意義。

廣告

5. 當然,最沒意思的,是抽水文。要批評議論,當然可以。但以賤格的方式說,還是以情理兼備的方式說,是有分別的。前者雖能吸引人,卻也會傷害人,而且毫無必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