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告別「扮工」

2018/11/9 — 18:53

圖片來源:energepic.com

圖片來源:energepic.com

《人類大歷史》(Sapiens)提到,人類偶然下成為農夫,最終自己搵自己笨。亞當夏娃的獵人生活本來相當怡然:工作時間少、食物多元化,但自人類學懂務農和畜牧後,穩定的食物供應令人口膨脹,狩獵再也無法養活族中所有人,漸漸我們必須辛勤工作,展開「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務農生涯,奠下今日「朝九晚六」上班模式的原始型態。

但誰喜歡返工?2013 年 YouGov 在英國的一個調查,發現 37% 上班族認為自己的工作對世界毫無價值;丹麥同類調查中,對此認同的人有四成。如果訪問香港的上班族,估計數字或更高。

早在三十年代,經濟學家凱恩斯就預言隨科技發展,廿一世紀的人類將脫離工業時代那種漫長而枯橾的打工生涯,每週只須工作 15 小時。事實證明大師對科技進步的估計完全正確,但為什麼每週工作 15 小時的預言卻沒有實現?大部份人仍每週工作 4、50 個小時,甚至更多。而且,若一些先進社會有高達三、四成上班族認為自己的工作毫無價值,為什麼我們每天還要花那麼多時間「扮工」?

廣告

David Graeber《Bullshit Jobs》

David Graeber《Bullshit Jobs》

廣告

另一本書《Bullshit Jobs》為此提供了一些想法。作者 David Graeber 任教於倫敦經濟學院(LSE),他是美國「佔領華爾街」行動的領導人物之一,據稱創下「我們是 99%」的口號。一言蔽之,David Graeber 認為科技進步的確淘汰了許多工作,但問題是,現代社會同時製造出大量「bullshit jobs」(「廢職」)填補已消失的職位,難怪從事這些工作的上班族覺得自己對社會毫無貢獻。

他列舉了五種「bullshit jobs」:flunkies, goons, ducttapers, boxtickers, taskmasters。Flunkies 為粉飾門面而設,如大公司的接待員;Goons 是現代社會產物,目的是蠱惑人心,如說客、法律顧問;Ducttapers 完全可由科技取代,如操作影印機的人;Boxtickers 與之類似,是大企業「請一些不想請的人」來「做一些不想做的事」,如 corporate compliance(審查員);Taskmasters 顧名思義,就是那些「睇住人做嘢嘅人」,即中層管理人員。David Graeber 認為這些工種都無法提升社會的生產力。

相信很多人看到這裏都會暗中抹一把汗,因為像香港這種高度依賴服務業的社會,大部份上班族從事的,正是 Graeber 口中的 bullshit jobs!難怪耶魯大學當年在他即將轉為「終身聘用」(tenure)之際不與之續約(還因此引發一場請願風波),David Graeber 的想法咁激,恐怕得罪人多。

即便 Graeber 所言令人很不舒服,卻也正因為戳著痛處而值得深思。因為宗教、歷史、文化、習慣等使然,社會仍以每人每天工作 8、9 小時為常態,但很多工作是多餘的、很多人並不能從工作中得到滿足感,卻又無可奈何。 人們渴求過有意義的生活,怎樣才能告別不快樂的「扮工」,每天只做想做的事?David Graeber 提出的解決方法比較偏激,他認為社會應提供「全民基本收入」(universal basic income),讓各人「回歸原始」,做每天只工作幾小時的「獵人」,這樣人們才會選擇做有意義的工作,並為社會帶來真正的價值。

即使富裕如香港,「全民基本收入」也幾乎是天方夜譚。不過,改變社會很難,改變自己又如何?凱恩斯當年的預測一點也沒錯,科技已方便、高效到一個地步,使我們大有條件每天只工作兩、三小時,就達到足夠的生產力。但如何才能擁有這種工作模式?覺得工作缺乏意義的上班族,不妨想一想。

 

上文精簡版同日見報於《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