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

區家麟

曾經夢想浪遊世界,竟然實現了一大半。行過萬里路,又發覺,不如讀萬卷書;很多話要說,請讓我慢慢說。

2018/3/9 - 11:21

吳靄儀:什麼是法

吳靄儀,圖片來源:朝雲 攝

吳靄儀,圖片來源:朝雲 攝

「什麼是法」,題目抽象。這時勢,天天講「憲制」,人人談「依法」。談法,我們 從根本談起,因為法治從根本被扭曲。

「什麼是法」,題目抽象。當北京有三千人,只得到數天通知,就要在十多天會期內審議重大修憲條文,民間反對意見遭全方位滅聲,「什麼是法」這題目,變得很實在。

什麼是法?我們應 該遵行哪一套?這些時,我們常聽聞,你有你一套民主,我在大會堂一年開十幾日會也叫民主;你有你一套自由,我也有吃喝玩樂用支付寶的自由;你有你的人權,我有我全方位審查網絡禁言滅聲也叫人權;你有你一套普通法,我有我一套中國特色憲政框架。

廣告

總之,你有你西方價值,我有我中國模式,包裝得溫文一點,叫各走各路,沒有誰比誰高尚;直接一點,就是不承認有普世價值,人權自由民主由我定義,以我為主,我說了算,你死開。

這種「你有你的價值,我有我的價值」這種說法,大律師吳靄儀一語道破:

「你的價值說『不可以殺人』,我的價值說『可以殺人』。於是,基於我的價值,我可以殺你;基於你的價值,你不可以殺我。但我們大家都正確,我殺你是對的,你不殺 我也是對的。你是否接受這種荒謬的講法?」

講座裏,吳靄儀談了法治必須具備的條件,有明確性 (certainty)、可見性 (accessibility),也要司法獨立、公開審訊、程序公義等。這些是基礎、是最低限度的條件。但還有一個條件,最最根本:

「每一個受法律限制的人,都應該有權去影響法律的訂立及執行,這是最基礎,因為人生而自由,我們不是奴隸;人是有尊嚴的,有自主自決的權利。所以當法律有強制性,人為了自己的尊嚴,一定要有機會亦有權去影響法律。」

「當權者可以任意踐踏人民的權利,而人民沒有辦法保護自己,這樣的憲法是否有認受性?」吳靄儀問。

「憲制給我們的權利,必須能夠執行、實施,否則你講到我們擁有全世界都有的權利,但是當政府踐踏我們權利的時候,我們無法伸張,這些憲法條文根本無甚意義。」

有人會認為,法律有強制性,可以剝奪你自由,可以罰你錢,法律就是得到接受的武力(legitimated force)。吳靄儀指,關鍵是,這些法律是否有認受性。

我們常聽說,權力機關的決定等同法律,無人能挑戰人大常委會權威,「一言九鼎」,吳靄儀說,這些都是以「權」為「法」。

有一條這樣的「方程式」:權力 ─ 認受性 = 武力。

沒有認受性的權力,等同赤裸裸的武力 (Power without legitimacy is just force.)

吳靄儀說:「否則什麼叫法律,只不過你不能抗拒,他惡一點,他的警察有槍你無槍 (你就要服從),這樣你不用拉法律來講,不如你講『我有權』就可以。」

認受性,最終建基於公義,也來自一種科學態度。

吳靄儀說,所有制度都有缺陷,有不公義的法律,有些法律過時,或考慮不周,或法官出錯。故法律要不斷透過實踐,吸收經驗,再去改正,才達致完善。吳靄儀講座前曾發給參加者一篇她去年寫的文章,談到用理性批判主義 (critical rationalism)去理解法律。

文章中,她說她理解的法律不是公義本身,只是接近公義 (approximation of justice),正如科學的所謂「真相」,也只是接近真相,隨時有被推翻的可能。

科學態度之所以寶貴,正是我們有完善體系不斷修正,以更接近真實;法律亦作如是觀,法律的認受性,亦來自於其糾錯機制。我們擁護法治,但不會說某些法律絕對公正,某些機構無上權威、一言九鼎;法律有不公義的時候,有覆核、有修改、受影響的人能參與製訂,正是法律的認受性來源。

若然法律既欠缺認受性,權力機關行使權力時又不自我約束,有權用盡,法律自然成為工具,成為利器。

講座尾聲,參加者的問題少不了有幾分無奈與無力感。有法律系學生,看來有點沮喪,困惑,不知道這時勢下可以做什麼,能改變什麼。

吳靄儀說,正是時勢艱難,你們有更多事可以做!

她請大家要繼續發聲,盡能力去改變。她說,回顧一生,她做的事多數失敗:

「不在於成功不成功,在於是否對得住自己作為有尊嚴的人?」

我們會否盡力為自己的生活帶來一點改變,還是安於逸樂,受其他人加諸身上的枷鎖?也許是我們這時代最深刻的掙扎。

吳靄儀說:「當大家一齊爭取的時候,已經能體現人性的尊嚴。」

是的,最少我們對得住自己。

思托邦第十一講,吳靄儀《什麼是法》講座錄影見此

原文連結

***   ***   ***
尚有其他活動:
博群影院 - 下星期一播《月黑高飛》Shawshank Redemption (注意:《月黑高飛》放映為中大專場,只限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教職員及校友登記參與。)

詳情及報名:https://www4.cuhk.edu.hk/…/university-lecture-on-civili…/186 

影後座談:周保松、區家麟
監獄電影 Shawshank Redemption,有一句經典對白,已坐牢三十年的囚犯瑞德與主角安迪閑聊,談到監獄的牆:
「這些牆很可笑,開始時你恨它,慢慢你習慣它,時間長了,你開始倚賴它。」
瑞德形容,這過程叫建制化 (institutionalized)。當人被高牆所困,如鳥囚籠中,久而久之,磨滅意志,失去希望,成為高牆的一部分。
這齣電影,港譯《月黑高飛》,內地直譯《肖申克的救贖》,九四年推出時慘淡收場,但細水長流,慢慢發酵,後來獲選美國電影學會歷年百齣最佳美國電影之一。
舊日博文,注意劇透:月黑高飛逃獄夜
日期:2018 年 3 月 12 日(星期一)
時間:晚上 7 時正
地點:邵逸夫堂
片長:142 分鐘
語言:英語,中文字幕

*   *   *

「思托邦第十二講——什麼是道德」

歡迎各界人士報名

日期: 2018年4月10日(星期二)
時間: 晚上7時至9時
地點: 香港中文大學康本國際學術園三號演講廳
講者: 盧傑雄博士
主持: 周保松教授(政治與行政學系副教授)
語言: 粵語

查詢: 3943 8621

報名:https://cloud.itsc.cuhk.edu.hk/webform/view.php?id=4831074

盧傑雄博士
香港中文大學哲學系高級講師,香港中文大學哲學博士,曾任教於香港嶺南大學,也是美國哲學輔導師學會認證哲學輔導師。專長於思方學、倫理學、社會政治哲學、中國哲學。主要教授邏輯、批判思考、易經、中國文化要義、哲學思考與寫作,及歷史哲學課程。多年來致力於普及哲學,現任香港實踐哲學學會會長,經常擔任電台節目客席主持和公開講者。學術著作包括<經濟人、市場與道德>,收入《價值與社會》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