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取笑劉鳴煒時,也問問自己是否「投胎界 KOL」

2018/9/4 — 18:46

資料圖片,劉鳴煒,圖片來源:劉鳴煒 facebook page

資料圖片,劉鳴煒,圖片來源:劉鳴煒 facebook page

【文:賓尼佛】

十歲便收十萬元大禮的劉公子,近日現身港台節目大談「應使則使,應慳則慳」的理財之道 ,離地萬丈,令人失笑,網民戲稱為「投胎界 KOL」。

「唔通你唔知,你今日所得,都係因為你條命生得好?你知唔知香港打工仔每個月搵幾多?知唔知其他人嘅疾苦?」

廣告

「幸福是我應得,不幸是你的錯」

然而,當我們環顧四周,將自身成功歸因於自己努力而漠視環境際遇、更甚者將他人不幸看成是罪有應得的人, 比比皆是。正如劉公子教訓我們無法上車是因為去得太多次日本,社會上總有人認為窮人住劏房是因為沒有努力工作改善生活,考試包尾一定是因為腦袋不好或懶散,留落成難民一定是貪心偷跑到富裕國家,抵你死。我們有否想過,可能這些人根本沒犯錯,只是我們比較幸運?

廣告

今早見朋友在 Facebook 分享一個電視節目的預告片,女藝人跟印傭跑到印尼家鄉體驗她的生活,坦言「我想了解她的生活,但怕知得愈多愈內疚。」其實稍運用同理心,不用去印尼或菲律賓,也可以想像到很多家傭和家人、小朋友分離,隻身走到外地賺取卑微收入。家傭待遇,是富裕和落後地區跨國不公義的結果。然而每當有人提出家傭薪金比香港本地人最低工資低、是否可以改善家傭待遇的時候,總有涼薄僱主感到冒犯,「包食包住,佢喺鄉下做醫生都賺唔到呢個人工呀,益咗佢喇!」作為跨國不公義下的既得利益者,我們享受外來廉價勞工的同時,會否比「投胎界 KOL」多一點易地而處?可否少一點理所當然,多一分感恩和體諒?

除了跨國,也有跨邊界的問題。筆者作為移民第二代,常常會想,假如父母沒有偷渡來香港,今天生活會怎樣?現在中國到處是暴發戶,或許那個「我」不會捱窮,但可以肯定的是筆者受的教育、國際視野和外語能力、享受的公民權利,一定遠遜現在,我知道這些都不是理所當然的,只是投胎運而已。這可以解釋到,為什麼有人說「中國人活在極權下是因為沒有反抗」,或曰「中國人就是有奴性 DNA」,我實在不敢苟同。在香港,大家不會因言論而身陷囹圄,但我們可否體諒兩地人處境不同,想一想八九年中國人民被血腥鎮壓後,仍有一個又一個維權人士因勇敢說出真相而入獄?

同理心以外,也用智慧思考公義

「投胎界 KOL」這個笑話也讓筆者想起美國哲學家 John Rawls 的「無知之幕」(veil of ignorance)。這是個思考實驗,換上「投胎」的概念,規則如下:若我們即將投胎,但不知道投胎成甚麼人,我們會如何重新分配社會的資源、權力和地位呢?

在這情景下,我們可能投胎成劉公子,也可以是劏房戶、菲律賓婦人或中東難民,那麼我們就不得不從上述弱勢群體的角度去思考社會制度是否公義。譬如說,如果成為李嘉誠和基層的或然率是相等的,我們必會設想一個公義地分配財富的社會制度或稅制,使自己萬一成為基層也活得有尊嚴,不用住劏房;反之,即使投胎成李嘉誠,也只是交多一點稅,巨富少一點而已。想到有機會成為家傭,我們可能更願意考慮家傭待遇的問題,甚至思考如何消除跨國間的不公義,使自己即使成為菲律賓婦人,也可留在本國安居樂業,與子女共敍天倫。想到世界各地都有戰亂,自己或流離失所,我們會思考如何建構維護世界和平的國際秩序,在各國設置對難民更寬容的制度。

筆者建議劉鳴煒下次說話前,先在「無知之幕」後想一想,就不會貽笑大方了。

 

作者自我簡介:翻譯人、知識愛好者
作者 Mediu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