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去死吧,海豚!」

2018/11/15 — 16:22

香港海豚保育學會設計圖片

香港海豚保育學會設計圖片

【文:香港海豚保育學會】

就在本會舉行針對港珠澳大橋工程導致中華白海豚數豚銳減的記者會後一天,我們的電子郵箱竟然出現了死亡恐嚇:有人傳送了一封主題為「去死吧,海豚!」的電郵過來。由於主題並沒有標明是哪一種海豚,可能禍及所有在本港居住或曾經在本港出沒的 19 種真海豚及鼠海豚科的成員;加上作為開明人士,我們亦應秉承聆聽正反意見並理性討論,本會決定公開電郵內容並作出回應,讓各位關注海豚、近岸及填海工程的公眾有進一步的了解。

香港海豚保育學會設計圖片(文字為該電郵內容)

香港海豚保育學會設計圖片(文字為該電郵內容)

廣告

首先,撰寫此電郵的人指「我們做工程」,可能不自覺地揭穿自己是來自建造工程界別。我們絕不相信這個界別內所有人都持相同意見,業界應該從來都對為港人建造美好的生活環境而驕傲。不過,美好的生活是有多方面的追求,人類並不只滿足於只有石屎森林的環境之內,自然環境及多種動植物為我們提供各種生活的重要元素。如果最後大家都為了生活在一個小小的盒子單位而營營役役,那麼我們又跟動物園或水族館內的圈養動物有何分別?

廣告

文中指沒有了海豚,漁民的魚獲會更多,其實是存在很大矛盾。海豚消失的原因,正正是因為海洋工程導至生境受破壞,水質受影響。這些不會只單單影響海中的個別生物,而是整個海洋生態,所以食用魚類亦會同時減少,嚴重打擊漁民的生計。其實漁民及海豚一向都是以唇亡齒寒的關係共同存活著,一起依靠本海水域的魚群而活。他們更會尊稱中華白海豚為媽祖魚,為天后娘娘的使者,相信漁民也不希望海洋環境變壞到海豚也沒法生存的程度。

獵殺海豚是否稱得上文明實在值得相確,更加不會令日本這個國家滅亡,因為背後涉及將海豚販賣至世界多個水族館的龐大利益,但既然並非本地海豚,我們不在此詳談,但勸喻電郵作者可參考 2010 年奧斯卡第 82 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紀錄片《海豚灣》,或者本會刊物《誰偷走了海豚的海》,以免下次再度因沒有正確資訊而錯誤引用例子。

另一方面,作者一早斷定這些海上工程對海豚有害,令海豚死亡。不過上海媒體報道引述港珠澳大橋總設計師孟凡超稱,大橋建設期間白海豚數目不減反增,甚至形容大橋建成後對保護白海豚棲息環境「更加有利」。我們的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亦指出,「明日大嶼」從構想階段已經充分兼顧環境保護、自然生態保育等需要。到底是身為工程界別的作者的專業判斷可信,還是負責建造大橋及主張日後發展大嶼山的官方機構作出虛假聲明呢?(海上工程當然損害生態,詳見〈珠江口海豚多咗?其實係低級錯誤!〉以及香港海豚保育學會新聞稿

自古以來,物種遷徙,又或者遊牧民族的活動方法,通過周期性的移動,在不同的生境獲得生活資源。當氣候不佳或者消耗了當地資源,動物便去另一個地方繼續生活。不過有一個重要的前提— 離開是讓原本的生境有時間復原,而物種或牲畜可以在下個適合的季節重返當地享受回復了的資源。現在的工程是將選址的環境直接破壞,沒有復原一天。這種將一地資源耗盡再轉移至另一地點再消耗的「害蟲性、病毒式」的生活模式,根本稱不上是遷徙,亦不應是有高度智慧的人類應有的生活模式吧。

雖然很遺憾地有人竟然會對全港海豚作出死亡恐嚇,但換個角度看,證明關注海豚、海洋生態以至香港的朋友所作出的努力,原來的確觸及了某些人的神經,令到他們急起來醜態盡現。所以我們更加不需要擔心或氣餒,反而更要堅定意志,為屬於大家和未來一代的香港環境及自然生態繼續發聲。

本會對此作出回應絕非為針對此來信人士,而是希望藉此澄清這些普羅大眾常見的謬誤。

 

原刊於香港海豚保育學會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