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刻薄言論,是鼓勵潛在的加害者

2017/12/4 — 16:01

「Google Translate可唔可以開發新項目:將唔係人講嘅嘢翻譯返做人話?」我最近偶然會這麼想。

流行要這樣把話說盡。

但這樣逞一時口舌之快,就顯得更能言善道了嗎?一點也不。

廣告

過去一星期,看到有標籤別人的說法,也有混淆視聽,為顛倒而顛倒的說法;以為「學生自殺是對現實抱有幻想」論夠涼薄,隔天就得學習低端人口新詞,昨天,出現拿性侵開玩笑的比喻。

因為和常識常情不一樣,轉彎抹角的比喻就成為了獨特見解。

廣告

認同的不知道是真的認同,還是曲綫沒講明,說法反轉再反轉後,我們未知道那繞個大圈、據說聰明人才懂的比喻和道理有多少人明白,但一定要知道引發的討論會導致這樣的一個結果:

部分 1.受過傷害 2.仍然正受傷害 3.因為受傷害而可能會選擇結束生命的人 會誤以為說出自己受害是會被嘲笑、被質疑、被鄙視或歸類為求利益而自稱受傷害;害怕遭受更大壓力而不敢將真相說出來,不敢尋求協助。

假設「別人沒有被怎麼樣」並沒有責任,但如果事實是有呢?這也是「未審先判」的一種。

要翻譯刻薄比喻,可能是提醒大家,我們的城市本應是無罪推論,在正式審判前嫌疑犯罪人都是無罪;言論可以清晰地說執法者對個別個案行動和態度有異,但受害人不是執法者,總不能因為有自己想說的道理,就把任何人可能受過的傷害看輕。

各式各樣的和應中,開始出現同情嫌疑加害者的吊詭說法。「受害人說出受害會導致別人身敗名裂,受害人要為加害者的名聲和工作負責」的扭曲邏輯若成立,那麼也可以扭曲地理解為非禮和性侵犯罪者有家庭和事業,他們會因為受害人沒有證據的告發而失去一切,所以受害人應該自己搜證,證實受害,不然就害人不淺?

維珍尼亞一位母親多次向學校反應女兒被欺凌不受理,將錄音機放在女兒的書包想錄得證據,結果這位媽媽反被判「竊聽他人談話(重罪)」。當制度和羣眾都不站在可能受害的一方,如果沒有能耐更高明地證實受害,意味著受了欺凌,最好不要作聲,啞忍過去?

「弱者被譴責」邏輯世界通行,情況就像一個孩子被另一個孩子欺負,大人先問被打的一方:「點解你咁懦弱要比人打?」而不是先問打人的一方:「點解你要打人?」不去質疑「恰人者」的理由,而是批判「被恰者」:「點解你會比人恰?」「點解你唔好好保護自己?」

要認知「怪責受害者」的習慣,說「受害者也有責任」的言論,其實都是在淡化罪行,也是在「鼓勵」潛藏的犯罪者/加害者更隨心所「慾」、傷害他人。

是的,這世上有犯罪者、受害者,也必然存在含冤受屈的人。

有《儘管如此我沒做過》的電影題材和真實事件(日本有高中女生誣指上班族非禮企圖勒索),但也確實有台灣性侵受害者被大學教職員學生閉門私下公審;也有美國名校菁英泳手性侵女生後,其父親求情說兒子已為「20分鐘的行動」斷送前途,請法官不要判監;卻忘了這單方的慾望,同樣毀了受害人的人生。每件事都不一樣,但刻薄言語,都是缺乏同理心的表現。

安全島倒了,不過尋常小事。城市很畸形,價值觀更畸形。

Google Translate 無法翻譯刻薄話語為人話,人的同理心也有限,不一定要下下大愛到體諒「仆街」,我們不需要勉強自己理解刻薄言論所謂的深意,這些話語,最大的貢獻是提醒我們:#不要成為刻薄的大人。

作者 facebook 圖片

作者 facebook 圖片

 

標題為編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