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別了,我們的老神父

2018/10/5 — 12:44

魏志立神父(圖片來源:九龍華仁書院網頁)

魏志立神父(圖片來源:九龍華仁書院網頁)

編按:九龍華仁書院魏志立神父(Father Naylor)昨日(10 月 4 日)因肺炎離世,終年 87 歲,作者撰文悼念。

患病多年的老神父今天辭世了。

還道今天回母校時教授國際象棋時,和讀醫的學弟說起神父的病況。神父的病情不輕亦年事已高,回到造物主之處也是一種解脫。尤記得當年在江老師的喪禮之上,神父講道時說自己在喪父喪母時也未曾流過一滴眼淚。當時年少時在旁唱安魂曲聽著神父講道,對神父的說法還是半信半疑,如今回想起往事卻發覺這確是神父對其信仰堅定不移。

廣告

堅定不移的信仰,如今在香港買少見少。

於我讀書的時候,神父仍有堅守天主教會會士講學的精神,克盡己任親力親為地教學,一如當年長途跋涉來到香港的那些最早一批的神父。當年開辦學校純粹是為了要照顧低下階層,而非今天傳統名校們要爭相轉作直資的境況。當中能否堅守辦學理念和價值,我的觀感是很大程度上受辦學團體的一班老一輩神父和修女所影響。

廣告

他們實際決策之上是否有這樣的影響力,我並不知道,但從老神父在我求學時的三個舉動大概可以說明。

我們學校位處鬧市之中,但如果要上學還是走一段挺為斜的路。有不少家長十數年前習慣駕車送學生回校,那時候神父健康還好,他看不過眼天天清早都要在馬路口把家長的車子一口氣攔下來,要學生自己行樓梯回校。後來他健康並不如前也沒有堅持下去,如今三時半車子早已泊滿廣場成了一個停車場,難復感受得以前門境空靈清風驟來的景況。

放小息時,我們也因為課室有冷氣所以懶得到外邊活動。換了是傳統中學一塊四方形設計的校舍,那該是理所當然,但是我們學校一來設計甚好比較通風,二來活動空間足夠,於是學校就不太喜歡我們小息還老是呆在課室。校工趕我們不走,神父就喜歡自己下來洗太平地,逐個班房拍門,用他有點沙啞的聲意喝斥:「Out! Quickly! Get Out!」在我們年代讀書,很少人沒有和神父躲貓貓。除此以外,神父他自己上課也堅持不用冷氣,只用風扇和打開單層玻璃的幾扇門,現在全球暖化也已是不爭的事實。

說到最後,身體力行堅守價值,從生活之中最細微的地方反抗和身教,是學校之中沒有特定職權但卻最受所有人敬重的神父和修女。患重病入院前的一兩年,他有時還會回到學校。有次看見神父在校長室門外,趕緊上前握住了神父的手問候幾句。手心冰冷的他已經記不起我是他的學生,但他仍然對我的問候報以微笑。

就我所知,他是我認識的神父之中最特別的一個。不知道學校辦學的精神在他們的一代離開了之後,還能保持多少,多久。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