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彥邦

林彥邦

傳媒人,涉足報章、電台、電視,沉迷文字,喜愛說故事,希望成為擅長說故事的人。

2019/5/20 - 21:02

偽善

圖片來源:Tomas Bay twitter 圖片

圖片來源:Tomas Bay twitter 圖片

香港這個社會,討厭的人、事、物多得很,反同恐同(以至一眾性小眾)的,算得上最惹人厭的一群。

因為他們極端偽善。

例如說,剛剛爆出港鐵和機管局拒絕登國泰男男牽手廣告,就是這種偽善的有力證明。於這些人而言,無論是出於「信仰」、「傳統家庭價值」或甚麼其他理由都好,反同是理所當然的;但現實是,無論他們如何反同,如何高舉「上帝造人是一男一女的配合」、「傳統家庭是一父一妻」,認為自己正在拯救下一代以至人類的未來都好,同性戀的「存在」,是他們無從抹殺的事實。

廣告

所以他們想眼不見為淨。

正如港鐵和機管局,他們無法「消滅」同性戀,也無法「消滅」國泰的廣告,他們能夠做的,就是運用/濫用他們的公權力,令這幅「令人不安」的圖片在自家的地盤上消失,但事實上,他們的顧客、市民甚至員工當中,絕對有同性戀者和其他性小眾,但他們不好/不敢公開指控他們,只能令他們的象徵在眼前消失,用白話講,就是「我阻止唔同你搞 gay,但係你唔可以俾我見到你拖手」。

反對同性婚姻亦一樣。

相信所有支持同性婚姻權利,以至無可無不可的一群,都對反對團體力阻同婚感到莫名奇妙,都會問一句「人哋結婚關你咩事?」

其實將所有的外皮剝走,他們才不是反對同婚,他們是反對同志,但這幫偽善的人深知,若將恐同的心態公諸於世,將他們認為同性總以至其他性小眾都是「魔鬼」、「不潔」和「戀態」宣之於口,必定會被狠批是「歧視」、「野蠻」;所以他們只能退一步,將他們的「戰線」設在同婚之上,核心訊息都不過是「我無法阻止你,但係絕不承認你」。

他們的偽善更充份反映在他們所謂的「理由」當中,例如他們說「傳統家庭價值」(其實所謂「傳統家庭價值就是一夫一妻」是假命題,不詳述),但但這份所謂的「價值」從來只適用於同性戀以至性小眾,但社會上無數離婚、婚外情他們從不過問,容海恩未婚懷孕、何鴻燊四妻十七個子女他們亦不在他們的雷達之中,趙世曾「玩女人」街知巷聞從來不是一回事,他的女兒同性婚姻就大逆不道了,何其偽善。

但在這些討厭的人群當中,有一種特別嘔心,就是明明反同,卻要扮作開明的「偽人」。

這些人可能在其他事務上較開通,但涉及到同婚議題就會遜間變臉,同時又要顧及平時的「形象」,於是往往會在透露自己反同的底子之前,加上一兩句「免責聲明」,例如「小弟尊重同志爭取平權」、「我都唔贊成歧視」等等等等,「但係……」

正如《GoT》名言,“nothing someone says before the word ‘but’ really counts”,這些偽善的人在「但係」前表述的所有令自己看來較開明的「免責條款」都是廢話,他們骨子裡都不過是在說「我反同」,原理就和中共高舉法治、不反對爭取民主但不應該影響他人生活一樣,偽善之極。

最後又來免責一番,我都好包容某啲人無腦野蠻偽善,「但係」你死遠啲唔好阻住個地球轉啦,唔該。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