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停工」同「互諒互讓」中間,仲有好多位操作

2018/9/19 — 16:15

圖片來源:網絡圖片

圖片來源:網絡圖片

「山竹」的嚴重影響香港,為了不浪費,希望能從「山竹經驗」學到嘢。

首先,要真心向香港人的超強責任感表達敬意,香港人嘅基因真勁 — 完全無「唔返工」這概念!另外要向香港人嘅無限創意致謝,你哋令「返工」一詞變得好有意思!用創意將苦難轉化成樂趣,實在公德無量!

好多人鬧特首,我理解。但撫心自問,畀我在星期日晚,就真係諗唔到星期一會咁大鑊。因此,我只能問特首:點解你咁要面,講嘢要咁乞人憎、咁寸?如果你唔覺自己講嘢有問題,你就真係好有問題!

廣告

要求高啲嘅話,可以問政府幾個問題:今次有無專責小組/部門負責「風險評估」或「衝擊評估」?如有,這小組在週日憑乜嘢資訊進行評估?結論係乜?整個評估過程裏面,政府有無諗過哪些部門要啟動應變措施?係「經評估後決定不需要啟動應變措施」還是「根本無諗過」?

參與過籌備應變措施的人,都知道時間性非常重要。尤其是關於「返唔到工」這類情境,早上六七點已經差不多係死線,所以盡早要決定,等大家有多些時間啟動應變機制。所謂應變,講就好似好勁,其實很多情況都不外乎兩招。第一就是啟動後備系統。如果無後備系統,或者員工因任何情況返唔到工,就出第二招:暫時唔做非必要工作。

廣告

所以事後孔明講,如果星期日晚政府評估過交通系統在星期一會出現「系統性影響」,理應當晚就帶頭宣佈啟動應變措施,並呼籲所有僱主和僱員溝通,如非必要就讓他們留在家中,否則交通系統負荷不了,僱員都係返唔到工,有乜意外仲得不償失。政府也應該說服所有大公司和商會出來表態,跟政府做法。這些事,如果能在星期日晚做,大家會多幾個鐘頭和公司溝通。

政府肯檢討係好事,但希望唔好逃避實際問題。例如港鐵或個別部門有無老點政府決策層,導致錯誤評估?如果有,就要研究下原因。又例如應變計畫的「觸發情境」是否寫得太死,要禽流感或恐怖襲擊等等先算?尤其是潮流興講「業務持續計劃」,焦點只放在如何持續提供行業服務。相較之下,「應變措施」嘅範圍會闊些和平衡些:話知係乜嘢原因,總知有機會好多人返唔到工就要應變。還有一個常見問題,就係將個應變計畫寫得好勁好細緻,但根本無做好收風/監測工作,結果殺到埋身,堅要應變,都無人吹雞!就算地下賭場要應變,最緊要都係搵人睇水先啦。

李家超特別提到會「關注如何透過社交媒體、手機發信息予市民」。這反映政府因為要面,將事件定性為「我講得好清楚,係你聽唔到」,這絕對是搭錯線。市民鬧政府無帶頭叫人唔好返工,係事實;如果政府覺得無可能在這情況下定紅日,唔緊要,但唔能夠扭曲問題嘅本質。其實「定紅日」同「互諒互讓」中間有好多位操作,政府應該借此機會,強化其「社會大佬」地位,檢討一下同各監管機構、大公司、商會、公會的通報機制,以後再有類似的情況,當政府要吹雞,點樣可以第一時間「call 齊馬」一致行動。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