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保護幼兒不容混淆焦點

2018/5/14 — 14:24


2018年1月,教育局局長楊潤雄(右一)到訪觀塘區。在觀塘區議會主席陳振彬(右三)陪同下,楊潤雄首先到聖愛德華天主教小學的遊戲學習室,了解學校推行遊戲學習的進展。(資料圖片)


2018年1月,教育局局長楊潤雄(右一)到訪觀塘區。在觀塘區議會主席陳振彬(右三)陪同下,楊潤雄首先到聖愛德華天主教小學的遊戲學習室,了解學校推行遊戲學習的進展。(資料圖片)

【文:盧愛蘭(香港非牟利幼稚園聯會主席、幼稚園校長及家庭治療師)】

因應社會加強保護幼兒的呼聲,政府公布將於2019年2月為幼稚園提供社工服務先導計劃,社會福利署近期亦就此諮詢個別校長意見。整體而言,方向正確,體現新一屆政府護幼的決心。然而,坊間流傳一些對「先導計劃」的構思,卻令保護幼兒的焦點模糊不清,有必要澄清。

為何需要社工駐校?

廣告

幼稚園自行以恆常經費或申請慈善基金支持駐校社工服務已有十多年歷史,前不久的調查顯示全港約有一半幼稚園有此服務。究竟幼稚園大費周章撥出緊絀的資源以提供駐校社工服務所為何事?歸根究底,乃希望透過與駐校社工協作,為學校建立一套普及預防及即時介入的機制,從而達到保護幼兒的目的。而當中保護的含意,不僅僅限於免受虐待,更包括為幼兒營造更理想的成長環境。前者只屬消極性保護,而後者乃進取性保護,更能促進幼兒福祉。

到校、駐校相同?

廣告

坊間其中兩個混淆的概念是到校社工及駐校社工。如果用生活化的語言,到校就如家中有電器損壞,請師傅上門維修,單次單項完事就離開。駐校則如裝修及全面定期保養,有專人了解你的需要,共同設計,並監督施工及調整,完工後經常巡視,確保狀況良好,有問題即時修補。「先導計劃」的初衷在於透過幼稚園保護幼兒及支援其家庭,因此在學校建立一套普及預防及即時介入機制乃首要目的。試問有問題時才到校的社工又如何能達到此目的?

到校康復團隊兼任更省事?

目前有部分幼稚園參加社署的「到校學前康復服務試驗計劃」(「到校康復計劃」),服務團隊亦會按需要派社工到校支援。有意見便認為可利用該團隊,為幼稚園提供社工服務。這觀點表面上似乎更省事,但實質卻不然。「到校康復計劃」的目的在於支援已確診有特殊需要從而獲納入服務的幼兒及其家長,未確診的個案尚得不到支援,遑論關顧全校幼兒及其家庭的各種不同需要。「到校康復計劃」的社工與團隊均聚焦幼兒的康復訓練果效。讀者不禁疑惑,既然團隊的焦點是支援有特殊需要幼兒,保護兒童的工作最終會否因顧此失彼而被置於邊緣位置?再者,康復服務與駐校社工服務是兩種不同專長。常人也不會因為剛巧有水務技工上門維修水管,便認為反正都是技工,而請他順道修理家中損壞的電腦。保護兒童茲事體大,不可輕率地以驢代馬,單純的到校個別關顧服務與駐校提供整體支援兩者之間更不應混為一談!

駐校社工不需跟進個案?

有意見認為駐校社工的焦點在於預防工作,例如舉辦家長講座,所以如遇家庭問題優先考慮把個案轉介至地區的綜合家庭服務中心而無需跟進個案。背後的假設孩子年幼,沒有個別輔導的需要;至於家長,則轉介至各區綜合家庭服務中心跟進。作為幼教專業及輔導專業人員,充分明白幼兒亦會有個別輔導的需要,而且往往因言語表達及理解能力尚未完善發展,需更長時間及更針對性的輔導技巧作跟進。作為資深校長,亦同時了解要轉介家長至綜合家庭服務中心難度甚高。原因在於一般家長傾向接受相熟人士協助,若是涉及複雜家庭問題,家長為怕家事外揚,則肯定更難轉介至其他中心。再者,無論成功轉介與否,對學校而言,孩子仍然是在籍學生,家長仍然是學生家長,學校難道可以置之不理?駐校社工不沾個案輔導,完全是不可能的事。

社會能夠有多元意見本是好事,但保護幼兒之事卻不容混淆焦點。筆者期盼社會各方毋忘初衷,以兒童福祉而非行政方便為依歸,共同為保護兒童而努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