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休班警行山認無理「勿前進」指示被困 救援消防殉職 家屬斥:你有無良心

2019/3/25 — 19:40

殉職消防總隊目 邱少明(有線新聞片段截圖)

殉職消防總隊目 邱少明(有線新聞片段截圖)

現時長眠浩園內共有 14 名消防英雄,最後下葬的為 2017 年在吊手岩拯救被困休班警察情侶時殉職的田心消防局總隊目邱少明,其死因研訊今天開始。被困的休班藍帽子警員作供承認,他和女友在中途分叉路選錯路,可是他將錯就錯,結果被困懸崖,邱少明在拯救他時墮崖殉職。邱的家屬在庭上質問為何他揀錯路也錯下去,又央求他切勿再行山,由於家屬激動,死因庭一度休庭,警員在庭外向邱少明岳母致歉及鞠躬。

休班警認自己失策 女友被困後出現幻覺

邱少明多名家屬旁聽,包括遺孀、三名姐姐及一名兄長。家屬問溫祖榮為何行錯路也要繼續行下去,並指他的行為「可能害死很多救援人員」,今次更令小朋友失去父親,令家屬「仲要傷心多好多年」,又斥責他高估自己能力。溫祖榮向家屬致歉,他稱行經路段「要一級一級落」,而每級有一米深而且泥土鬆散,當發現行錯後,自己的裝備已不足讓他和女友折返。死者家屬問溫祖榮為何落到但上不到,又為何下山時沒發現泥土鬆散,質疑他是否高估了自己的能力,溫稱下山時「目測不到」泥土鬆散,承認高估自己能力,又自責自己「連累到拯救佢嘅人」,令他沒有全面顧及救援人員的安危,屬自己的失策,並稱自此已沒有行山。

廣告

承認見過「懸崖危險,勿前進」路牌仍前行

代表消防處的大律師在發問時向溫祖榮展示一張路牌的相片,上面寫著「懸崖危險,勿前進」,問他是否記得見過該路牌。溫祖榮承認有看到路牌,死因裁判官高偉雄隨即指「有個牌叫你唔好去你都要去」,温就指自己問路過的行山客,他們均指不太難行;而自己亦評估過後認為路段不太危險所以仍然前進,死因裁判官忍不住,「你信人哋唔信個牌」又質疑他是否想「上山睇風景」,溫指是想「穿過山頂線落山」。溫祖榮的女友沒有出庭作供,由死因研訊主任讀出其供詞。

廣告

溫祖榮作供完畢後,邱少明外母情緒激動,頻質問溫祖榮「你有無良心」、「我個孫無咗爸爸,你之前有無道過歉呀」,其他家屬出手調停,聆訊一度休庭。溫祖榮在庭外向死者外母致歉及鞠躬。

在溫祖榮作供前,邱少明的遺孀劉靜瑜供,她指和丈夫 2000 年結婚,2011 年誕下兒子,而丈夫加入消防處 30 年。二人最後一次見面在事發當天早上,到意外發生後即第二天清晨約 4 時,接到丈夫的死訊。她指丈夫曾指曾向她說過消防局內「唔係好夠人手」,裝備不足及「唔啱用」。

當日被困的警員溫祖榮,現時駐守新界南機動部隊。事發當日為 2017 年 3 月 21 日,他和女友一同行山,計劃由水浪窩經馬鞍山吊手岩,前往馬鞍山郊野公園,預計用 6 小時完成。不過二人在中途分叉路揀錯路,走入石澗叢林,又因地勢陡峭未能原路折返,卻繼續向山下前進,結果在約 9 米懸崖之下被困,於是當日下午 6 時 40 分報警。溫祖榮指入夜後天氣轉差,開始下雨,而且很大霧,能見度低。而他的女朋友開始發燒及出現幻覺,例如她指自己看到清晰山路、警車及消防車,欲行向懸崖,他即時阻止女友。救援的消防員約在晚上 11 時 15 分確認兩人位置,花超過 2 小時到凌晨 1 時 40 分才到達兩人被困的山崖上方,但當時消防員拯救裝備不足,需等待增援裝備。到凌晨5時半,他被告知搜救行動暫停,及後才知道有消防總隊目在吊手岩墮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