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任何仁之死

2018/11/7 — 9:45

任何仁

任何仁

剛看到《視點 31》報導收到消防處內部消息,將禁絕真人版任何仁,只保留卡通形象版本,理由據說為「有違正面英雄形象」、「意識唔係咁好」,我個心為之一沉,心噏了整個晚上。

有記者今早問我點睇任何仁,其實沒什麼特別,簡單地說,就是玩「膠」。若將這條橋套進任何一個商業品牌,所引發的討論絕不會那麼熱烈,這類典型低成本製作的騎呢網片玩法,商界近似的套路多不勝數,很難引起關注。

整個任何仁策劃的精彩所在,不在於其創意本身,而是消防處接受此創意這回事。

廣告

政府機構宣傳四平八正悶出鳥來是常態,消防處的一反常態,吸引了全香港的目光。

從創意角度分析這件事,關鍵是反差。

廣告

所以任何仁在 8 月以網片形式作為主角出現時,起不了波瀾,反而在正正經經的記者會客串演出,卻引爆全城關注。

理由好簡單:

在網絡上玩膠,Too Expected. Don’t bother me。

在穿著一身整齊制服一字排開坐定定的消防官面前玩膠,Are You Fucking Kidding Me?

後者的反差,比前者大得多。

消防處要教育公眾社區應急準備,改變市民固有思想,讓大眾明白即使非專業也可以幫忙救急,從意念傳播上不容易。這類內容太老正太離身,針唔拮到肉唔知痛,香港人對這類題材,集中力應該只比金魚好一丁點。

選擇以極端反差引起每個人的關注,正是針對一般人的冷漠。

任何仁醜嗎?醜到嘔。品味惡俗嗎?正是惡俗強化反差。

有醜化消防員嗎?我認為沒有。講到明任何仁代表任何人,所以一身藍色尼龍內的飛釘凸肚腩,指涉的不是颯爽英姿的消防員,而是同樣會飛釘凸肚腩的我,和你。

不特別欣賞任何仁的玩膠套路,不特別欣賞任何仁的粗製濫造。

但我樂見任何仁在香港出現,樂見消防處展現出反常的勇氣,樂見一個講求穩定的原生黑洞,散發出創意求變的光芒。

要明白在這類機構,容讓如此離經叛道的點子出世,是如何的難能可貴。

這個世界永遠有人思想較保守,熱愛現狀;有人思想較前進,擁抱轉變。現實是居高位者,保守居多。思想進步的高層爭取像任何仁這類怪招誕生,在內部分分鐘拗到牙肉出血,保守勢力阻止不了,也會用睇你點死的心態昅實,待機發難收服失地。

今次真人版任何仁被 DQ,是對香港創意界的一次打擊。大概短期內再沒有政府或保守機構,敢試一些瘋狂而有趣的點子,因為內部保守勢力必然如執到寶般振振有詞地說:「上次任何仁單嘢夠爆啦,最後未一樣收皮。呢啲嘢太搶太爆市民接受唔到嘅,做番啲大路穩穩陣陣嫁啦!」

任何仁出街,讚賞有之,但批評也無數。網絡是一個彰顯自我的 Ego 遊樂場,批評之聲總是特別響亮。一件事即使多人讚好,總人有持相反意見,以示自己特立獨行,不隨波逐流。創意教主萬中無一,但百彈齋主人人能做,無論出於口痕還是呃 Like,出於專業分析還是扮專業分析,都可以雞蛋裡挑骨頭。

似 AV 透明人間、山寨 Blue Man Group、低 B 當有趣,看到很多不同程度的指控,都有其道理及獨特見解。可惜這些或帶搞笑或帶憤怒的留言,必然成為高層中保守勢力發難對付進步勢力的子彈。

而這些子彈,現在已把任何仁槍殺掉。

在高舉言論自由的香港,我們固然要保障每個人發表己見的權利。我只希望今次任何仁之死,可以讓網民深思,在未來再次見到這類騎呢創意出現的時候,除了大力批評取笑一番之外,是否可以感受一下創作者背後那勇於破格的氣魄,而在結尾補回一句輕聲的鼓勵?

破格就是改變現狀,對未知作嘗試。變,可以變好,也可以變差,嘗試的過程可能產生變種異形。但我堅信不怕輸的破格精神,正是推動進步、孵化創意的燃料。

一個地方的創意土壤,取決於人民的視野,眼寬能容天下景;也取決於人民的氣度,心寬能容天下事。

網民慣性,得鋤人處且鋤人,悠然自 High。其實得饒人處且饒人,才是真正快樂。

不知什麼時候,尖酸誤當為幽默,刻薄誤等同睿智。

我們不是要盲目推崇劣質創作,只是學習話到口中留半句,理從是處讓三分。

我們不是要讚賞低質創意的內容,但可以讚賞敢於嘗試的勇氣。

我城的創意力,是香港任何人一同鼓勵出來的。

任何人,都可以救人。

任何人,都可以在創意的摸索跌蕩上成就他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