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小學生 IG 做代理賺錢疑被騙 負責人突「移民」解散團隊 律師:似層壓式推銷

2017/9/25 — 14:31

過去半年,Instagram 出現大量招募「學生代理」的廣告,聲稱「毋須返工」亦可迅速賺錢,而且「絕對合法」,成功吸引不少中小學生付款加入。但該「學生代理」團隊負責人,日前突然以「移民」為由宣布解散團隊,學生懷疑被騙,紛紛在團隊群組要求退款,亦有人在 facebook 專頁「名校 secrets」公開事件,稱之為「傳銷陷阱」。

《立場》記者接觸過數名參加計劃的中學生,有中一男生表示今年四月加入,至今花了 740 元,但一直未能「回本」,團隊解散後他相信該筆利是錢已血本無歸,坦言以後「唔會咁易信人」。另有學生向記者表示,計劃肯定是「呃錢」:「入咗無幾耐,賺都無賺過就散咗,佢一定唔會退錢啦,點會無啦啦移民都有。」

今年初開始,年輕人常用的社交平台出現大量針對中小學生的「代理」招募廣告,據統計,每月 Instagram 平均出現 3,000 條以標籤 #學生代理 的新圖片。

今年初開始,年輕人常用的社交平台出現大量針對中小學生的「代理」招募廣告,據統計,每月 Instagram 平均出現 3,000 條以標籤 #學生代理 的新圖片。

廣告

針對中小學生 賺錢前先要買軟件

廣告

今年年初開始,年輕人常用的社交平台 Instagram 出現大量「學生代理」招募廣告廣告,每月平均有3、4 千條。不少「代理」撰文稱參與計劃可賺取大量零用錢,並以鈔票、銀行入數紙、韓星、美食等圖片作招徠,標榜「中小學生只要有手機,就可賺錢」。上載廣告的帳戶一律以「we.」字頭命名,是團隊負責人名稱「Wendy」的簡寫,該團隊年中聲稱已有超過 2 千人參與,大部分是香港學生。

記者近月曾接觸多名「we 團隊」的「學生代理」了解詳情。據悉,代理工作主要透過推銷各種國產手機軟件,賺取佣金。但要成為代理必須先買一套軟件,價錢由百多元至三千元不等。成為代理後,只要成功找到「下家」購買軟件並加入團隊,便可獲得軟件價格約 4 成的佣金,以見面或銀行入數形式「出糧」。換言之,代理只要成功找到兩人加入,其實已近回本。此後若繼續招收新人,佣金便源源不絕。

這類「IG 代理」廣告,不少都會以鈔票圖片作招徠。有中一學生對記者表示:「見咁多人攞過錢,就冇防備心。」

這類「IG 代理」廣告,不少都會以鈔票圖片作招徠。有中一學生對記者表示:「見咁多人攞過錢,就冇防備心。」

記者在學生介紹下,被加入到代理團隊一個「培訓」群組,內有超過四百人。有職員向新加入的代理表示,只要使用團隊提供的鈔票、入數紙圖片,製作廣告,努力在 Instagram 宣傳,不難找到新人,「如果客人有心想做代理,主要同他們傾多些偈,你要找他們花錢的源頭,自然就可以以此引誘他們加入。」

小六生做「代理」:愈遲開始愈蝕底

中三學生阿風(化名)向記者表示,數月前在 Instagram 碰巧瞥見招募廣告,付出四百多元零用錢,購買「安卓精靈」手機軟件,並成為代理。他向記者表示,中學生平日要讀書又要參與課外活動,空餘時間不多,但代理工作簡單,時間彈性,正適合學生參與。阿風稱自己已成功介紹了身邊一些同學參與。

今年小六的美茵(化名)年中亦付了百多元加入。她形容,家人平日雖然有給零用錢,但數目不多,故此當上代理,希望賺多些錢實現到韓國當「演藝圈練習生」的夢想。美茵又用成年人口吻,游說記者加入:「市面有很多成功的例子,愈遲開始愈蝕底,愈早開始賺得愈多,還可以有獎金,你話抵唔抵先?」

據記者了解,有不少早期加入代理團隊的學生,都透過介紹新人加入而成功「回本」,甚至賺錢。但及至近月情況已漸飽和,有代理抱怨「新客」難尋,亦有代理投訴負責人「拖糧」。

今年 4 月才加入的中一男生大強(化名),成為代理後,跟隨團隊指示在 Instagram 製作廣告,但客人不多,至今從未成功「開單」 。他試過向身邊同學埋手,但大多以「怕回唔到水」婉拒,大強當時並不擔心:「我見咁多人攞過錢,我冇防備心,冇驚。」

負責人突解散團隊 中學生鼓噪:肯定係呃錢

9 月中,團隊職員突然下調所有代理軟件的售價,稱是「優惠期」,吸引更多人加入。至星期日(24日),被學生代理稱為「阿大」的負責人突然公布,因為要「移民」而解散團隊,稱近一星期加入的新人可獲退款,其餘代理的款項則會「慢慢分批比反(返)大家」。惟負責人昨午之後再無新訊息。

不少學生代理均在群組表達不滿,有人聲言已報警,並上載網上報案的圖片;有自稱中二學生的代理留言指,「我家貧窮,我想幫爸爸媽媽分擔家費,用自己的錢入會,如果不能退錢,我不單子(止)沒有錢賺,好像還把錢丟進海」。

有暑假才加入計劃的中學生向記者表示,肯定自己已被「呃錢」:「入咗無幾耐,賺都無賺過就散咗,佢一定唔會退錢啦,點會無啦啦移民都有。」她又指同校亦有學生受騙。

中一學生大強最初花了 $740 加入,全為錢罌裡的利是錢,連家人都不知情。團隊解散後,他預料錢「九成九攞唔返」,表示心痛,卻束手無策。他又聽說整個團隊都可能犯法,感到擔心。

新團隊 新廣告再現

記者昨晚在 Instagram 再次搜尋「學生代理」一詞,發現「we.」字頭的帳戶已不活躍,改為一個名叫「san」的團隊開始出現,而且有人在剛解散的學生代理團隊群組中宣傳。「san」團隊聲稱與「we」團隊不同,不是做「代理」,只是透過拉人入會獲得酬勞,甚至有底薪,受薪形式與 we 團隊一樣,都是透過發薪日或者銀行、微信紅包形式,並指團隊剛開始,在 10 月 14 日將會發薪。

近日 we 團隊已不活躍,同一時間以類近形式經營的 san 團隊開始出現。

近日 we 團隊已不活躍,同一時間以類近形式經營的 san 團隊開始出現。

目前,香港有《禁止層壓式計劃條例》(下稱《條例》)監管商業機構,根據《條例》,如果參加者付費參與某計劃,其主要誘因是單憑「拉人頭」(即介紹新參與者)得益,則該計劃便是層壓式計劃,屬於違法。

律師:計劃具層壓式推銷特徵 或違法

大律師陸偉雄對《立場》表示,既沒有實質貨物,又招收會員生利的,只算是最典型的層壓式計劃。但近年不少公司為免違法,「會加一些看似有價值的實體貨品,或者軟件,虛無飄渺的,用此方式去迴避。」然而《條例》亦列明,即使一個銷售計劃表面上涉及貨物買賣,仍有可能屬於「層壓式計劃」,關鍵在於銷售的所謂物品,是否真的有價值。

陸偉雄認為,上述學生代理計劃明顯帶有層壓式推銷的特徵,但是否真正違法,仍須由警方定斷。他又指出,假如計劃違法,除了有關公司,所有計劃參與者,即一眾中小學生,亦可能觸犯串謀詐騙的罪行,「法律責任上,他們跟(計劃的)始作俑者沒有太大分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