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誠實使用上帝

2018/8/16 — 13:24

Claes Moeyaert《Sacrifice of Jeroboam》

Claes Moeyaert《Sacrifice of Jeroboam》

(《列王記上》 11 至 14 章,約翰福音 4 章)

基督徒有甚麼言行能一下子激嬲全世界呢?相信虛偽必是其中之一。不難在網上在人背後的聽到基督徒的虛偽:口裡敬虔卻是做盡壞事,假稱謙卑但又寸步不讓。一眾高官議員不少也自稱為基督徒,但言行往往為人詬病。筆者認為信徒的虛偽與他敬拜的態度上帝有關,一個連上帝也利用的人不會真誠待人。不過信仰敬拜不易觀察,怎樣才是不誠實的敬拜(甚至是不誠實使用「上帝」)?那就要從「丘壇」這聖經故事說起。

和合本聖經翻譯的「丘壇」原文是「小丘」(הַבָּמָ֔ה),原泛指拜神的地方,在列王記開始卻成為北國興亡的關鍵。在歷史上耶羅波安的功業非淺,經文記載他建造示劍和毗努伊勒兩個市鎮。可是耶羅波安為了保住權位讓人不上耶路撒冷敬拜而另立金牛犢,又准許在丘壇上以非利未人作祭司和獻祭。這一方面開始了以色列人的宗教混亂;另一方面以屬靈包裝的一己陰謀。不要以為金牛犢是其他神明,他所作的和出埃及記第 32 章亞倫為以色列人鑄金牛犢一樣,所以有論者認為耶羅波安是以宗教上「復元運動」達成其背後的動機。當宗教和私欲兩個問題是一個銀幣的兩面,那誰才是上帝?先知示瑪雅對耶羅波安的宣判中,把另立「別神」和拜偶像的罪分開。這個「別神」就是把信仰也只是他欲望的工具,就是沒有把上帝當作上帝。

廣告

那麼,怎樣才是真敬拜呢?

大約九百年後,上帝的兒子和一個撤瑪利亞婦人談天,「我們先祖在這山上敬拜,你們卻說耶路撒冷才是人該去敬拜的地方」。南北國滅亡後帝國移民轉粟的政策,産生了撒馬利亞人與以色列人的民族仇恨。「婦人,相信我吧,時候將到,你們敬拜父,不會在這山上,也不會在耶路撒冷」,耶穌如是說。撒馬利亞人為了證立基利心山的敬拜改了五經,與耶羅波安因私意立金牛犢並無分別。一方面說自己敬拜神,但另一方面堅持一己方式和目的不是真敬拜,只是個不願交出權力的矛盾。故耶穌說:「真誠敬拜的人要以靈以真理敬拜父,因為父正尋找這樣敬拜他的人。神是靈,敬拜的人必須以靈以真理來敬拜」。無偽(誠實)的動機(心靈) 就是順服。任何人順服於神,就是獻上無偽的自己為敬拜。

廣告

「誰能登耶和華的山 / 誰能站在他的聖所 / 就是手潔心清,意念不向虛妄 / 起誓不懷詭詐的人」(詩篇 24 篇 3 至 4 節)。一如香港俚語「見得人還得神」,敬拜和生活的要求不能分開。可是近年以屬靈包裝陰謀在教會圈子時有所聞。無論是沒完沒了堂會糾紛和分裂,神級牧者的醜聞或是近來熱議的 #churchtoo,不難找到一坐又一坐的「丘壇」、一個又一個比上帝重要的隱藏議程。不誠實使用「上帝」者,沒有順服也沒有把上帝當作上帝。平信徒的行事為人也是一樣,一方面強調生活上職場上見證,有沒有同樣無偽地面對一己的軟弱和錯誤而與人和好呢?還是只在言行誠信被質疑的時候,以信仰成為擋箭牌呢?在今日強調敬拜的同時,信徒應當反思。

 

原刊於《時代論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