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笑置之

2017/6/17 — 6:10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提供圖片

【文:陳韋安】

年紀大了點,面對事情,開始學習一笑置之。

人大了,閱歷多了,城府深了,每當目睹事情的荒謬、無奈、醜惡與愚昧,改變不了,甚至反過來攻擊自己。此時,開始體會「一笑置之」的道理。別誤會,我所謂的「一笑置之」,不是純粹人生處事之智慧種種。我想說的仍然是神學——我自己對「一笑置之」這句話背後一點點卑微的神學反省。

廣告

首先要確定的是:「一笑」其實不能「置之」。面對世界的黑暗、社會腐敗、人的愚昧,無論哭與笑都無法解決問題。笑,不是回避問題。我從前曾寫道:「快樂不是無視世間的痛苦。」(參《快樂的慣性收視》)面對黑暗,我們不能一笑置之,更不應一笑置之。「一笑置之」常被理解為置身道外的灑脫。放棄了。看化了。不玩了。滄海一聲笑。「笑」,被視為「棄隱江湖」的高尚心境。不,我不是說這個。一笑置之不是快樂的犬儒。

或許,容讓我先分享神學家巴特(Karl Barth)筆下的莫扎特。巴特是一個莫扎特迷。他曾說:「假若他日我到達天堂,我第一時間會先拜訪莫扎特,然後我才會找奧古斯丁、阿奎那、路德、加爾文與士萊馬克。」為何巴特會如此迷上莫扎特呢?原來除了音樂理由,還有一個神學理由。巴特在《教會教義學》(Kirchliche Dogmatik)的第三冊談論上帝護理中的「虛無」(Nichtige),卻突然加插了一段有關莫扎特的小插曲。

廣告

論到世界的黑暗,巴特認為,莫扎特恍如一雙從上帝而來的耳朵。莫扎特能夠聽見上帝的創造恩澤,並且將他聽見的恩澤寫成樂章。不過,巴特強調,莫扎特並非「離地」無視世間的黑暗以及人性的醜陋。只是,莫扎特卻仍壓倒性地聽見上帝的美善。這「聆聽」讓我們縱然聽見世上的幽暗,卻不以為是全然黑暗;發現問題,卻不以為全然錯誤;發現悲劇,卻不至於絕望。因此,巴特說,面對人間的黑暗,我們須要不帶憎恨地(ohne Ressentiment)、公允地(unparteiisch)聆聽上帝的創造恩澤。「不帶憎恨」、「公允」這兩字實在可圈可點——

憎恨沒有錯,只是不夠準確。

黑暗是現實,卻不是現實的全部。

因此,讓我們學習公允地在黑暗中聆聽上帝的恩澤,在醜陋的人羣中仍不放棄細聽上帝的美善——這正是我們「一笑置之」的神學理據。不是放棄。不是逃避。不是犬儒。一笑置之,因為我們有勇氣追求一幅更真實的圖畫,更願意公允地評價上帝的創造。有人說,巴特說過如此的話(這句倒沒有出處):「笑聲是世上最接近上帝恩典的東西。」(Laughter is the closest thing to the grace of God)。笑聲本身沒有任何價值。它沒有任何力量,也解決不了任何問題。微笑,卻是願意承認——在一切的醜惡與黑暗中,仍然存在一道上帝的光輝。

這正是兩種「一笑置之」的分別。基督信仰的微笑,不是人世間的智慧盤算。它從來都不是智慧,而是發現——發現上帝一直存在的恩典。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