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名公立醫院醫生,對醫學界「保護主義」的意見

2018/4/10 — 18:06

圖片來源:醫院管理局

圖片來源:醫院管理局

【文:中產平民】

就著本地醫護人員短缺的問題,財政司司長陳茂波公開批評醫學界保護主義令醫生流失;香港醫學會前會長蔡堅亦就有關問題發表言論,但似乎普羅大眾選擇偏聽 。就著有關問题,筆者有幸訪問一位在公立醫院工作近十年的前線醫生。他概嘆市民早已被傳媒誤導,誤以為醫學界出現嚴重的保護主義形成人手短缺。以下是該醫生就有關問題的意見:

「自己在公立醫院工作了十年,接觸過香港兩間大學畢業的醫生 ,也接觸過不少來自五湖四海的醫生,包括美國、英國、澳洲和內地醫生。如果你要問我是否同意引入更多海外醫生,我會答你無任歡迎!只要你願意來、只要有能力, 我們這批前線醫生絕對歡迎多一點海外畢業的醫生來港工作 。跟本地 畢業生相比 , 海外畢業的醫生多數早已在畢業的國家工作要幾年, 基本的運作例如抽血 、看x光、 打點滴、收症駕輕就熟 。相反,本地新畢業的醫生們經驗尚淺,仍需要不斷的教導才能上手 。如果讓我選,一定會選跟在海外畢業已有幾年工作經驗的醫生合作, 因為 我可以較有信心把工作交給他, 簡單來說就是可以「即食」。

廣告

但是否放寬醫生註冊便可以吸引更多海外醫生來港就業,即時解決人手問題?我的答案是否定的。首先,內行人會告訴你一些 醫管局和政府 不敢向你坦白的秘密。 就像我工作的部門為例 ,上年2月有一位同事請辭, 但相關的空缺卻要等到七月才填補。高層的解釋是由於那位同事 辭職的日期橫跨了一個財政年度,所以不能立即撥款給我的部門聘請另一位醫生取代,結果便造成四個月的真空期,令其他同事工作量大增。 就是這些僵化的規條 ,令部分部門 即使有職位空缺也不能夠即是聘請有志加入的醫生 ,令人手短缺問題 無謂地拖延。

除此以外,部分很受歡迎 的部門其實工作量大得瀕臨崩潰,一個人要當1.5甚至兩個人的工作,導致流失率極高。但即使每年有意加入並求職的畢業生 人數遠超 能提供的職位空缺, 醫管局的高層仍不願意檢討人手短缺的問題,向相關部門增加職位。所以即使相關部門每年能夠完全填補所有空缺,但人手問題其實只是在吊鹽水 ,未有認真解決過。

廣告

大家亦不妨留意幾個很關鍵的數字。 首先2015年政府削減了醫管局共五億元的撥款。 為何醫管局人手短缺,政府仍然堅持削減撥款 ,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明明政府擁有巨額盈餘, 根本無需向醫管局開刀, 甚至應該增加撥款、加開職位、挽留人才。但特區政府反其道而行, 令資源緊拙的醫管局雪上加霜。 前線醫生看不見將來, 即使離開公立醫院到私營市場人工只是持平, 工作量亦未見得有所減少, 甚至要冒更高的風險, 他們也不願意留在醫管局工作。因為他們都不齒特區政府和醫管局高層冷血的行為 ,每年只顧跑數, 希望用最少的人手,服務與日俱增的病人。每當遇上問題便外推出比賣血更可憐的特別補償計劃, 半強制前線員工放棄僅餘的休息時間,為醫管局賣命 。面對如此刻薄的老闆, 前線醫護人員全部都心灰意冷。 我部門上年離開的同事並非為錢離開公立醫院 只是希望可以準時放工, 能夠抽多一點時間陪伴正在就讀小學的兒子, 希望自己的兒子還能夠記住爸爸的樣子。特區政府一方面削減醫管局能夠聘請更多醫護人員的資源, 一方面批評醫生的保護主義居心何在? 假如醫管局在過去兩年能夠擁有多五億元撥款, 根本就可以招聘大量前線醫生或者用作挽留現有人才。 但錢被政府拿走了多了醫生來香港又如何, 醫管局有錢吸納他們嗎?

第二個關鍵的數字便是醫管局去年虧損超過十億元但高層卻可以大幅加薪。 首先這十億元的虧損代表醫管局入不敷支, 所以即使突然之間出現大批海外畢業的醫生, 醫管局都不可能即時吸納他們, 因為醫管局 根本沒有足夠的錢去請更加多的人。但與此同時一批尸位素餐高層卻可以加薪近8%。換轉是其他上市公司, 如果出現這一筆糊塗賬, 相信股壇長毛 David Webb 早就將這公司列為50隻不能買的老千股。 但醫管局的運作比老千股可能更黑暗 .因為醫學界沒有 David Webb 也沒有證監會。 明知醫管局高層管理失敗 ,但視若無睹 ,更容許他們年年加薪, 毫無問責精神可言!

而以上的因素, 基本上已形成了一個惡性循環。 醫管局本來就不夠錢, 但一批高層罔顧前線的需求, 只顧自己年年加薪, 結果浪費在高層那裏的資源越來越多, 前線能夠分到的不斷壓縮; 與此同時病人人數因為人口老化和新移民的湧入不斷攀升; 在前線人員數目減少病人數量增加的情況下,  前線醫護人員的工作環境越來越惡劣, 試問又怎能夠吸引海外畢業的醫生來港就業?

 

原題為〈局內人對保護主義的意見〉

作者個人簡介: 一個被認為是又自以為是中產的平民百姓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