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你害怕被關閘嗎?

2017/10/25 — 16:16

可不可以留一點空間,停下來欣賞途中風景,看看途人笑顏、聽聽打氣聲,多嚐一點人情味。
Credit: mrhayata / flickr

可不可以留一點空間,停下來欣賞途中風景,看看途人笑顏、聽聽打氣聲,多嚐一點人情味。
Credit: mrhayata / flickr

前幾天在某馬拉松群組看到一個「有趣」現象,就是有部分參加者因害怕自己被派到後面的起跑區而寄電郵給大會,要求更改自己填表時的預計完賽時間。幸有正義版友立即提示:「現在這個時候最重要的是努力練跑吧?」

想起來,因跑速慢、列隊被排在大後方,我的富士山馬和那霸馬都終告「落馬」,但我在後來的報賽中亦沒有因此誇大或試圖虛報自己的預計完成時間,關閘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應該在意的是自己實力不足。很想知道,那些害怕被關閘的跑友,在跑一場馬拉松仍是為「害怕被關閘」,仍是活在別人的「框架」下,馬拉松對他們來說,到底是考試,還是舞台?在我而言,若一場馬拉松,因著路上各方的支援,讓我能在賽道上將自己最好的一面去呈現出來,把平日的練跑、將腦海中的計劃實現,就已極具意義。如果害怕被關閘,要不自己再努力一點練跑,要不,最好選個閘門寬鬆的。

渴求他人認同固然是人的天性,做符合一般世人標準的事去取得認同確有其必要性,但可否保留一部份的價值由我們自己來定義?

廣告

我想,馬拉松的世界在這裡有一個很好的平衡。

這個年代,人人都怕輸在起跑線,就是最害怕被關閘的一刻。做家長的,最怕孩子在這一關輸掉了,就永無翻身之日,他們無可奈何地被滾入惡性循環當中。孩子在這種環境之下成長,競爭意識自然強烈。他們錯覺以為世界是一個「零和遊戲」,別人勝出了,便是自己輸掉了。因著一份對「永無翻身之日」的恐懼,惡性競爭和壓力由此而起。然而,在高度競爭的社會,我們得到什麼?有沒有更好的健康或人際關係?有沒有得到更高的幸福感?我想這一點,大家心中有數。

廣告

在起跑線下落後的、在途中迷失的,在這種競爭模式下墮後的人,只能淪為別人眼中的「廢青」,沒有人再有空看上一眼。如果社會所提供的環境,是一個有相對公平機會的環境,情況又會否不一樣?

幸好,在馬拉松的世界,能獲得掌聲的,往往不只是頂前的精英。在一般馬拉松賽事當中,每一位完成者都能擁有完成牌,只要是盡過充分努力的都值得獲得獎勵,而不是只有為數極少的高速跑手才有資格得到掌聲和尊重。我想,這就是馬拉松賽最迷人之處。

可不可以每個人都擁有自己的步伐,而不是只一味栽著頭,向前衝,崇尚單一價值。可不可以留一點空間,停下來欣賞途中風景,看看途人笑顏、聽聽打氣聲,多嚐一點人情味。可不可以認清楚,人生並不是一場與別人的競賽,而是一場跟自己的較量。

人の一生は重き荷を負って遠き道を行くが如し、急ぐべからず

人的一生如負重荷走遠路,不可急也。

《東照宮家康公遺訓》

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