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1984》與香港人的《中國夢》

2018/11/13 — 14:09

馬凱(圖左)、馬建(圖右)

馬凱(圖左)、馬建(圖右)

《金融時報》亞洲版編輯馬凱幾日前被特區政府拒絕入境。流亡英國作家馬建來港演講先是被大館取消場地,轉借南豐場地又被拒絕,到最後又峰迴路轉恢復原有安排。

馬凱嘆謂將要重讀 Orwell 描寫極權主義的名著《1984》;馬建這次來港,也順道宣傳他那本新作《中國夢》。對香港來說,他們兩人這次來港的遭遇及提到的這兩本書,是否又可以被解讀為帶著微妙的政治隱喻?

George Orwell 的《1984》已經讀了好幾遍,電影也看過。作家的洞見及文學感染能力真的令人佩服。小說當然不是現實,但眼見香港及中國的社會及政治現實卻真的越來越接近小說。有人說現實可能比小說更荒謬,因為小說要 make sense,現實有時卻可以是很不 make sense 的。

廣告

還未有機會去讀馬建那本新作,不知道他會怎樣寫。馬建以前寫的很多本作品,都是以中國為背景。沒有讀過他的所有作品,不知道他有沒有在小說中談到香港的情況。但他曾經在香港生活過,香港是他流亡海外的跳板,他對香港在當前中國政治大格局下的困境,應該還是十分清楚的。

他其中有一個作品《北京昏迷》(Beijing Coma),主人翁在天安門六四事件中被槍擊,昏迷十年後從昏迷中甦醒,醒來之後看見的社會現實與六四事件之前他眼中的世界作對照,暗喻在極權體制底下的夢想破滅,也諷刺社會變得昏迷麻木。

廣告

這一次他在香港的演講會說到,難以想像《1984》中的極權社會,竟然會完整地搬到中國。不知道他那本新書《中國夢》,有沒有對此作更具文學感染力的描述。

說回歸的「中國夢」已到荼靡,這個「中國夢」當然是中國政府口口聲聲說的「國家統一大夢」的一部份。香港人是否人人都分享這個夢,今天自是有不同的說法。但在香港回歸安排的討論過程中,承諾過的「一國兩制、高度自治、港人治港」,其實就是確認了香港要與國內不一樣,要維持香港原有的制度及生活方式不變。如果能夠做到這一點,香港回歸中國便不會變得如當年想象那麼可怕、或如今天感覺那麼可厭。

如果香港這一種回歸方式得以成功,說不定就可以垂範台灣,成為兩岸長遠和平統一的一個選項。無論今天香港人是否仍然同逐這個「國家統一夢」,又或者是否早已是同床異夢,但無可否認,在回歸前及主權移交後一段不短的時間之內,調查顯示「支持兩岸統一」或「反對台獨」的香港人曾經佔了大多數。到了今天,趨勢卻是向相反的方向走,台灣甚至已經成為不少年輕一代心目中逃離中國魔爪,作為避秦桃源的首選了。

馬凱及馬建,一個是資深的新聞工作者,一個是從事文學創作的作家,他們的工作範圍及事業,都是圍繞着新聞自由、資訊自由、創作自由、表達自由及言論自由。這些應該正是香港是否能夠成功推行一國兩制的最核心指標。

馬凱作為外國記者會的執委,八月時主持了陳浩天那個演講會。特區政府說不出民族黨或陳浩天的言論犯了什麼法,無法可執。想聽聽這種言論的組織就成為被追殺及追究的對象。馬凱主持了那個演講會,便受到香港特區政府的迫害。這向國際社會展示了一個怎麼樣的新香港?所謂「不會就個別個案作出說明」,其實正好向香港人及全世界說明了很多。

至於要取消馬建演講會場地安排那件事,政府說只是大館管理當局的決定,與政府無關。事實是否如此,當然還有待考究。如果說特區政府對這個決定真的是毫不知情,就真的令人覺得匪夷所思了。大館的總監在作出這個決定的時候,真的完全不會考慮到特區政府會被拖落水嗎?他真的愚蠢到不會就這個決定向特區政府打個照會?

假設真的只是大館的總監自我審查,那可能各界都要想一想,為什麼一個從事推廣文化工作的組織,竟然也會如此自我閹割?這個組織是在推廣提升香港人的文化生活水平,還是要扼殺香港的多元文化?背後是不是也反映了香港社會深層的政治力場正在製造一條一條的政治紅線,讓這些管事人心領神會自劃豬圈。

馬凱想重讀那本《1984》,馬建的新書又不知會說一個怎麼樣的《中國夢》。自從 1984 年中英兩國簽訂《聯合聲明》之後,中國式噩夢其實已經逐步演變成為今天香港的生活現實。有幾多香港人還樂於回顧重溫這一段始於 1984 的歷史,香港人的中國噩夢還要發到幾時?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