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點指兵兵

2019/6/11 — 15:17

舊灣仔警署外示威者被警察包圍

舊灣仔警署外示威者被警察包圍

有一種古老遊戲,曾經成為一套香港新浪潮電影的片名,叫《點指兵兵》。兵負責捉賊,但怎樣分兵賊?由命運決定。小孩各自豎起手指公,一隻套一隻,成鍊狀。一人負責點手指,點出兵和賊。

電影《點指兵兵》截圖

電影《點指兵兵》截圖

廣告

現實世界中,做兵做賊,沒這麼兒嬉。但做兵是否正義化身,其維持社會安定的行為是否可敬,卻沒一般人所想的理所當然。關鍵不在於人的本性,而在於體制,在於所處社會由怎樣的政府管治。同一班自命中立、只執行上級命令的兵,行善抑或行惡,視乎替甚麼類型和性格的政府服務。一個極權政府,設法維持社會安定,讓人民像螺絲釘一般貢獻國家,任管治者取利;就算人民備受欺壓或虐待,都不敢反抗,一反抗,就被國家機器施以武力鎮壓。這樣的兵,即使無傷害平民百姓的本意,也在維持治安的過程中成為了共犯,是極權政府的幫兇。

其實一個國家的兵,和黑社會的打手有幾分相似。同樣層級分明、服從性強,而且會動用武器對付異己,捍衛自身效忠對象的根本利益。試想像一個收陀地、把地盤管理得井井有條的黑社會,突然成為一個國家的政府,黑社會大佬當上元首,便修改家法,禁止打手濫用武力和濫收保護費,又立法保障繳交保護費者的權益,並成立一個獨立仲裁機關,處理投訴和違反(政府與人民共同制定的)契約之行為,連由各堂口一人一票選出來的黑社會大佬,都要服從這個仲裁機構的判決結果,他的手下當然不例外。

廣告

相比起一個權力集中在少數管治者手上的國家,國民的人權和選舉權利不受保障,究竟一個進化了的黑社會,抑或向來專制獨裁的國家,更值得人㨂在當中過活呢?又,前者的打手和後者的兵,哪個更接近正義的化身,在維持社會安定時,更能得到人民的尊敬和愛護呢?

答案未必最重要,反而一顆開放的心靈,對兵賊,對正邪有更多想像的可能,對追求一個更可取、更適合平民百姓生活的社會,是更不可或缺的。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