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黎明前的黑暗

2018/6/12 — 20:37

《蝙蝠俠 — 黑夜之神》電影截圖

《蝙蝠俠 — 黑夜之神》電影截圖

風蕭蕭兮易水寒。到了這個地步,重要的事情已落在我們肩上。

不是說被判入獄多年的本土抗爭者不重要,但他們已做好力所能及的事情。監獄是侷促的,外面卻是廣大的,我們能做的事就更多,也更重要。

黎明前的黑暗係至撚黑暗,我們不應期望監獄裡的人為我們帶來光明,我們應該在外面找尋蠟燭,為他們帶回一點光明。即使無法帶來普天下的日照,但至少是一點火光。到他們出來的時候,起碼整個世界不是那麼昏暗,這是外面人的責任。

廣告

因此要記著憤怒,要記著失敗的屈辱。悲哀卻只會折磨人,永恆輪迴的。悲哀的盡頭還是悲哀,不會帶我們到任何地方。所以我們要摒棄對很多事的幻想,用新的方法做人和做事。

我們對法治有幻想,所以摒棄吧。傳統政界社運界還會存在,但不要聽他們的。他們也叫流亡海外的抗爭者回來承擔,回來受審,不斷灌輸要相信法律。這種灌輸,就像悲哀一樣,只會令我們不斷受苦,卻一無所獲。

廣告

悲哀是沒有意義的,它只是生命無法找到出路,過剩的精神,像蛇一樣自我綑綁。例如我們相信議席可以帶來甚麼改變,這也是幻想,我們錯誤地將所有資源和精神,都投資進去,終於血本無歸。所以摒棄吧,不摒棄,我們無可能找到其他生路。

也不要怪罪那些流亡的人。他們留下,只會一齊坐;雙方在控方分隔盤問下,可能彼此矛盾,最後也許連「煽惑暴動」也一齊入罪。更不要以為流亡者在外面過得很爽。沒有身份的人,不能工作,沒有正常社交,甚至連生病也沒有醫生看。流亡到外面,只是另一種坐監方式,在一個更大的監獄而已。

如果大事暫時無可奈何,小事就要更認真的做。個人的事很小,但努力去做,也終於會有成果。結交多點朋友,擴大自己的網絡,跨國的更好,不管是政治還是民間,生意還是私情,總之有網絡總是好的。到時他們要找人幫忙,也許你認識的人之中,會有人幫得到忙,能夠提供物質或各種保護;

不要忘記一切,也不要教條僵化,有資源就要盡量拿;賺多一點錢,道理也是相同;

有上升軌道的,就上升吧,社會需要他們做意見領袖,必要的時候,為弱者說公道話;

對自己好一點吧,不要想破了頭,不要壓垮自己,因為我經常壓垮自己。兩年前有個理大女生自殺,留下的遺書最近曝光,說自殺是為了在暴政底下,尋回一點自尊。這幾年那一百幾十個自殺的年輕人,有多少是被絕望感壓垮的呢?

雖然不容易,但生存吧。世界藐視你,你也不妨藐視世界。不妨承認世界是充滿敵意的,始終在尋找機會去壓垮你,但我們不能讓祂如願。

如果跌倒了,再起吧;遭誤解、侮辱、誣陷,忍耐吧,吞下吧,生存吧,發展吧。他們會寧願我們摸黑生存,也好過被自己壓跨。他們置身於那場抗爭的初衷,不是為了帶來絕望,而是想在黑暗中帶來火光。

《蝙蝠俠 — 黑夜之神》的蝙蝠俠被小丑迫到了絕境,這樣問老僕人:

「很多人被殺,阿福,你認為我要怎樣做?」

僕人答:

「忍耐吧,少爺,領會吧,他們會憎恨你,但這就是蝙蝠俠的主旨:他可以被放逐,但他可以作出正確的選擇,一般人無法面對的正確選擇。」

魯迅這樣說:

「假如一間鐵屋子,是絕無窗戶而萬難破毀的,裡面有許多熟睡的人們,不久都要悶死了,然而是從昏睡入死滅,並不感到就死的悲哀。現在你大嚷起來,驚起了較為清醒的幾個人,使這不幸的少數者來受無可挽救的臨終的苦楚,你倒以為對得起他們麼?……然而幾個人既然起來,你不能說決沒有毀壞這鐵屋的希望。 」

這社會的大部份人,因為自身利益穩固,以及六四的屠城心魔,早已認命,認為世界是無法改變的,他們會討厭,會詆毀這少數大嚷起來的。

所謂「一般人無法面對的正確選擇」,就是說出真相,拋棄幻想,體現到「又傾又砌、請願絕食、循序漸進、相信法律……」的那一套,根本無法拆掉鐵屋哪怕是一塊磚頭,反而會令我們更受苦,又不知道受苦的原因是甚麼。佛教叫這做「無明」,社會主義叫這「意識形態」,即是那些令我們不知道自己為何跌倒,為何痛苦的虛假觀念。

人民苦不堪言,想改變,卻不想聽見噪音,所以初一之後,所有政黨都在譴責他們。這就是人民,永遠都是後知後覺,甚至始終不知不覺;身懷絕技的七個武士,在幫助完農民之後,就會被忘掉,甚至可能連紀念都沒有。

的確這條是一條孤獨的路,易水是一條很冷的江,但他們沒想過嗎?他們不是不知道的。為甚麼壯士還是一去不復還呢?他們的肩膀也不是很強壯,但因為歷史這樣要求他們,之後也會這樣要求我們。回應歷史,擔起時代,這是知覺者的責任。

歷史和時代,聽來很大,但還是由自己開始。生存和發展吧,令自己進步吧,不要停留在小圈子的爭風呷醋、不要在匿名討論區的匿名討論串花費力氣。就算做不到,至少生存下來吧。

即使很多年之後,他們退隱了、改變了、放棄了,我們不會失望。因為他們已經犧牲了太多,這條路從來不應由一個人一群人走到底。我們將來的進步,只是回應今日的他們,與將來無關。

《蝙蝠俠 — 夜神起義》電影截圖

《蝙蝠俠 — 夜神起義》電影截圖

《蝙蝠俠 — 夜神起義》裡面又有一段是阿福和蝙蝠俠的對話。當時僕人知道少爺的體力已經走下坡,卻因為無法放下回憶的陰魂,執意要重出江湖對付新敵人。僕人說:

「我有一個幻想。我會想像有一日,我看見你在幾張檯之外,跟你的妻子同席而坐,或者還有一些孩子。你不會跟我說甚麼,我也不會。但我們都知道,你放下了,你感到快樂。」

走的人值得尊重,正如無疑送死的人,也是另一種英雄。那段對白的下一句是:

「我從來不想你回來葛咸市,因為我知道這裡只有痛苦和悲劇。我希望你的人生能擁有更多。我現在都這樣想。」

這也是我想對他和他們說的心裡話。

 

原刊於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