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鬥爭被選中的小孩,成為治港政策指導思想

2018/10/19 — 14:53

作者按:圖片與文字無關(網絡影片截圖)

作者按:圖片與文字無關(網絡影片截圖)

中國政權再次取消劉小麗選舉資格,行政部門給出的原因,鄙人在 10 月 4 號已經寫過出來,就是劉小麗在 2016 年本土派「行先一步」、遭政權取消資格的時候,曾經與眾志、朱凱迪發表聯合聲明,聲明「自決」是要超越基本法限制,也認為港獨可以作為香港前途的選項之一。現在的結果,只是說明政客變成政棍,為入閘改變立場,也不可以洗底。反賊的屬性會跟著一世。

其實梁天琦當日早就試過聲言改變立場,但也不成功,不知為何泛民為何自我中心至此,認為別人做不到的,自己反而做得到。

但真正過得到、有特殊待遇的是李卓人。現在中國方面已經確認了他的選舉資格,接受他玩這個遊戲。事已至此,中國政權取消香港人政治權利的落刀,章法其實很清楚。紅線其實有兩條,物理年齡年輕,以及政見年輕,是要重點打的。 如果兩者集於一身,就要首先招待。

廣告

本民前的港獨、青年新政的民族自決是先招呼的;後來就是自決系,嚴格來說是劉小麗和羅冠聰。客觀而言,這兩批人在有關議題都沒講得太深入,靠選舉和行動建立事功,但在中國眼中,總之「自決」就是搞獨立。自決派自稱不支持港獨,但「容獨」、「可獨」,也一樣了。

作為對比,可以看見能夠入閘的,都是同一個年齡。姚松炎 DQ 完之後,可以再入閘。為甚麼呢?有些人想不通。很簡單,兩者都是中年人,但政見的年齡不一樣。相比起來,劉小麗「激進」得多。

廣告

李卓人是中年人,政見就更不用說,是老牌的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所以用這個趨勢來說,梁國雄當年被當作自決派一齊 DQ,只是 collateral damage,意外來的。相信梁國雄再去報名,中國政權不會阻止,跪得入的,毛哥不用太擔心。

其實中國透過 DQ 在做甚麼呢?這是一種 Social Engineering。2014 年佔領行動,阻街、衝突、帶來大量官司,中國是不在乎的,在短時間內香港就可以回復秩序。但佔領的後遺症,就是歪打正著,令人體驗了「命運自決」的甜頭,至少那幾十日內,街上的香港人真的體驗到某種自由。繼而人心思動,各種新思潮,席捲人心。就算不是打正旗號,其他人也受影響了。

佔領的後續,就形成了一種 Social Engineering,而其影響力立竿見影,馬上反映在 2016 年的選舉之上。這才是中國不希望見到的事。新人要出頭、新思想要出頭,搶佔泛民本來好好佔著的位置,中國不想香港慢慢被這個政治工程所改變,所以便推出自己的 Counter Social Engineering,即是「選舉篩選制」,立下紅線,立下新規範,將沾染「命運自決」思想的一代,全部斬殺於閘外:而泛民的老嘢,卻必然得到禮待。

這當然是統戰,將新一代和新思潮孤立,在中途拉住鐘擺。世代鬥爭已經是老掉牙的框架,但到了現在,才在政治層面出現。而老人們在最後一刻,得到了深圳河以北的援兵,帶著DQ的核彈,打死了他們的競爭者。不論是以夷變夏,還是以夏變夷,總之不容許「變」,要減慢「變速」,這是中國的盤算。

事實上否認也好,泛民的中老年一代、議會的殘餘席,與中共已經形成實然的非神聖同盟。前者為後者的一國兩制原則背書,後者為前者提供議會資源和入閘禮遇。泛民叔叔嬸嬸或者會對自決派或者個別本土派慈眉善目,不過遊戲已經很清楚,論利害,前者是壓著後者的。一將功成萬骨枯,你做了萬骨,佔了便宜的將帥不妨在你的墳前別上一枝花。

DQ 了本土派嗎?投泛民吧。DQ 了劉小麗嗎?投李卓人吧。所以跟一國兩制「共同渡過」的那一代人至死要佔著權位,是整個 Game 的主旨。

香港的體制其實是一個封建制度來的,士之子恆為士,農之子恆為農;當然還有巨富之子恆為巨富,並且在媒體上教賤民們如何儲錢買樓。佔著權力的就繼續佔下去,這是「安定繁榮」的主心骨,設計好的軌道。至於在一國兩制談好之後才出生,才出來的,絕對不是被選中的小朋友,反而是被時代遺棄的被詛咒者。

躁動會得罪人,但連躁動都沒有了,是沒有明天的。魯迅說:「做奴隸雖然不幸,但並不可怕,因為知道掙扎,畢竟有掙脫的希望;若是從奴隸生活中尋出美來,讚嘆、陶醉,就是萬劫不復的奴才了。」

《信報》不是我那個階層和年紀的東西。但有一篇曹仁超的訪談,我很喜歡,是這樣的:

問:你們那代人掌握了成功的方程式,上了位後便不斷重複流水作業,結果令到很多產業發展停滯不前呢。

答:對啊!日本也一樣!九○年代到現在都是,上一代霸著位置,死都唔改,硬係不讓你上來,所以有「望窗一族」,不過我見到日本開始有所改變了。(問:我又看不到香港年輕人凝聚了什麼力量出來呢。) 所以我常說東方人有「奴性」問題,上一代人阻著,為何不反抗呢?另找商機呢?美國新一代找到互聯網、SOFT WARE、3-G、BIO-TECH等我們不懂的產業,打低美國既有的中產。當然,這班人又重複我們所做的,霸著位置,壟斷,不讓後來的上位,KILL YOU WHEN YOU ARE BABY!互聯網開始出現霸主時代,類似美國六、七十年代,我相信下一代又要用十多二十年時間去抗爭了。

問:如果我們這一代人沒有或者未能去抗爭,你會否認為是因為我們渣斗?

答:對!為何我們可以隊冧班鬼子佬取代他們,而你們不隊冧我們呢?(問:渣斗之處在那裡?)唔敢隊冧我地囉!我在七二、七三年已經在《明報》寫文章:「鬼子佬滾回老家去!」因為將來是我們的,JARDINE?WHO ARE YOU?WHEELOCK?WHAT'S YOUR NAME?HUTCHISON?乞人憎呀!我在七十年代已經預言三行時代結束,十大地產商時代來臨,我們要做HERCULES(神話中的大力士),只要讓我們雙腳著地,連地球都能抬得起!所以我們兩腳著「地」,利用香港的房地產,就可以隊冧班鬼子佬!那年代讀大學的精英,畢業時便曉得「GOOD MORNING!SIR!」、「YOUR MOST OBEDIENT!SIR!」,六十年代大部份精英最大理想是守規矩做公務員,但最後被我們這班反斗星打低晒!我們這班不服從的,有錢便買地、冇錢的買地產股,最後成為贏家,身家比他們多得很呢!我們憑著香港的房地產撈了一大筆,叻的就像李嘉誠,而這遊戲自七十年代玩到一九九七年,然後再冇新的地產企業出現,亦不能再以房地產創造明天了。

問:你所講的利用房地產的 HERCULES,不單只隊冧班鬼子佬,仲隊冧埋我們這班下一代喎!因為你們碌卡碌埋我們那張啊!

答:不是你們,是四代人。第一,我們冇樓的上一代;第二,我們這一代冇樓的;第三,下一代冇樓的;還有大陸出來冇樓的。所以有四代人做我們的奴隸嘛!我們一代人搵了你們四代人的錢嘛!做乜你們這代人咁蠢,仲被我們呃!一出身便整個龜殼你孭,爬下爬下,你做乜孭個龜殼呢?「孭個龜殼做蝸牛」是我們 SET 出來的 RULES 嘛!點解一定要遵守我們的 RULES 呢?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