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鬥倒奴化教育 浸會書院被轟「走狗敗類」

2017/12/11 — 13:12

官立、津貼、補助及私立學校(以下簡稱官津補私)在六七暴動時被港共稱為「奴化教育」,直至十一月底,反英抗暴持續了七個月,《大公報》11月28日的報導指出,官津補私和大專院校組成了140多隊戰鬥隊,分佈於87間學校。單純在十一月,官津補私學生在校內寫標語、撒傳單、放炸彈、燒炮仗,與工人聯合開控訴大會,又走上街頭示威,行動達80多次。「意氣風發、鬥志昂揚,充份表現了一往無前的革命英雄氣慨。」

前地下黨員梁慕嫻,也是灰線組織學友社主席。她於【我與香港地下黨】書中提及學友社組織了三次官津補私遊行,每次人數都在500-1000人之間,分別於北角英皇道、中環街市及旺角道遊行,每次約半小時,以飛行集會即如今的「快閃」方式進行。形勢向左狂飆以後,香港「左仔」集會也緊跟文革步伐,進行「鬥私批修」和「階級教育」,官津補私亦不例外。

梁慕嫻接受《消失的檔案》訪問時提及當年完全服從領導,沒有獨立思考:「在大會上或座談會中,學生都把自己的私心,甚至性生活都『鬥』了出來,像大陸的紅衛兵一樣,誰『鬥』得最『徹底』,就最革命。好像把自己脫光衣服,擺在大家面前,供人觀賞才算英雄。」(【我與香港地下黨】頁9)

廣告

梁慕嫻及來自官津補私學生於學友社排練,歌劇內容以革命為主軸。(相片由梁慕嫻提供)

梁慕嫻及來自官津補私學生於學友社排練,歌劇內容以革命為主軸。(相片由梁慕嫻提供)

廣告

(圖二)【敢】是官津補私同學集體創作, 鼓勵同學為毛主席獻身,敢於犧牲、敢於造反,一往無前的精神。(劇本由梁慕嫻提供)

(圖二)【敢】是官津補私同學集體創作, 鼓勵同學為毛主席獻身,敢於犧牲、敢於造反,一往無前的精神。(劇本由梁慕嫻提供)

多間教會學校及傳統名校在六七暴動期間即使保持緘默亦未能置身事外,其中浸會書院(浸會大學前身)更被猛烈抨擊,連續多月都成為重點攻擊目標,整個歷程可作為特例記錄。下為發展時序:

浸會同學看清前途速作抉擇 《大公報》1967年6月19日

浸會學生殺出來  成立抗暴鬥委會 《大公報》1967年6月26日

浸會書院女戰士 促同學團結造反 《大公報》1967年6月28日

浸會書院走狗敗類 迫害愛國學生工友 《大公報》1967年7月1日

港英迫害愛國學校 浸會學生嚴詞譴責 《大公報》1967年8月22日

浸信學生誓師 各校學生代表到場 《大公報》1967年11月5日

浸會黑店學生造反  校方竟圖開除兩人 《大公報》1967年11月5日

浸會加緊迫害學生 愛國同學強烈抗議 《大公報》1967年11月10日

揭浸記「宗教週」陰謀 《大公報》1967年12月10日

浸會書院被指以宗教之名,配合美帝反華的專上學院。時任校長林子豐被形容為「奴才嘴臉、走狗敗類」。既被冠以「基督教最高學府」名稱,又被指為「黑店」。校園辦宗教週屬「披上宗教外衣的漢奸」,專向書院中的美國特務頭子獻媚,大搞反華反共的黑勾當。

從1967年6月4日「港九學生界鬥委會」成立後兩周,「浸會書院紅旗戰鬥組」即發表告同學書,號召同學「展開三視運動參加鬥爭」。「三視運動」即仇視、鄙視和蔑視,這種火焰在教會學校並無基礎,左派學校一片紅心向太陽,燃點民族仇恨和宣揚愛國主義是重心,這些論述卻如何在強調真、善、美的宗教環境裡生根?

細讀當年報導,發動形式有一種脈絡。從確定立場、尋找理據、強化案例、血的控訴、發展革命小將、虛張聲勢及至蓋棺定論,都是常用的鬥爭模式,亦廣泛應用於不同學校。對浸會書院的攻擊持續至十月底,《大公報》指學生們終於覺悟,又聯同「工人叔伯」舉行控訴大會,紛紛聲討宗教害人,更體會到「能救他們的不是聖母耶穌而是毛澤東思想」。

 

一、 確定立場

(圖三)凡是熱血青年都應參加抗暴行列  浸會同學看清前途速作抉擇 《大公報》1967年6月19日

(圖三)凡是熱血青年都應參加抗暴行列 浸會同學看清前途速作抉擇 《大公報》1967年6月19日

「在這場氣壯山河的偉大戰鬥面前,在這大敵當前之際,每一個中國青年,我們每一位浸會書院的有熱血的學生,都必須作出抉擇,表明態度,作好一切準備!

 同學們,浸會書院的確是一所配合美帝反華的專上學院,學校當局與英帝國主義「鞏固地團結一致,雖然會發生無窮的互相爭吵,互相惡罵,互相埋怨,但是在有一點上卻會互相合作,這就是用各種方法圖破壞革命勢力而保存反動勢力」。最近,同學們散發了傳單,學校當局不顧同學的指摘,盡力搜劫同學的傳單,這不證明了他們同穿一條褲子嗎?」《大公報》1967年6月19日

 

二、 尋找理據

(圖四)浸會學生殺出來  成立抗暴鬥委會 《大公報》_1967年6月26日

(圖四)浸會學生殺出來 成立抗暴鬥委會 《大公報》_1967年6月26日

 

清算英帝百年罪行  粉碎英美奴化教育

「港英當局對我院同學亦施行其法西斯手段,非法逮捕及毆打本院同學。事情是這樣的,在五月二十一日下午,本院化學系一位同學,途經中環買書,在大廈電梯內竟被港英的殘暴隊無理逮捕,並加以毒打,以致身體受傷。我們對此表示最強烈的抗議!…

林子豐暴露奴才嘴臉

我院『校長』林子豐對港英法西斯迫害我同胞,不但不加以譴責,反而厚顏無恥地在漢奸報紙上大放厥詞,企圖為港英掩飾罪行,充分地暴露了他的奴才嘴臉,書院當局不但不為我院受非法逮捕的同學向港英交涉,反而竭力阻止事件的宣揚,企圖不了了之。

晏務理集團害我青年

長期以來,浸會書院在以美特務頭子晏務理* 為首的特務集團把持下,以辦學為幌子,成為一個美帝反共反華反人民的文化侵略基地。在校內,極力鼓吹崇美、媚美,培養訓練美帝奴才,並內腐朽的美式生活方式腐蝕我們的靈魂…另一方面,為了控制同學思想,規定宗教為必修科,且要修足四年。在宗教課上,大肆宣傳唯心理論,特別嚴重的是:還進行反動的政治宣傳,攻擊我們的偉大領袖毛主席,攻擊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以達到其反華反人民的目的。…還有我院當局與美帝勾結,以輸送留學生,製造高級洋奴來利誘我們,企圖使我們不能起來反抗!有一位女同學被誘騙去了美國,卻不給學位,現後悔莫及。總之,歸根結底, 校方就是要我們變成一個不問世事,忠心耿耿為美帝效勞的洋奴買辦!」《大公報》1967年6月26日

(註一:妟務理Maurice John Anderson於1956年上任,是浸會書院首任副校長兼教務長。)

 

三、 強化案例

(圖五)浸會書院走狗敗類  迫害愛國學生工友 《大公報》1967年7月1日

(圖五)浸會書院走狗敗類 迫害愛國學生工友 《大公報》1967年7月1日

「浸會書院院長晏務理、林子豐卻為虎作倀,配合港英迫害學生和工人,利用陳XX、李X、葉XX、吳X等作幫兇、狗腿,為非作歹。

來信說,浸會書院學生因考期已近,於星期日集體回校溫習,但院方竟指學生是『左仔』,用狗腿李X 趕學生出院,連寄宿生也不例外,並限期七月五日把學生全部趕出校門。有一個看更工友和一個清潔工友,平時很負責,卻給院方幫兇陳XX伙同狗腿數人,用壓迫手段無理開除,僅補七日工資就要這兩個工友立即離校。院方開除他們的理由是說他們散發反英抗暴標語,並同學生一起發放大字報。」《大公報》1967年7月1日

 

四、血的控訴

(圖六)浸會黑店學生造反   校方竟圖開除兩人《大公報》1967年11月5日

(圖六)浸會黑店學生造反 校方竟圖開除兩人《大公報》1967年11月5日

「十月十四日,以美國大特務頭子晏務理 – 本院副院長的老婆* 為首的四個女職員,藉口檢查衛生,亂翻同學書桌、床鋪、衣物,擅自拆開私人信件,這是一次對宿生的起碼尊嚴的大侮辱,也是對大專學生的起碼人權的大挑戰。更令人氣憤的是,干我同學閱讀的自由,劫走同學國內出版的參考書、毛主席詩詞、毛主席語錄及一批抗暴小冊,並由訓導處主任劉XX出面責罵和恐嚇愛國同學。它們把美麗的外衣自行撕得粉碎,這是他們敵視七億中國人民的大暴露,我們對此表示一千個抗議、一萬個反對。」《大公報》1967年11月5日

(註二:晏務理太太全名為 Kitty Anderson)

 

五、發展革命小將

(圖七)浸信學生誓師  各校學生代表到場

(圖七)浸信學生誓師 各校學生代表到場

「十一月四日,浸會愛國同學和來自各大專院校學生代表舉行反英抗暴誓師大會。

會上,同學們控訴了校方利用宗教活動、美式生活、反華言論等腐蝕同學思想。英勇的黃同學(黃國湘)在校內挺身而出,公開派發傳單,在反動校方面前,在港英警署內,一直針鋒相對,堅決鬥爭,使到『訓導長』等幾個反動傢伙,威風為之掃地,校方『自由』、『民主』、『基督精神』的假面具完全被揭露無遺。黃同學保證向李繼潘* 同學學習,要堅決走他所走的路。」《大公報》1967年11月5日

(註三:李繼潘是皇仁書院中五學生,1967年10月17日早上九時回校,指著校長司徒莊指罵,質疑校長開除他的學籍有何理據。校方召警將他拘捕,李繼潘於翌日在庭上自辯,並拒絕簽保。對於被指控毆打兩名皇仁書院外籍老師及警員,他一慨否認。李繼潘的個案備關注,是反奴化教育宣傳的標竿人物之一。)

 

六、虛張聲勢

(圖八)浸會加緊迫害學生  愛國同學強烈抗議

(圖八)浸會加緊迫害學生 愛國同學強烈抗議

「我們嚴重抗議,抗議校方僱用所謂『私家安全服務隊』,擾亂我們的學習情緒,抗議校方指使校工對我們進行無理的『 監視』,抗議校方竟公然在校門口加設名為『門房』、實為崗哨的建築物,高掛法西斯的工具 - 警棍三枝。」《大公報》1967年11月10日

 

七、蓋棺定論

(圖九)揭浸記「宗教週」陰謀

(圖九)揭浸記「宗教週」陰謀

「那批聘請回來的什麼『神的僕人』在『宗教週』上大肆放毒,極力宣傳唯心論。…現在是民族主義抬頭的時候了,每個國家要求有自己的人民、自己的思想和統治方法,這是對的。

帝國主義者的『天堂』近了

應該指出,帝國主義者在向我們大噴毒液了,它們妄圖利用宗教把大批青年引導到渺茫的「天堂」中去,希望我們忘記祖國,背向祖國,做它們馴服的羔羊,任憑宰割。這個世界已進入了偉大的毛澤東時代,毛澤東思想一旦為人民掌握,一切妖魔鬼怪便無所遁形 。它們的『天堂』近了,讓我們高呼:粉碎『宗教週』的大陰謀!」

爹親娘親不如毛主席親

在那個向毛主席交心,早匯報、晚匯報,講求表忠的年代,宗教是毒藥,既腐化思想更淪為帝國主義的爪牙。官津補私同學的集體創作【敢】,滿紙都是革命樣版戲,雖然生活在香港,思維方式卻和文革緊緊扣連。

就是敢於鬥爭,敢於勝利!

敢於針鋒相對,堅決鬥爭!

我們是舊社會的造反者,我們是新世界的主人,我們是毛主席的好戰士。

為把革命進行到底,就要敢字當頭,鬥倒敵人!

(圖十)【毛主席是我們心中的紅太陽】於六間左派戲院聯袂放映。文革十年,左翼電影界停止生產,只能製作革命樣板戲。

(圖十)【毛主席是我們心中的紅太陽】於六間左派戲院聯袂放映。文革十年,左翼電影界停止生產,只能製作革命樣板戲。

(圖十一)教會學校學生和工人聯合控訴港英罪行,體會到能救他們的不是聖母耶穌而是毛澤東思想。《大公報》1967年10月30日

(圖十一)教會學校學生和工人聯合控訴港英罪行,體會到能救他們的不是聖母耶穌而是毛澤東思想。《大公報》1967年10月30日

據聞反英抗暴期間,港共試圖將一間教會學校「改造」成紅校。以當年文宣火力之猛,這間該是浸會書院了。這段歷史失落多年無人聞問,共產黨以反宗教、違反人倫見稱。近年卻離奇地有愈來愈多疑似地下黨員,紛紛以「基督徒」自居,在重要時刻,均表示人生重要抉擇要聽從上天指引。

一個人不能事奉兩個主,定是喜這個惡那個!大陸迫害神職人員,拆十架常有聽聞。什麼時候左風再次吹進宗教界,逼迫信徒,教會內再次浮現多個「李儲文」。


當時的林子豐校長。


當時的林子豐校長。

當年的浸會書院。

當年的浸會書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