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大勢已去

2017/12/9 — 13:04

陳雲 (香港復興會圖片)

陳雲 (香港復興會圖片)

香港大勢已去。中國之衰退、北韓之變局、美國之轉勢,一切在我預料之中。故此我在2015年謀劃香港基本法之永續,2016年付諸立法會選舉,借助選舉之便,廣泛宣傳香港的主權危機(香港在2047年鐵定被中國收回所有主權),用永續基本法來鞏固香港之主權,以便在亂世之前做好香港的實然建國工作,在戰亂時期在香港議會及廣場集結群眾之後,與中共及美國磋商,定下城下之盟,謀求一舉邦聯建國,取得香港的完整主權(如果你不明白完整主權是什麼,我告訴你吧,這叫做獨立)。

然而,香港人之愚昧,偽港獨與政壇變色龍之愚昧與毒辣,出乎我之所料。他們的惡毒,我可以預料,我預留了足夠的建國成果給他們享用。但他們的愚昧,他們在我政治宣傳六年之後依然這樣愚昧,我不可以預料。

我在2016年之選舉突襲失敗,如今只能做其他的廣泛建基工作,古文教育、政治啟蒙、宗教復興,再等下一次機會。

廣告

2016年之立法會大敗,香港元氣大傷,泛民用雷動計劃干預選舉而傷了民主精神,用「一票不投熱普城」來陷害熱普城(熱血公民、普羅學苑、城邦派),傷害熱普城在社運給泛民的勇武同行及戰略掩護的政治道義,偽港獨用背叛行動傷了本土運動。這兩個災難之慘烈,甚於九七股災,甚於日本統治香港三年零八個月,因為這是道義與信任的傷害。泛民損害民主精神及在選舉投機倒把之後,泛民與城邦派及其他本土派種下血海深仇,民間政黨政團從此陷入分裂,示威遊行從此無法壯大起來,中共從此毋須尊重香港在野政黨政團,可以修改議事規則,在議會橫行無忌,令議會參選與否,變得毫無意義(只有年輕的亡命之徒在議會出糧每月十萬元的謀財意義)。香港一般市民也因為本土派內部的愚昧叛變而不再尊重本土運動。

今後香港,起碼要用十年時間來重建民間的政治道義與黨派信任。泛民的三十年民主運動、本土派的六年光復運動,在2016年一筆勾銷,從此香港民間鬥爭歸零,煙消雲散。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