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商界不解林鄭的温柔

2018/4/13 — 13:23

2018年4月11日,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出席立法會會議,接受議員質詢。

2018年4月11日,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出席立法會會議,接受議員質詢。

林鄭月娥政府對商界有多麼温柔體貼,從取消以強積金對沖遣散費和長期服務金一事, 已可見一斑。

香港設立強積金的想法,可溯源於1994年世界銀行一份報告。由僱主僱員合供的強積金,該報告視之為退休保障三大支柱之一。當年港英政府提議由政府、僱主、僱員三方供款的中央公積金最後告吹,便改行強積金計劃,並於95年製訂法例,再訂立附屬法規,於2000年實行。

既然強積金是供退休保障之用,把強積金僱主供款部分用來支付遣散費或長期服務金,根本違反其原意,是顯淺不過的道理。政府不通過立法廢除如此不合理做法,就是偏幫商界,漠視打工一族的退休保障,同樣清楚不過。

廣告

其實政府不是沒有打算,只是礙於商界反對而猶疑不決。商界的反對理由,主要是中小型企業無法支付現行的勞工保障加強積金供款。他們過去贊成推行強積金只是妥協的結果,意思是僱主願意多付至少百分之五的供款,政府也須同意這筆累積供款可用作遣散費或長期服務金,不足款項,再由僱主支付。

當年政府也同意強積金對沖勞工保障開支,是視此為權宜之計,既可啟動私人供款的退休保障辦法,未雨綢繆,以應付人口老化問題,同時亦照顧現實需要,因為強積金推出時,或有僱主準備不及,過去在擬定僱員薪金時,沒有預計有強積金供款,因此容許對沖,將有助紓緩資金不足的困難。

廣告

換言之,強積金對沖方案從開始便是一個過渡安排,給時間僱主做好財務預算,逐步把供款負擔計算在營運成本之內,一段日子後,僱主準備妥當,對沖方案便可取消。起初的妥協沒有訂明具體的取消日期,留有彈性,以便政府檢討後取得勞資雙方同意才執行。怎料商界代表竟然還拿著當年妥協的原因,堅持強積金和遣散費、長期服務金是魚與熊掌,不能兼得,否則中小企無法支付。

不過,拿中小企來作擋箭牌是藉口。若說強積金推行前,僱主創業或招聘員工時沒考慮這筆額外的勞工費用,還可說得通,但實施強積金17年後還說未準備好,只能是掩飾之詞。其實商界代表根本是反對設立太多勞工福利,所以不贊成強積金、長期服務金、遣散費三者並存。

同樣匪夷所思的是政府的對策。面對商界抗拒執行強積金計劃,面對17年來因對沖而侵蝕了屬於僱員退休保障用途的350億元強積金,政府理應義無反顧,盡早取消對沖。奇怪的是,政府對商界的反對,聲聲入耳,並且諸般遷就,甚至不惜犧牲勞工利益,提議降低長期服務金的數額四分之一,再把最高總額由39萬元降至20萬元,但商界仍未有積極回應,才收回此建議。

到近日政府傳出的取消對沖方案,依然充滿妥協成分,處處留有彈性。首先,政府只是私下向勞資雙方代表交代初步構思,卻不敢堂堂正正提出建議,顯然還可以討價還價。

其次,方案即使實行,也要2022年才開始,而且再設12年過渡期。換言之,要到2034年,公積金計劃經過34年漫長過渡才能全面實施。 其三,過渡期間,僱主即使不能再對沖,但可向政府申請補貼來支付長期服務金或遣散費。按政府估計,12年過渡期總共補貼公帑172億元,而僱主每月只需額外供款1%工資,專供這兩項開支。

政府分明是慷納稅人之慨,以公帑代僱主付款。從僱員來看,無須用本屬於自己的僱主供款來給自己遣散費,當然是進步。但明明該是僱主付的錢,政府卻怕商界反對,把責任攬上身,可以說即使一日也嫌多,更不要說12年了。

儘管政府向傳媒放風,只要數夠票數便會強行在立法會通過,不管商界的反對。但九七後的商界吃慣政治免費午餐,又怎會就此罷休,何況他們既自視為林鄭的老闆,因為他們支持她當選特首,更長期有北京撐腰,絕不會束手就擒。不過,商界知機的話,應該讓一小步,保住對他們體貼入微的林鄭,以免殺鷄取卵,使她連這個黑白分明的問題,縱使不斷讓步也要跪低的話,她的管治聲譽也勢必同歸於盡。

 

原刊於 rfa 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