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人在追求什麼政治制度?

2017/12/1 — 14:04

2017年九月立法會選舉,點票工作 在亞洲國際博覽館進行。該屆投票率為58.28%。(資料圖片)

2017年九月立法會選舉,點票工作 在亞洲國際博覽館進行。該屆投票率為58.28%。(資料圖片)

【文:利維坦】

雨傘革命以後,民主抗爭似乎漸行漸遠。以一地兩檢為例,一地兩檢政策關係香港領土主權,政府在沒有公開諮詢廣大市民,沒有人民共同認可下強推一地兩檢,其實等同於割讓土地,對人民來說是奇恥大辱阿!但香港市民與政府的關係就好像「你有嘅你生活,我有我嘅忙碌」,港人對政府的無理決策再沒有什麼抗爭行為,也不用談如何捍衛自己的政治權利。 這不得讓我們反思,民主自由對我們有多少價值,或者說我們根本對民主沒有太多期待?

讓我們來看看在民主國家中施政的情況,以台灣為例,行政部門制定每每政策都必須符合正當性和合法性,正當性是多數民意對該政策的認可,使該政策獲得人民賦予的權威認可。而合法性,是指該政策符合法律,不過法律的正當性同樣必須經由人民賦予,所以台灣經常有修憲爭議。若政策要獲得正當性,就必須經過不同利益團體、民意、立法部門中的朝野競爭等不斷拉扯、折衷和修改,只有經得起考驗的政策才能順利實施。或許你會疑問說,這樣的施政效率不會很差嗎?

廣告

為了回答這個問題,我想必須從港英時代這段歷史開始檢視。在港英時代,英國委任總督管治香港,初期港督兼任行政立法,晚近統治末期才逐漸開放華人平民參政權和投票權。儘管如此,港督的施政是根據個人意志的,並沒有什麼正當性和民意基礎,但是港督的決策總是深得港人認同和肯定。站在這個角度去看,在施政程序和施政成果的比較下,我想大多數香港人會選擇後者,因為講求實際成果和效率是我們的特性,也是我們行之已久的處事態度。

現在,我們再沒有一個英明的領袖帶領我們走下去,特別是我們不難察覺官僚們的政治能力愈來愈弱,香港的政治人才正在被當權者扼殺,我們的政府不再是由政治菁英領導,而是養了一群腐敗官僚。正如有能者不能居之,媚中者卻能升官發財。而且,他們所作的決策完全違背民心,難怪港人會希望尋找出路,提倡民主便成為一時之間的希望,但無奈大多港人對民主的了解不多,追求民主的聲音自然不能持之以恆。

廣告

當然,在腐敗當權者和政府體制治理下,當前香港社會問題日益嚴重,這是由腐敗當權者和政府體制造成的。要讓香港重回正軌,就唯有透過不同抗爭形式逼使政府改變。但我們在尋求改變的時候,應該先好好研究什麼出路適合我們,並且將這些想法歸納和具體化。不過可以確認的是,直接複製西方民主思維並不適合香港情況,因為我們的長久以來的歷史和生活習俗沒有容許我們去學習這些。最顯然易見的例子是,香港有很多人們寧願在家睡覺,都懶得去行使投票權。至於香港應該從什麼方向尋找出路,什麼制度適合香港,筆者希望可以在下一篇文章與各位詳細探討。

 

作者自我介紹:土生土長的香港人,現就讀台灣東吳大學政治系三年級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