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鍾氏兄弟:嚴肅但幽默的袁牧師

2018/10/12 — 13:59

【文:鍾氏兄弟(鍾一匡律師、鍾一諾博士),音樂創作組合】

(編按:此為袁天佑新書《無力的時代,有力的信仰》推薦序,獲授權刊登)

們兩兄弟自小跟隨父母參加循道衛理香港堂的崇拜,由兒童樂園到主日學,又由青年團契到主日崇拜,我們都是香港堂的中堅分子。雖然我們在90年代中期相繼到美國留學,但在回港探親時仍然恆常參與香港堂的主日崇拜及活動,聖誕節期間也會在崇拜中演唱聖誕頌歌,甚至在香港堂參加堅信禮,確立我們基督徒的身份。

廣告

我們在香港堂的歲月裡經歷過連續三位名字𥚃有「光」字的主任牧師,分別為李炳光、梁光及盧龍光牧師。當盧龍光牧師卸任後,竟然有一位名字沒有「光」字,名叫袁天佑的牧師接任為堂主任,心想: 我們會否稱呼這為牧師為「袁牧」(與某中共前官員粵音相同)呢 ? 突然有些不習慣。究竟袁牧師的講道會是怎樣呢?他對社會公義、民生、民主的取態又會否與我們南轅北轍呢?

作為堂主任,袁牧師在香港堂服事了 12 個年頭,當中他的講道及處理堂會事務十分稱職,但在講道內容裡其實鮮有觸及社會和政治中較具爭議性的事件。對他講道最深刻的其中一件事,反而是有次他提及「小巴司機和牧師誰能進天國」這個笑話時 **,把笑話的妙語(punchline)倒轉來演繹,令會友哭笑不得,這也許是袁牧師講道的特色,也可能因為他談吐既斯文又嚴肅的關係,令人摸不清他是否在講笑話。

廣告

嚴肅、斯文彷彿就是我倆對袁牧師頭十年的印象。可是,2014 年的一場「雨傘運動」令我們對他完全改觀。9 月 28 日,當一些香港普通市民與學生在金鐘夏慤道被催淚彈驅散後,袁牧師立即安排開放香港堂大門,協助被催淚彈擊中的群眾,給予他們支援,以及提供地方給社運團體安放物資; 相比下,其他因為該運動而關上大門的教會真的令人有相形見拙的感覺 -- 教會不是應該歡迎所有人的避難所嗎? 回想起來,袁牧師當年對事件的處理,雖然受到某些教友甚至政治人物的批評,對我們而言卻是秉承了「行公義,好憐憫」的精神。

2016 年,袁牧師正式退休,但他對我倆的牧養沒有停止,反而可以說是正式開始。退休後的袁牧師變得敢言,對不公義的事仗義執言、理直氣壯,對不義的政權及政策施以鞭撻、痛斥,用「愛之深、責之切」的心情去勸勉當權者懸崖勒馬,回頭是岸,活生生地活出循道衛理宗派會祖約翰·衛斯理那種不平則鳴、獻身社會、匡正信仰的神學召命。

退休後的袁牧師雖然甚少出現於香港堂,但我們在面書(facebook)一直跟進他的近況,而他在不同媒體發表的文章都流露著牧者應有的憂國憂民,與喜樂者同樂,與悲哭者同哭的高尚情操,文章內容也不時流露出他風趣幽默的一面,一改我們對他嚴肅、斯文的牧者形象。在這個歪曲悖謬的動蕩時代,他的文字彷彿成為了我們的精神食糧、荒漠甘泉。

在 2016 年立法會選舉中,袁牧師亦公開表示支持「香港眾志」羅冠聰參選,此舉在基督教中較為罕見,因為大部份教會都傾向支持建制派的參選人,但竟然有牧者高調支持年輕的自決派參選人,而且分析的理據有理有節,令人折服。

《無力的時代,有力的信仰》是袁牧師繼《走進時代的信仰》後再度輯錄他在面書及其他平台上發表過的一些精彩文章。希望你也能在這些嚴肅得來又富有幽默感的文章中體會袁牧師那份濟世為懷的赤子之心,成為他在面書或現實生活中的知心友。

 

註:

**「小巴司機和牧師誰能進天國」:小巴司機和牧師在他們死後與上帝對話。牧師向上帝投訴,為甚麼他要進地獄,但小巴司機可上天堂?上帝回答說:「當小巴司機駕車時,乘客為他禱告。但當你講道時,你的會眾睡着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