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連歷史也以偽術包裝,真的窮得可憐!

2018/4/30 — 11:15

梁美芬

梁美芬

日前,尊貴的立法會議員梁美芬撰文,支持教育局局長楊潤雄指「中國收回香港主權」一句「措辭不恰當」。她指出:「1972年3月8日,中國常駐聯合國代表在致聯合國非殖民化特別委員會主席的信中,早就重申中國政府不承認3條不平等條約的立場,並指出『香港和澳門是被英國和葡萄牙當局佔領的中國領土的一部分,解決香港、澳門問題完全是屬於中國主權範圍內的問題,根本不屬於通常的所謂『殖民地』範疇。因此,不應列入反殖宣言中適用的殖民地區的名單之內』。聯合國非殖民化特別委員會於同年6月15日通過決議,向聯合國大會建議從上述殖民地名單中刪去香港和澳門。1972年11月8日第27屆聯合國大會通過決議,批准了該特委會報告。」她得出的結論是:「從此香港及澳門被剔出殖民地行列,這是歷史事實,我們的教科書用『殖民地』一詞來形容香港是錯誤的。」

但黃之峰和敖卓軒早在年多前已在媒體撰文,指出聯合國當時只是接納非殖民化特別委員會的整份報告,支持進動全球去殖化,其中只有一小段提及香港及澳門,在附錄中刊載了上述梁提及的信函。但究竟這是否表示聯合國成員支持將香港及澳門剔出殖民地名單,這實在值的商確。

梁的描述明顯不是聯合國決議的全部,可以說是講出了一些東西,但又隱瞞了更多的事實。相比兩位年青人詳細的分析,這位有高學仰的教授實顯得差勁。這可能是因愛國愛黨而產生的「語言偽術」。

廣告

聯合國接納了那份報告,正如梁所說是「歷史事實」。但昔日滿清政府與英國簽訂的南京條約和北京條約也是「歷史事實」。或如中共所指上述條約是不平等條約,但這並不表示條約的無效。直至1997年6月30日,不論你會否稱香港是「殖民地」,香港仍是由英國所管治。在此之前,中共可對香港的管治能說些甚麼嗎?當然,如曾鈓成所說:「只是管治權,沒有失去主權。」這也只是「語言偽術」而已。

個人不是戀殖,但假若香港早在中共奪得政權後已由中共管治,香港會是怎樣呢?大家心裏有數。英國的管治,當然有為自己國家的利益,也會剝削香港人的權利。但香港回歸中共後這二十年,香港人何嘗沒有經歷中共對港人權利的剝奪嗎?隨意對《基本法》作出解釋,將沒有的條文加在釋法中。大白象工程,將香港人的血汗錢化掉;不少工程要委託中國公司執行,但工程質素低劣。這不是將香港殖民化嗎?

廣告

前法國總統奧朗德(Francois Hollande)曾對前德國總統高克(Joachim Gauck)說:「只有承認歷史,才能建設一個更美好的未來。」德國曾於第二次世界大戰時入侵歐洲,並且屠殺猶太人,但因能承認錯誤道歉,能再次融入歐洲大家庭。德國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曾多次提醒日本,反思歷史,但日本對侵略事實,也是用語言偽術略過去,又用修改教科書,圖將真相對下一代隱瞞。今天日本仍與亞洲各國關係緊張。

或許德國與日本都是侵略國,但另一方面,曾遭遇被大屠殺的猶太人,也能面對和走出歷史的陰暗,於1947年建立自己的國家。猶太人一直對歷史事實的重視。遠在三千多年,他們的先祖曾在埃及為奴,他們要將這陰暗的歷史,代代的傳下去。「日後,你的兒子問你⋯⋯你就說:『耶和華用大能的手將我們從埃及為奴之家領出來。』」(出埃及記十三章14節)

歷史的記述,不會完全是事實的陳述,歷史都經過人的解釋記下,教科書更會經掌權者加以編訂,但語言偽術永遠不能將歷史真相掩蓋。認識歷史的目的,是要以古鑑今。清政府的獨裁腐敗,官員的貪污,令中國衰弱,外國入侵,致令香港成為殖民地。這對「一黨專政」,個人權力無限制的中共來說,應該是警惕。

最近中美貿易戰,美國不向中國輸出芯片。網上流傳一句這樣的說話:「大陸最缺的芯片是誠信,這東西沒法輸入,也無法老翻。」中國今天富強,不像昔日的滿清,但連歷史也要以偽術包裝,在誠信方面真的是窮的可憐,怎教香港年青一輩可以認同呢!

聖經箴言有這樣兩句說話:「行為純正的,有公義保護;犯罪的,被罪惡傾覆。假冒富足,一無所有;裝作窮乏,多有財物。」(十三章6~7節)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