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這樣反智而等同自殺的行為值得研究

2018/11/20 — 8:58

應采兒、陳小春、范冰冰、陳偉霆

應采兒、陳小春、范冰冰、陳偉霆

不知幾時開始有了這一類人,主要的來源地是強國。

當然,主權移交後的香港,經過了21年,也是越來越多這樣的人版。今天在香港爭先恐後做過這樣的事的人,其實還比較容易理解的,政治尋租搵著數而已。個個都暗地裡拿著外國護照,佢哋話只係當旅遊證件喎。他們的子女全都放洋海外讀書,都是買重保險了。

香港和大陸都有不少這樣的人,盡顕人性中的虛偽貪婪及奴性。要分辨這些人出來也不困難。大體上,政治權位越高,叫人愛國愛黨或愛港時講得越是肉緊及七情上面的,就最有可能是這一類人了。在台灣金馬奬典禮中表現得最義憤填膺的那一批中港偽人,看來也屬這類物種。真好笑,竟然有人還稱呼佢哋做「藝術家」或者叫「演藝工作者」。

廣告

這一類人值得被深入研究,原因是他們似乎是要爭取當權者限制他們自己現在享有的自由民主及人權保障。他們要不是千方百計從一個完全沒有給予他們自由民主,也不談人權的原居地跑到外邊,又或是用盡方法翻牆窺看外邊的世界。那裡正是可以給予他們自由民主和人權。但他們的言行,又似乎在說那個完全沒有給予他們自由民主,也不談人權的原居地更美好。但如果你叫他們回去,他們就總是頼死不走。

我每次去台灣,去到101大樓外,看見那些大媽叔父以語言兇或者索性追打法輪功成員時,又或者去到西門町看到那個青關會放大揚聲器播放義勇軍進行曲、飄揚着五星旗的時候,我就真的既難以理解,又佩服台灣人的包容和大度。更何況,那個青關會及其有黑社會背景的創辦人早已承認了與大陸的共產黨經常眉來眼去。我感到奇怪的是,大部份台灣民眾走過時都不以為然。如果同樣的事發生在中國大陸某個城市,肯定就已經提升至國家安全的層次,就連國內的網民、小粉紅,甚至香港台灣兩地的愛黨盲毛都加入口誅筆伐了。據說台灣有立委提出要立法禁止,但也受到不同的黨派、部份民間組織及有識之士以民主、人權等理由反對禁制。誰說台灣的政治文化及民主素養不是越來越成熟?中共及其屁民竟然天天高喊要統一台灣,這跟馬騮說要出去打獵捕捉文明人有什麼分別?

廣告

上面談到那一類人最乞人憎、最令人討厭之處,是一方在享受自由民主人權及言論自由,但卻反過來利用這種自由民主和人權,去為那個不給他自由民主和人權的中國大陸打邊鼓。甚至要破壞那個無須翻牆,也可以讓他們得享更大程度的自由民主與人權的國度。

那些走到世界各地,仍然不斷表現出這一種「愛黨盲毛」行為的,都是這類人。這樣的行為,等同殺人,到頭來,也等同自殺,或者起碼是自閹。

如果要跟足中共邏輯及愛黨盲毛的標準,呢個世界好多嘢都唔使做啦!以剛發生的金馬獎事件為例,係唔係以後決定誰人得獎之前,要先作一番政治審查,過唔到關就一律DQ?或者獲獎演辭要預先凖備好交俾中共評審,避免引起中共尷尬或唔高興?咁唔使做啦,不如全部參加百花獎或金雞獎咪算囉。嗰班咁嘅偽人,夠膽公佈自己有冇海外護照至講啦!最好大陸去返人人先進革命的那個年代,只准做樣板戲,睇吓點!

據說以前在專制封建的時代,也有一些人真的是為了服侍皇帝而自願淨身入宮的。想不通為何到了21世紀的今天,還有這樣的人,無論他們去到哪裏或在那裡生活,都希望繼續做奴才,還要其他所有人都變得跟他一樣做奴才,還要千方百計,要把容許不選擇做奴才的可能性也扼殺掉。

今天,每一日都被當權者以防火高牆、網絡警察,及資訊控制蒙蔽着的那些人,千方百計辛辛苦苦,翻過高牆,目的竟然是要去駡人這個不應說那個不准講,還動不動就說要封殺人。究竟他們知不知道其實自己才是天天被封殺的可憐蟲?

我覺得真的要從不同的角度全面研究一下這一類充滿返祖衝動的特殊人種。在研究未有結果之前,各地政府也應該考慮對這一類人的入境加強審查,小心限制。反正他們不志在世界各地給予他們的自由民主和人權;更嚴重的問題,是讓更多這一類人去到外邊,只會把這各地的民主自由人權摧毁。中共日日將「國家安全」、「敵國干預」這些說法掛在口邊,其實放這麼多強國小強出去,才是最威脅世界各國的國家安全,這才應該是自由世界最重要的國家安全問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