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逆權司機》 — 憑著良心做決定

2017/9/4 — 13:09

《逆權司機》宣傳照

《逆權司機》宣傳照

【文:忤尚】

「要是我沒有親人,即使是豁出性命我也會去做的。」很久之前,友人在海傍搖著手中的酒瓶,訕訕地道。對香港所發生的事情,他無一不上心,也無一不傷心。他願意犧牲自己的時間、精神、金錢去支持一切可能反抗的機會。只是有個心結讓他一直和前線保持一步之遙:他不想連累無辜的親人,或讓他們心力交瘁。這種糾結,在《逆權司機》中展現得淋漓盡致。

《逆權司機》由真人真事改編,講述一個來自首爾的普通的士司機金萬燮如何捲入光州事件,當中重點刻畫了主角由不滿示威轉為協助示威者反抗暴政的心路歷程。盡然背景與人物設定不同,其心理轉變在《V煞》中早已可見一斑。該戲中女主角在不知情情況下被關進虛擬監牢中,以包庇異見人士之罪名被囚禁,在過程中良心發現、被激發出慷慨就義的決心,從以往拒絕成為反抗者之一,到後來至死亦不把逆權領袖 V 的住址供出來。《逆權司機》中的金亦同樣,因親眼目睹國家軍隊以暴力鎮壓光州市民而決定協助外國記者逃出追捕,將血腥的事實披露於國際社會面前。兩者皆是經歷了極為震撼既有觀念的事,才導致箇中轉變。雖然當中的強烈掙扎讓人無不動容,但也並非不可預料。

廣告

當中更讓人深思的,是在一場革命中,親人和正義孰輕孰重。理想中,兩者是不可比量的。而現實是,衡量投身革命與否後,作出抉擇的人往往捨棄其中了一樣。

電影中不少劇情都描勒出角色與其親人的關係。金一駛進光州便碰上一群大學生,掉頭的時候遇見其中一個學生的母親,因為兒子失去蹤影而憂心忡忡,狀甚可憐;後來一名投身抗爭的光州的士司機熱心地邀請金和外國記者到舍下進餐,該司機和其妻兒的良好關係也得以展現。最重要的當然是金和女兒的感情線 —— 金心中每每惦掛女兒,留宿光州當晚哭著訴說自己對女兒的歉意和疼惜,返回首爾中途在郊區時亦不忘給女兒買禮物。種種親人關係令人物更貼近現實考量,亦更顯人物投身運動背後作出的捨斷。金的折返固然令人感動並佩服,可是他的折返如果只是一個單身漢的折返,就不會那麼悲壯與震撼。願意放棄自己的原有生活、甚至是生命來協助示威者本身當然已是勇氣可嘉,因為金的回頭是絕對的鋌而走險。亦因如此,這也意味著金作出了一個足以撕裂身心的決定 —— 捨棄自己最心愛的女兒。比起一個孑然一身的人,金的毅然讓人更感苦澀。他的折返並非自己一個人的折返,他把自己和自己的牽掛、無辜的所親所愛全載到煙硝裡。每幕堆疊,交織出無法拆解的命題 —— 親人與正義之間的永恆拔河。

廣告

自然,金的毅然回頭中參雜著許多振奮人心的情愫,例如不能拋下光州人民苦苦作戰、自己一走了之的良心覺醒。冒生命危險是英勇可嘉,和光州人民一起抗暴是熱血,當中隱隱的悲涼便是無數抗爭者的心理關口 —— 幼女何辜?親情必定永遠在崇高的政治理念之下嗎?為了自由,讓自己的情人愛人孤苦一生真的值得?我們無從否定為自由而戰的必要性,然而人非草木,在嚮往自由民主前,我們先是情感的載體。除了死亡,辜負所愛是人在犧牲面前的最大恐懼。在絕境中,犧牲很大可能等於保護家人,但香港的情況複雜得讓人為難,很多時候,走到鐵棍盾牌前則等於傷害親人。這是《逆權司機》所能探討的一個不常見的面向。

另外,有趣的是,金從頭到尾都沒有屬於自己的政治信念,由始到終都只是本著自己的良心作出所有決定。觀乎不少知名的政治抗爭片,如《凜冬烈火:烏克蘭自由之戰》、智利電影《向政府說不》等,大多以本已抱有政治取向的群眾或角色為視角主導,相比之下,《逆權司機》更能反映一個星斗市民面對大型政治事件時的心態,因此當中的心態轉變才更難能可貴。由此看來,反抗與否,一直都是良心的問題。即使在消息未被全面封鎖的香港,仍有諸多人士對真相視而不見,先不說在相同情況下會不會絕塵而去,所謂「良心發現」已並非易事。

 

作者簡介:得閒寫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