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逃犯條例修訂 FAQ】吳靄儀逐點反駁政府:法庭無權審議大陸證據合法性 香港記者高危

2019/3/21 — 18:00

保安局日前向立法會建議修例,容許香港與中國大陸及台灣,以單次個案方式處理移交逃犯請求,引發民主派以至商界的憂慮。港府及建制派連日向大眾派「定心丸」,一再強調修例後不會移交政治犯,並強調移交過程是由香港法庭把關。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日前表明,希望修例在今年七月前完成。外界亦盛傳,政府最快下月初會向立法會提交草案審議。在修例日漸迫近之際,前立法會議員、大律師吳靄儀接受《立場新聞》專訪,回應坊間對修例的常見問題,並駁斥政府連日謬論。

她在訪問中多次強調,香港與中國未有移交逃犯安排,絕非政府口中所指的「漏洞」。中港兩地商討有關問題逾20年,惟立法會因為認為大陸沒有「公平審訊」,一直拒絕引渡逃犯。

廣告

對於移交過程由法庭把關一說,吳靄儀指出一旦大陸方面提交請求移交的文書,法庭無權審核文書上證據的合法性或可靠性,必須以大陸提交的文書作基礎作裁決。她亦特別提及修例對於新聞媒體的影響,擔心將來到大陸採訪的香港記者安全受威脅。

*   *   *

廣告

問:《立場新聞》記者
答:前立法會議員、大律師吳靄儀

問:《逃犯條例》是甚麼?

答:兩個地方、國家要移交逃犯就需要協議。

在1997年之前,香港無需和任何地方訂立協議,因為英國與其他地區的協議可以延伸至香港。但1997年後,香港不能繼續沿用英國協議,因此中英聯合聯絡小組同意透過本地立法,讓港府根據法例與其他地區訂立協議,然後根據協議引渡逃犯。

問:香港1997年前已開始與中國商談引渡逃犯協議,但一直沒有成果,原因是甚麼?

答:在1996、1997年審議《逃犯條例》時已說得很清楚,幾乎是沿用英國法例去做,不適用於香港與中國之間。這絕對不是一個漏洞,因雙方都各自有理由,覺得不能用這方法去做。

當時我都在立法局,看到香港及中方都對引渡逃犯有保留。

香港方面,最大的保留是兩地法制極為不同,而且我們對其「公平審訊」有極大戒心。協議是基於雙方都有制度上的信心才可以做,若一個有人權法保障的地方,將逃犯移交到沒有人權保障、公平審訊的地方,如此沒有人會對一國兩制有信心。

而中國方面的考慮,則認為移交逃犯、「extradition」是主權國之間的協議。你可能留意到,我們與大陸任何的司法、法律上協議,都是叫「合作互助備忘錄」、「諒解備忘錄」,而不是用「協議」一詞,因為中方覺得這未能反映特區與中央的關係。

所以這絕對不是漏洞。

問:國際人權公約對移交逃犯有何準則?與中國移交逃犯又如何違背準則?

答:聯合國引渡逃犯協議的範本,提及在七種情況之下,協議一方一定要拒絕移交逃犯,包括是罪行涉及政治性質;相信引渡基於逃犯的種族、宗教信仰、國籍、政治意見、性別歧視;逃犯會面對不人道、殘忍,或得不到人權公約之下規定的公平審訊對待。

「公平審訊」是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若我們不能確保一個人送往中國大陸後有符合人權公約要求的公平審訊,我們就沒有辦法移交。

在1998年,張子強涉嫌綁架一案在大陸審訊,引起香港人反對。因此李柱銘當時提出辯論,討論香港及大陸移交逃犯的問題。當時時任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亦有向立法會匯報,當時有兩個主要問題。

一是死刑,若送人出去是會執行死刑,是不可以移交的。大陸有很多罪案會判死刑,而且會執行,這是一個問題。不過時任律政司司長梁愛詩說,有些地區與中國大陸有逃犯協議,都肯在協議列明不執行死刑。

另一最大的問題是公平審訊。我們當然要求按照國際人權法的公平審訊保障。因為這原因,談來談去也談不成,一直沒有真正的進展。

問:港府多次強調不會移交「政治犯」,這是否可信?

答:政治性質罪行被引渡,的確是很多人擔心的。我們的《條例》列明政治性質罪行不可以移交。

但單單有此條文,是否能保障我們,令我們心安?我們都知道不能。我們見到很多大陸案件都不是政治罪名,但大家都知道是政治原因。

例如桂民海被捉拿,是因為撞車撞死人後潛逃;艾未未是因為政治原因,但告的罪名是逃稅。所以我們見到很多時候,根本不需要用政治罪名去包裝。只要不用政治罪名去包裝,我們法庭就沒有辦法。

問:香港法庭能否把關,確保港人不會因為政治原因被移交大陸,及能否有足夠人權保障?

答:大陸是否有公平審訊,這並非法庭可以審議的事。例如有人要特區交人,該人到法庭可否說:「法官大人不可以交我出去,因為到大陸不會得到公平審訊」?這是法庭沒有角色處理的事。

移交逃犯協議應該要交由立法會通過,就是因為這是政治及法律混合的決定,不是法庭可以處理的事。如果你說法庭可以審議某地區是否有公平審訊,我請李家超局長告訴我,在《逃犯條例》內,那一條說法庭可以審議移交地是否有公平審訊?

此外,法庭亦不是審理罪行是否有足夠證據證明。法庭看的是由要求引渡一方(即大陸)的一張文件,文件列明此人做了何事、有何證據,法庭就要信納此文書。

只要是正式簽署,法庭就不能質疑文件。

問:換言之,一旦修例,中方向香港要求移交逃人毋須實質證據,只要在文書聲稱有證據即可?

答:按照現行的《逃犯條例》,在有協議的情況之下,要求國(例如大陸)會發出文書,列出該人犯了何罪、有何證據證明罪行。該文書得到正式簽署,行政長官就要根據文書發出「授權進行令」,根據「授權進行令」就可發出拘捕令拘捕該人,並交付法庭審議。

法庭要審議甚麼?法庭要決定是否要拘押此人。法庭無權調查這個人有沒有犯罪,只可以看這文書是否得到正式簽署,若得到正式簽署,法庭就要以這文書作基礎作出判斷。

因此若文書說你逃稅避稅、傷害他人、不誠實使用電腦犯罪,並說有這些證據,法庭就要在這基礎上判斷:第一這是否相關罪行,第二若罪行在香港發生是否足以受審。如果是,法庭就要發出拘押令,不可以說「我不相信大陸審,不如找一、兩個證人弄清楚」,法庭是不可以這樣做的。

過去曾經有案例,美國要求引渡一位在港人士回美國受審,其罪名是販毒,並以其電話竊聽紀錄作為有力證據。被要求引渡的人反對,指美國政府無權偷聽通話,因為香港法例並不容許偷聽。

不過法庭當時否決了他的反對理由,指出在文書中已表明,美國法律是合法去做竊聽的,就算根據香港法例證據是不合法所得,也未必不可以使用。所以大家要明白,法庭不可以審理某人有沒有犯事,一定要以對方的文書為根據。

此外一般法庭審刑事案件,一定要無合理疑點,但在頒布拘押令上並非如此。法庭只需看罪名及證據,如果案件在香港發生是否已經足夠令你受審?若足夠受審就要簽拘押令,一直拘押你直至行政長官發落,行政長官是否同意將你交予要求國。

問:李家超向商界保證,一定要有「犯罪意圖」方會被移交,港商是否可以放心?

答:表面上這並非不正確。但我剛才解釋,究竟有意圖或是沒有意圖做了什麼事,法官不是問你的,是看那張文書,而那張文書當然會說你有意圖。當文書說你有意圖,你不能說你其實沒有意圖。

所以這個所謂給你的保證,其實是沒有意義的。

問:若未能修例,香港會成為「逃犯天堂」嗎?

答:其實為何會造成逃犯天堂這件事?是有人在其他地方犯罪後,就可以在香港逍遙法外。

但其實如果這個人不是香港人,香港無需要收容這個人。任何沒有香港居留權的人,在香港逗留都要獲發准許,你可以不用讓這些人進來,不用解釋,所以我看不到有逃犯天堂的問題。

餘下的是香港居民在外地犯罪。一般來說,刑事的司法管轄權限於地域。如果我們真的很擔心香港成為逃犯天堂,以所謂「逃犯」就是我們香港特別行政區的人,則可以透過修改法例,令香港法庭對永久居民有審判決。

這怎會令香港變成逃犯天堂?我覺得逃犯天堂只是一個口號。

問:一定要透過修例,才可以為今次凶殺案死者討回公道?

答:特區政府很大力地說,要為今次凶殺案討回公道,似乎是很針對台灣這個個案。但同時我們亦聽到,有300多名從大陸逃往香港的犯人名單,等待要通過修例送返大陸。這300個在大陸來港的,根本和台灣無關。

為何為了台灣的凶殺案,要通過與大陸的移交逃犯協議?這是令人不可以相信的。

若按照他們的方式,讓香港和大陸有移交協議,會否幫助到台灣?我相信是幫助不到的。因為如果照這方法去做,一定要中央政府證明提出要求的是「外交人員」。但中國怎會處理台灣作為「外交人員」的要求?

台灣今次亦說得很清楚,如果要在一國、損害主權的情況下,他們絕對不會接受協議。所以大陸絕對不會承認台灣有自主權,結果即使這樣通過也幫不了台灣。

但相反若按照我們的原則來說,讓香港會與有符合人權公約,包括公平審訊要求的地方,我們絕對可以和它簽協議。我們可以和台灣簽協議,因為國際社會對台灣的公平審訊及人權公約約束是沒有疑問的。只要對台灣符合人權公約這方面沒有疑問的話,我們絕對可以和台灣訂協議,無論是一次性或是長期協議,也是沒有問題的。

問:一旦修例,來港旅客會受影響嗎?

答:以前香港與大陸的邊界,是一個制度上很實在的邊界。在香港的人,由於沒有引渡協議,是不可以交予大陸去審,不論這是香港居民或是其他地區的過客,也不可以交出去。但當這防線被拿走之後,你來香港其實就是入大陸,是沒有東西可以保障到你的。

所以這個條例現在建議修訂的,是會影響香港整個環境,整個國際貿易環境。須知道,過境旅客亦屬是在香港境內,(華為首席財務官)孟晚舟就是一個很現實的例子,她是在過境的時候,因美國提出引渡要求而被拘留。所以過境香港的任何國籍人士,都可以因為這緣故而被拘留。

所以香港法制、一國兩制當中的兩制,是保護不到你的。不僅保護不到我們香港人,亦保護不到經過香港的人。

問:除商界外,有何社會界別要特別關注今次事件?

答:最高危的一族是傳媒,因為他們越來越經常到大陸採訪。我們時常聽聞,有記者在採訪大陸新聞時,例如涉及劉曉波、王全璋的新聞,就可能會被公安帶走,這些記者返回香港就會覺得安全。但如果可以引渡香港人,代表記者即使返回香港仍然不安全,所以我覺得修例對傳媒而言是一個很重要的訊息,大家都應該注意。

我最後想說,除了直接的影響之外,還有一個寒蟬效應。如果你覺得在香港是安全的話,你可以在此行使言論自由、信仰自由、集會自由。但如果你知道隨時會因為被指違反大陸法律而被引渡回大陸的話,你每一件事都要瞻前顧後,我們香港人的生活就會有很基本的改變。

種種原因,令我覺得我們要很小心處理現在政府提出的建議,不僅是我們,而是任何在香港居住的人,在港營商、旅遊、過境的人。

珍惜香港自由的空氣。如果通過這個修正後,我們這個時候空氣必定會大大減縮。

吳靄儀

吳靄儀

文:廖士鋒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