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越來越名不乎實的所謂「大學教育」

2017/11/3 — 11:43

資料圖片:香港大學

資料圖片:香港大學

這篇文章《這就是今天大學教育發展最荒謬之處》是去年今天貼的。剛剛看到呂大樂這篇文,他說得比較客氣。我就不介意直接一點。

今天,Facebook 提醒我重溫這篇文。再讀一遍,發覺一年下來,不但問題完全沒有改善的跡象,還似在原來的軌跡上繼續惡化下去。

其實,最大問題是今天的大學管理層不但不會設法去糾正這一種錯誤的趨勢,還在扮演推波助瀾的角色。甚至還是在心甘情願作幫兇,令大學的自由、獨立、開放、多元這些重要的元素逐步泯滅。今天,近年聘請的教研人員主要的工作根本就不是教育,主要只要幫大學爭排名,而排名的主要標準,也根本不在教育質素。

廣告

現時,全香港有近千名拿着短期合約在大學教學的「合約工」或「散工」,明年是否有得續約也是未知之數。那些擔任研究工作的支援人員,包括研究助理,情況就更加不用說。曾經有人告誡我,與那些研究員及助理每年續約的時候,沒有義務要調整他們的薪資。

另一方面,教學質量如何、學生學習的質素怎樣、校園的環境壓抑學生的多元發展、學生孭重債,這些都不是重要的問題,這就是今天的大學教育。

廣告

〈這就是今天大學教育發展最荒謬之處〉

以前說要教大學,真的是想教好學生,想盡責把所知所想透過課堂傳遞。在大學教書的人應該都有一定的發表慾,希望自己的見解、邏輯、方法可以讓學生有所參考。學生是否全盤接受,可能也不太重要,重要的是要讓他們知道有我這種見解的存在,這見解又是建基於甚麼理論與研究,又是建基於多少人多長時間累積下來的知識與認知,在這個基礎上又如何滲入了自己個人的總結、分析、意念、與價值觀。這樣的教書佬生涯,其實可以是十分過癮的。到了有機會有需要的時候,可以把所思所想及研究所得寫下,發為文章,也是十分有趣及頂癮的事。寫出來的東西,當然也希望能有很多人可以看到讀到。教學是目標、是目的。研究、寫文章是手段,也是達致大學教育目標的工具。有誰料得到,到了今天這個所謂「知識型社會」,教大學的最主要目標不是教好學生,不是「教育」,寫文章的目的也不是讓更多人可以看到。

說了這樣一大堆,可能已經有不少人察覺到我這些想法,在今天已經完全不合時宜。真係唔認係老海鮮都唔得。講得通俗點,個大學教育遊戲已經唔係咁玩。

今天所謂的「大學」「教育」,最重要的是「大學」,最不受重視的就是「教育」。教職員最重要的不是上課「教育」學生,最重要的要配合「大學」的發展爭排名,鬥畢業生人工高。大學教職員的主要職責,其實不是上課教學,是要鬥噁沒有多少人會認真讀的文章。年輕的、新進的教職員更加是冇得揀!用中文寫的唔計,講本土問題的沒有多大市場,因此要走向國際,有幾多人睇唔重要。有冇impact?要看的是那些其實唔多關事的 impact factors。你想真係做啲對社會、對社區、對業界有impact 嘅嘢?唔得,大學要保持政治中立。唔好講話唔計入工作量,想book 間房同基層組織開個會,都越來越多規矩,總之就係想你唔好搞咁多嘢。因為唔算係impact,或者係大學唔想見到嘅impact。依家,就連同NGO做咗個調查要發表要搞發布會,都話要先將個調查結果交俾學院最高層過過目,真係覺得荒謬到講唔出口。

因此,有部份上課前不花時間準備,不作備課,不去Update課題內容,空槍上,半堂時間叫學生自行討論。有乜辦法,今天的法則,是publish or perish。還要千方百計write for the journal,要摸清楚那一些A級 Journal 以及其傾向用什麼類型的文章,然後度身訂造,投其所好。有冇人睇、有幾多人睇、其實有乜重要?而且總有人睇的。現在 academic publication 這個市場咁大。同一個圈子的人,可以是有約在先,又可以是潛規則,今次我cite 你,下一次你cite 我,互惠互利。莫說是升職或取得Tenure這麽遙遠,續約、甚至最基本的取得常额教席,全靠這個。學生?教學質量?其實最不重要。

對於新進的大學教職員來說,基本上冇得揀!而且如果唔識走位,處境甚至可以是十分坎坷。攞埋PhD,最年輕的也起碼25歲以上了吧,甚至已經3字頭。一般先給你三年,然後再續三年,跟住嗰個 major review,就係要睇你有幾多A 級 journal publications, 有冇攞到嗰D research grant。唔係睇你是否用心教學,唔係睇是否關心學生。知唔知每次呢啲major review,有幾多人要起身?你係佢哋又會點揀?梗係將教學質量,放在較次要的位置。制度使然,冇得怪!自己將心比己諗下,30幾歲人,就算做足3+3年,然後俾多一年叫你凖備起身。差不多40或更大先至話你之前㨂錯路,就算頂得順D心靈創傷,跟住可以點轉舵?

咁嘅制度下,學生最唔抵。學費當然要照交,今天有不少重係要報讀自資課程,但卻冇乜人得閑理佢哋。之後仲要俾人講風涼話,話「今日D大學生一代不如一代」。卸膊卸得幾靚!卸膊卸得幾順理成章!有啲研究生及研究助理仲要俾人cheap labor,要幫老闆寫文稿。有良心啲嘅,將學生個名排係後邊。算有良心啦!有啲甚至當完全係自己寫。幾年前,有人同我講,「最鍾意收國內生做自己的研究生,因為佢哋服從權威,唔會投訴;又因為離鄉別井,可能香港舉目無親,俾番少少好處佢哋,已經感恩載德。香港學生?難估,有啲太過有個性!盡量咪制。」當然不能說人人都是如此,但大學中人對此都心中有數。

有啲學生,肯諗下問題,敢於挑戰一下權威,就俾人標籤係廢青。話學費貴?以前有個政務司司長就咁話俾你聽:「大學教育係投資,將來有回報,所以自己要負番D責任」。政府話知你哋孭重債,又唔係有人揸支槍指住你一定要你讀大學。到畢咗業,就話俾你知:「人工低啲、工時長啲、工作辛苦啲、仲要係短期合約、要一年俾人玩一次,後生仔,要抵得諗、要腳踏實地、要由低做起、唔好急功近利。你睇吓我哋以前,咪又係點點點,今日咪一樣咁咁咁。」

好多年前,有個學生因為不滿意實習安排,找我要求幫佢調動。我冇辦法做到。佢就兜口兜面咁講:「我交咁多學費,作為顧客,你都唔去 entertain 我嘅要求」!知唔知我嗰次幾㷫?我即刻請那位學生離開我嘅辦公室,冇嘢好講!好多年前嘅事囉。如果今日再發生D咁嘅事,我可能真係會當聽唔到算數。唔係因為我同意,但我可以理解!講到尾,我哋嗰個都俾今天咁嘅所謂大學教育政策搵咗笨。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