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讀曉波

2017/7/20 — 11:15


要認識劉曉波的思想,必須閱讀其著作。迄今劉出版的十多種書,可分為三類:專著、文章結集及詩集。此外,又有不少分散出版的文章及未刊文稿。

余杰在《劉曉波傳》將劉的思想分成四個階段:(一)1989六四前;(二)1989至1999年;(三)1999至2008;(四)2009以後(至2017)。[1]

在1989年前,劉曉波曾在中國大陸出版了三本書:《選擇的批判──與李澤厚對話》(1987)[2]、《審美與人的自由》(1988)[3]、《形而上學的迷霧》(1989)[4]。其中《審美與人的自由》是他的博士論文。六四後,他擬出版的《赤身祼體,走向上帝》被當局所禁。此外,六四前,他在訪美時亦撰寫了《中國當代政治與中國知識分子》,最後於1990年由臺灣唐山書店出版。

此階段,劉曉波主要關注中西文化、哲學及美學等領域,其中對中國傳統文化及知識分子的角色亦有深刻反思,其思想取向較接近八十年代「文化熱」的「全盤性反傳統」流派。

1989年6月6日,劉被中國政府逮捕。1990年11月,在獄中認罪。1991年1月,因「悔罪」而獲釋。在「六四後」,他對六四及自己的認罪作出深切反思,出版了《末日倖存者的獨白──關於我和「六.四」》(1992)。他在書中對作了全面的自我批判,是了解「六四前後」劉思想及心路歷程極重要的著作。[5]

1996至1999年間,他因主張平反六四,兩度被中國政府囚禁。在獄中撰寫了不少文章,大多未有出版。[6]這些未刊文章,仍可在獨立中文筆會網上「劉曉波文選」找到,對了解劉氏的思考及日後的思想轉向,有重要幫助。

1999年出獄後,至2008年因「零八憲章」第四度入獄期間,是劉曉波思想及實踐至為活躍的時期,先後撰寫了大量文章,在境外發表,部分在臺灣結集出版:《向良心說謊的民族──劉曉波文集》(2002)、《單刃毒劍──中國民族主義批判》(2006)、《大國沉淪:寫給中國的備忘錄》(2009)。在他2008年底被捕後,又有不同人士將其未刊文章結集,出版了《劉曉波文集》(劉霞等編,2009)、《追尋自由──劉曉波文選》(吳宏達編,2011)及《追尋自由──劉曉波文選》(2011)。近年,余杰又在籌劃出版《劉曉波文集》(共四卷,2016年已出兩卷)。2005,劉曉波出版了一本專書《未來的自由中國在民間》,系統地思考關於轉型中國的方向,也反映出其對中國的願景。

2008年底劉曉波四度入獄,被判11年徒刑。余杰曾引述劉的好友陳軍指出:「我深信曉波在這方面是有自我期許和準備的。他如果能繼續他的堅持,繼續他多年的閱讀和寫作,他也會像哈維爾這樣的傑出人物一樣,對中國更有深遠和持久的影響力,這有可能比在具體環境中推進中國民主化來說更加重要,我有信心他能勝任這角色。」余杰甚至形容,這將是劉曉波思想的「第四變」,「讓所有關心中國前途與命運的人拭目以待,並充滿無限想像」。[7]遺憾的是,曉波最終無法再離開囚禁他的監獄(從牢獄至醫院,乃至中國)。關於劉曉波在獄中撰寫的文稿及讀書札記,對於全面評檢他在最後八年歲月的思想世界,肯定是極重要的資源。教人憤怒的是,中共當局要將所有與「劉曉波」三字有關的東西消滅,沒收這批資料,甚至連遺孀劉霞自身也未獲自由。劉曉波最後的思想遺產能否保存,是所有關心中國前途與命運者,必須密切關注的。

曉波離開了,雖然終其一身,四度被囚,但他的思想與靈魂,從未沒有被強權勢力所困囿。他的思想遺產及其對中國的意義,值得每一位關注中國發展者認識。

[1] 余杰:《劉曉波傳》(香港:新世紀,2012 ),頁11至13。
[2] 以《選擇的批判──與思想領袖李澤厚對話》為題,1989年由臺北風雲時代出版。
[3] 收入《悲劇.審美.自由》下篇,1989年由臺北風雲時代出版。
[4] 分別以《思想之謎與人類之夢──古代至近代之部》、《思想之謎與人類之夢──現代至當代之部》為題,1990年由臺北風雲時代出版。
[5] 邢福增:〈走下十字架的劉曉波〉,《時代論壇》,2010年12月1日。
[6] 邢福增:〈靈魂的拷問──劉曉波的獄中反省〉,《明報》,副刊,2017年7月16日。
[7] 余杰:《劉曉波傳》,頁14。
 

廣告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