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講獨,讓真理越辯越明

2018/8/24 — 13:20

陳浩天,圖片來源:香港外國記者會

陳浩天,圖片來源:香港外國記者會

【文:陳永政(高教公民召集人)】

外國記者會邀請陳浩天演講,區區一個政治行動者的言論本來無足輕重,竟招來政府、建制派、以至北京殺氣騰騰地要反對、要懲罰,堂堂大國,器量之狹,令人咋舌。政府要表達的訊息只有一個:「不准提出港獨言論」。如果我們重視言論自由,那當然會反對政府嘗試禁制言論。不過,我們不妨一問:為何我們要重視言論自由?

標準答案:言論自由是權利。雖然不是錯,但這種解答實有迴避問題之嫌。因為我們可以接著問,為何要有「言論自由」這「權利」呢?我們真的有理由去保護這「權利」嗎?畢竟,建制派剛好在聲嘶力竭地說,香港人無「權利」去發表港獨言論,自由應該受到限制。如果「言論自由」應受保護只因這是「權利」,那立法去剝奪這「權利」不就可以了?然而,「權利」只是我們保護「言論自由」的方法,而非原因。

廣告

西方自由主義大師穆勒(J.S. Mill)就曾為捍衛言論自由提出過非常精彩的理據。他認為一段言論,基本上有三個可能:

(1) 完全正確
(2) 部分正確,部分錯誤
(3) 完全錯誤

廣告

我們當然不應禁止正確的言論,但言論其實大多都只是「部分正確」,社會應該透過探討辯論,去蕪存菁,以盡量接近真相,而不是因為當中有些錯誤,就一刀切禁止。

港獨言論大概亦屬這種「半對半錯」的類別,因為提出獨立不一定就是完全錯誤。例如,每個社群應有自主命運的權利,起碼不是即使被宗主國奴役仍必須服從。又如要求獨立是源於中共背信棄義,率先違反「民主回歸」承諾等。就算有人不同意,亦不見得這些論據必然是錯。香港應否獨立,本身充滿爭議,在言論自由之下,讓人提出不同想法理據,自由辯論,這樣才能讓我們更接近正確判斷。這一點上,外國記者會為爭議提供辯論平台,其實做得很好。

不過,如果港獨論是完全錯誤如何呢?這又應否禁止?穆勒認為,一個觀點即使全錯也不必禁止,只要用道理在辯論中指出駁倒就可以了。如果港獨真的是全錯,香港市民哪會信服?30年來,港獨論不一直是笑柄嗎?既然政府自認有理,只要認真對待陳浩天的演說,逐點駁斥,香港既無人信服,又何來危害國家安全?

而且,陳浩天的港獨論是否全錯,不經過雙方充分陳述理據辯論,我們根本無從可知。因為「真理」是不怕挑戰的,只有能克服所有道理上的挑戰,才有資格稱作「真理」。面對港獨論述透過演說或其他言論形式以道理挑戰,卻只懂以權力壓制,禁止挑戰,這只是說明了政府理虧。

我們可以反對港獨,但不應因為反對,就自傲到以為自己相信的就是真理,自傲到去禁止言論,拒絕自由論辯。作為一個政治社群,有不同想法很正常,我們是願意接受挑戰、以理服人,還是持著強權,禁制言論,這將是文明與野蠻的分野。作為學者,以追求真理為本分,在這岸涯咫尺的分界線上,學界又是否可以繼續噤聲,視若無睹呢?

 

延伸閱讀:「高教公民」成立宣言:學術自主 公民自強

本文章原刊於《蘋果日報》評論版,特別鳴謝作者及《蘋果日報》授權轉載。

高教公民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