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誰在令《國歌法》變得像政治鬧劇

2017/11/7 — 11:02

當北京當局說要制定「國歌法」的時候,早就已經把「國旗法」及「國徽法」這一些被納入基本法附件三的全國性法律作出本地立法。既然有性質相近的先例可援,對特區政府原本應該是沒有什麼大困難的一件事。偏偏近期的一些事態,卻令事件鬧大,越來越像個政治鬧劇。

人大代表、政協委員,紛紛出來發言。他/她們又以賣辨的角色告誡香港人了:以後奏國歌,大家要即時企定定。他們又說大家要以平常心,叫大家「自己執生」。粗口大狀又有機會扮演傳話靈媒的角色,認真利害。五大要點,以後國歌一奏,馬都冇得照跑。民政事務局局長又話康文署會協助執法;足球總會話球場奏國歌,就會派人拍攝,咪以為可以噓完無手尾。咁點解拍攝嗰D唔使企定定?有人說咁咁咁,另外有人又話會點點點。真係越講越荒謬,越搞越胡鬧!

其實冇乜必要在球場上噓國歌,這樣做對香港隊球員很不公平,一旦要閉門作賽或扣分,也十分唔抵。但是否也應該檢討一下為何這麼多人要這樣做?

廣告

香港人確實覺得好壓抑,所以要用盡每一個機會向象徵那一個政權的東西表示態度。這才是關鍵。禁人噓國歌,只是斬腳趾避沙蟲,埋首沙堆而已!擺明就是不尊重你,強制要人扮崇敬莊重,就可以連自己也呃埋?共產黨不但喜歡欺騙人民,還要欺騙埋自己!

香港大部份人對一國兩制落實並不滿意,對於中共一再拖延承諾了的政制發展也感到極大的憤怒。近幾年的社會分化、中央一再僭越基本法的及一國兩制的界線過度干預香港內部事務,也自然會引起更全方位的反彈。這才是要向所有代表這個政權的東西表達憤慨的原因。

廣告

在有言論自由的地區,中國政府的惡霸形象自然會引起負面的觀感和反應。最近,就有幾十位世界知名的作家及文化界人士聯署,要求中共尊重自己有份簽署的「國際人權公約」,盡快還諾貝爾和平奬得主劉曉波的太太劉霞自由。中共可以拉曬佢哋坐監嗎?

把一個平常的法律問題弄至變得如此胡鬧,一方面固然是那個據說是「越來越自信」的中央政府,似乎越來越不堪受到些微的刺激,就連少數人對象徵它權威的那首國歌或其他圖騰有一點點的負面反應也承受不了。如果這個口口聲聲說要帶領「偉大民族復興」的中共政權能夠從歷史中吸收一點點的教訓,當知「治大國如烹小鮮」這個簡單的道理,處處只意圖以威權來壓服,根本不是長治久安之道。就算取消「一國兩制、港人治港」也只會一樣。

有人噓幾聲,就暴跳如雷。這樣的反應實際上是中正了下懷,有推波助瀾的客觀作用了。就算將來真的制定了一條如部份人傳說中那麼嚴厲的國歌法,到頭來還不是只會引致執法上的種種困難,只會為全心惡搞的提供更大的空間而已。就算真的把國歌發變成峻法,施以嚴刑,強制更多人盡量符合法例的禮儀要求,就表示所有人對這個政權的不敬與鄙視都不再存在嗎?

正是「禮者,偽也」,「裝偽」誰不會?如果共產黨不檢視一下為何會引致這麼多人對其產生這麼嚴重的反感,不想一想如何去贏得人民的誠意敬重,時時刻刻奏國歌又可以如何?

今天把國歌法的制定及適用於香港變成鬧劇一場,另一個理由正是那一班天天「裝偽」向佢阿爺表忠的偽愛國分子近日為事件不斷加溫。隨着北京那個似乎「越來越自信」的中央政府越來越急於要壓服香港人,也隨着「愛國」這一盤生意的競爭越來越大,這一群日日在敲邊鼓的「道旁兒」急不及待推波助瀾,任由他們事事跳出來扮演像是取得了專利的「愛國代理人」角色,正是令更多人覺得有必要噓國歌的其中一個主要原因。

睇吓那一班人的德性及那一副小人得志樣,諗下他們背後那枝旗,真是很難怪這麼多人要發出噓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