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記者手記:從龍和、告士打到舊警總 口罩以上的一雙雙年輕眼睛

2019/6/10 — 17:18

深夜兩時許,逾百戴著口罩的示威者被警員從龍和道驅散,走入告士打道,迅速佔據了東行三條行車線並建立起路障。在凌晨的告士打道上,這群示威者向天揮動手臂不斷高喊「反送中」的晝面,令人難忘。

我以《立場新聞》記者身份留在現場,昨夜從立法會煲底衝突持續直播到灣仔舊警總,不是第一次跟衝突,但示威者這次的精神面貌明顯不同:以下所有點的前提是,在暴動案動輒三、五、七年的判刑之後,今日走出來的人還會是「心存僥倖」的衝衝仔嗎?從事前滿天飛的「手冊」到現場一見記者就狂呼「喂,有記者,戴口罩啊!」的自覺,那份心理準備與雨傘、旺角顯然都不一樣。

廣告

一晚上發生過的事很多,請留意後續報道;但有幾個畫面,想先行記下。

一、陳家駒的表情。在告士打道,百餘示威者佔領,警方準備清場。全場極有意識戴晒口罩,最前排有五、六個人手挽著手與蓄勢待發的警察對峙,只有陳家駒一人沒有戴口罩。其他人有點不自覺的往後站,唯獨陳沒有往後縮,形成一個微微的箭頭。

廣告

陳家駒

陳家駒

而他面無表情。記者對準唯一能夠拍到的這張臉,未待幾秒B-roll拍完,警察已禿鷹一樣撲過來啄隊頭,而記者彷似受衝擊波一樣被擊向兩邊,拍不下陳被捕的情形。

筆者從未接觸過陳家駒,不知道他是個怎樣的人,甚至從沒見過本人。然而在半夜兩點半,一場只剩百餘人沒有任何勝望的遊擊之中,近距離捕捉到那個直面警察卻沒有任何情緒因而也沒有半分恐懼的表情,實在非常震撼。

二、當我看著近百個年輕人被警察包圍,被指示坐下、除口罩,在半夜三至四點坐在灣仔舊警總外一個半小時,滿腦子只在想,如果他們全都被捕了怎麼辦。那些面孔絕大部份都非常年輕,在警員的圍堵中屈辱地低著頭,忍受著警員的喝罵。偶爾與當中的幾個人眼神交會,我看得到,他們眼睛裏寫滿的都是恐懼。

然而他們就那樣坐著,不發一言。有足足一個半小時,警方沒有說任何正事,只有零星的指罵,並毫無緣由地要求部份人除口罩,人選完全 random,並非基於任何權限、而是喜好。

他們全部被判三五七年嗎?我不斷在想;那是多麼可怕的一個畫面,百多個十零二十歲的年輕人,就這樣,為這個城市押上全部的人生。而有稍稍 follow過旺暴政治犯的人都會知道,他們獲得的關注將如何不成比例。

看著直播裏那些「他們只是熱血的年青人啊!」的留言,不禁有 FF過港人天光反包圍的可能。然後我發現那些言都是台灣人留的。

三、看到穿女裝西服的年輕女子與穿恤衫的少年搬鐵馬,不能想像那是怎樣的覺悟;在近距離經歷、記錄、詮釋那麼多不公之後,還是覺得那份不顧一切很難、很難想像。

那究竟是怎樣的決心。

為甚麼這群年輕人會有這麼大的覺悟?我覺得所有香港人都要問自己這個問題。

四、既然社會氣氛越來越諒解這群人的抗爭,傳媒就不再能止步於「搵唔到人肯講」,而應盡力呈現他們覆在口罩後的真實想法與聲音,否則,社會對運動的想像永遠就框限於「主流」的、或零星「獨派」代言人的 second hand詮釋,這顯然並不理想。

文/藍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