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要是你關心香港人的健康

2018/8/22 — 12:33

2017 年的 6 月,陳凱欣為求護主,在社交媒體上跟醫學界立法會議員陳沛然舌戰( 陳沛然 Facebook 截圖)

2017 年的 6 月,陳凱欣為求護主,在社交媒體上跟醫學界立法會議員陳沛然舌戰( 陳沛然 Facebook 截圖)

【文:中產平民】

九龍西立法會補選,建制派的代表呼之欲出,前食物及衛生局政治助理陳凱欣更獲九龍社團聯會委任為健康大使,在西九龍區出席大量活動,在區內不少的橫額亦出現陳凱欣的肖像及名字,更突然獲電視節目邀請擔任嘉賓,鋪天蓋地的宣傳難免太過巧合吧。假如陳凱欣是一心一意希望為香港人的健康出一分力,為何在過去的五年擔任食物及衛生局政治助理時不去做,要到離開崗位後、準備選舉時才突然關心香港的健康?

筆者在另一篇文章已經說過,陳凱欣任內助紂為虐,與高永文是一丘之貉,結果連累陳肇始接任時弄出一個又一個的亂局。筆者的朋友最近傳來一篇舊新聞印證了什麼叫做「old news is so exciting」。原來在 2017 年的 6 月,陳凱欣為求護主,在社交媒體上跟醫學界立法會議員陳沛然舌戰。詳細看過兩人在社交媒體的對話後,只能說如果陳凱欣要擔任建制派立法會議員,絕對合格。因為跟其他建制派議員一樣,完全沒有任何個人意志可言,只需要對上司阿諛奉承便可;有些時候甚至要發茅狙擊對手,就像蔣麗芸一樣。這也難怪為何建制派在九龍西選區有意派出陳凱欣出戰,因為她的風格實在跟蔣麗芸和其他建制派太吻合。

廣告

在那次的舌戰事件中,陳沛然批評高永文未有正面回應醫療人力規劃的問題,更在同一個帖文中舉出幾個接近的例子證明高永文多次未有正面回應議員提問。但陳凱欣見到高永文被攻擊便立即以謾罵的方式反擊,但未有好好做政治助理的責任,嘗試向陳沛然議員補充有關資料補充有關資料;更表示假如高永文不能滿足你,要期待下一位局長能令陳沛然滿足一點。陳凱欣你可知道你作為政治助理有什麼責任嗎?根據官方文件,政治助理的責任包括向相關的主要官員提供政治分析和意見,為司長、局長和副局長草擬各種文件及講稿,以及進行多方面的政治聯繫工作,包括協助政府加強與立法會的溝通及工作關係。高永文多次未能在立法會會議中解答議員疑問,是否因為下屬例如政治助理未有草擬各種文件及講稿?當高永文被陳沛然批評時,應該做好政治聯繫工作的陳凱欣選擇與陳沛然在社交媒體中舌戰又是否適合?為何陳凱欣不可以嘗試在社交媒體中為陳沛然議員提供有關問題的答案,相反更在短時間內連續作出一式一樣的留言結果被社交媒體封鎖;同時以歪理批評陳沛然議員刻意封鎖自己,混淆視聽,作出不合理的指控?

一單發生在一年前的小風波,在今天再次細看,更能夠讓我們看清眼前的所謂健康大使是怎樣的人。自己的職責未有做好卻諉過於人,最終受害的不就是九龍西的病人嗎?不過建制派代表也許只能如此,在立法會中盲目地支持政府,擔任舉手機器。什麼沙中線沉降,只要 有人說 ok,建制派便認為是 ok,用權力及特權法調查當然不會支持。直至選舉臨近才空群而出走到土瓜灣街頭做 show,但面對用權力及特權法調查,態度依然曖昧。也許根據以上邏輯陳凱欣,絕對是建制派的首選,因為她跟蔣麗芸和梁美芬實在太相似,但要她為九龍西市民的健康出一分力,恐怕是不可能完成任務,因為即使在擔任食物及衛生局政治助理的五年期間,即使這是工作所需,也沒有為市民的健康著想過;試問又怎可以期望離職後的一年陳凱欣會關心大家的健康?

廣告

 

作者自我簡介:一個被認為是又自以為是中產的平民百姓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