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要問責的何止白韞六?

2018/7/3 — 15:06

【文:沉默是銀】

廉政專員白韞六近日接受香港電台的專訪被問到廉署執行處首長一職長期懸空時,説廉署人事管理根據政府制度,署任或升任安排有全方位評核,不存在個人決定或「隻手遮天」,但他未有明確回應丘樹春能否「坐正」執行處首長職位。 

筆者想同大家分析一個坊間無報道過嘅角度去了解一連串所謂「廉署風暴」的事件,擊破白韞六的謊話。

廣告

首先,大家要明白行政機關的制度:政府所有權力都來自法例,法例寫明個權力由那個職位的官員執行。當然,權力可以下放:透過内部規條常規下放,或透過刊憲暫時下放亦可。

廉政公署所有權力均來自廉政專員。在此必須明白,《廉政公署條例》裏面清楚寫明:

廣告

(1) 第 2 條「釋義」:「廉政專員(Commissioner)指按照《基本法》委任的廉政專員,亦包括根據第 6 條委任的副廉政專員」,意即「專員」二字包括正/副專員;

(2) 第 3 條「廉政公署的設立」:「現設立廉政公署,由廉政專員、副廉政專員及獲委任的廉署人員組成」,意即副廉政專員乃廉政公署法定的職位;

(3) 第 5 條「廉政專員的職位」:「(1) 廉政專員在符合行政長官命令及受行政長官管轄下,負責廉政公署的指導及行政事務。(2) 除行政長官外,廉政專員不受任何其他人指示和管轄。」及第 6 條「副廉政專員的委任」:「行政長官可按其認為適當的條款及條件委任副廉政專員。」意即正副專員都由特首任命,及只向行政長官負責。

這三點非常重要,乃整件事的核心。因為三點連在一起看,就代表副專員可以完全獨立於正專員來行使所有法律賦予的權力。

專員擁有的權力籠統來講分兩種 — 行政及執法。廉署多年來,專員統領廉署所有政策、人事、行政、協調執行防貪社區三處之間的工作,以及一切對外事宜;副專員則統領所有調查及執法方面的專業工作,所以執行處的最高負責人「執行處首長 Head of Operations 或 H/Ops」,自古以來都兼任副專員,以獨立行使所有調查及執法權力。由於反貪的執法工作非常專業,所以多年來 H/Ops 一職一直由内部晉升,也確保了廉署調查的獨立性。

由於副廉政專員已能直接行使所有專員的權力,所以正專員放假期間,副專員署任專員毋須透過刊憲將權力暫時下放。但遇上副專員放假或職位出現空缺時,專員就要刊憲將副專員的部份權力下放於署理執行處首長 Acting H/Ops。筆者翻查過多年來的憲報,這做法一直存在,至今沒有絲毫改變。

筆者翻查了所有刊憲中獲下放的權力,並與正副專員法定的權力作對比,發現牽涉執法權力當中,唯獨有一條並無下放於 Acting H/Ops — 就是《防止賄賂條例》第 31AA 條「提交涉及行政長官被懷疑犯罪的事宜」。

31AA 是什麼? 簡單說,就係萬一專員懷疑特首涉貪(有足夠懷疑就可,因證據確鑿的話已經可以提出檢控),可將案件轉交律政司長考慮。律政司長如果同意特首有涉貪可能,就可將案件提交立法會,啟動彈劾程序。值得一提,31AA 是在 2008 年,由曾蔭權政府提交並獲通過的法例。

這一切一切,與「廉政風暴」有何關係呢?

首先,法例明文寫明,廉署是由「由廉政專員、副廉政專員及獲委任的廉署人員組成」。但副廉政專員一職自黃世照於 2015 年 7 月離任後就一直被懸空,至今已近三年。一個如斯重要的法定職位一直懸空,期間只以每三個月續期一次的署任方式安排,將不齊全的權力下放,猶如將廉署閹割。

二,廉署於 2014 年 10 月份接獲 UGL 案的舉報。9 個月後出現前副專員黃世照先生退休,李寶蘭長期署任的安排。由於這種案件有相當複雜程度,搜證需時,再加上可能需要尋求法律意見,黃世照絕不可能在任内完成調查。所以李寶蘭接手處理是必然的。

三,如果李寶蘭按照過去程序,前任退休後續任為副廉政專員暨執行處首長的話,她不單可獨立行使所有調查權力,更重要是,她可以獨立行使 31AA,將案件轉介律政司。而當時的律政司長袁國強已因避嫌,授權刑事檢控專員楊家雄處理此事。如果此案到了立法會是「通天」的話,那麼通天之前就有兩大關卡 — 廉政專員/副專員,以及楊家雄。與白韞六及袁國強不同,楊家雄不屬政治官員,在這種大問題上取態並不明朗。 所以客觀而言,特首堅持不委任副廉政專員,改由廉政專員安排執行處高層長期署任,絕對會影響自己涉貪的案件。

因此多年來廉政專員白韞六及行政長官就一連串的坊間稱之為「廉政風暴」的事件的公開應對全部都是廢話。李女士「搣柴」事件,衹是將背後一連串極度可疑的安排曝光。真正的問題,是為何前後兩任行政長官至今漠視法例,故意讓副廉政專員一職長期懸空!所以社會傳媒的焦點應該要放在副廉政專員的委任,而不應單停留在李寶蘭、丘樹春或 UGL 案上。而且,白韞六的權力只限於提出建議,並無實質委任副廉政專員的權力。當按照法例,正副廉政專員俱應由特首所委任的話,坊間的壓力不應停留在白韞六上。

要問責,就問真正手握委任權的行政長官!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作者就近日事態發展改寫及更新文章)

發表意見